專欄觀點 Column

一種男男自語-藝術家黃向藝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一種男男自語-藝術家黃向藝

文:劉星佑

圖:黃向藝

這是不同於以「性」做為觀看愉悅對象的「春宮畫」,而是以「找出曖昧」為成就感的新畫種,燙衣板上趴臥的裸身男子、鏡前佇立宛若自戀的男子,領帶、繃帶、電線等與羈絆相關聯的寓意,從隱晦禁語到含情脈脈,不是遮遮掩掩情慾,而是低調卻無所不用其極的暴露


女性作為書畫主題,始見六朝顧愷之的《女史箴圖》,經過歷朝歷代的發展,「仕女畫」逐漸成為一種明確獨立的畫種,倘若回顧漫長歷史,有所謂的男性的圖像嗎?在帝王像、高士圖或神仙畫像之中,有男性的形象外,鮮少見到以日常生活中的男性為主題的人物畫,即便斷袖之癖的說法自漢哀帝即有,單以男性為視覺耽美對象的畫作,直到近年有腐女的視角出現,才開始豐富了起來。

藝術之前 旁觀斷袖

所謂的腐女視角,不是在「藝術」作品出現之後才開始有的,藝術家黃向藝受到日本次文化的「薰陶」與「浸淫」,如同在該自述中說到,國中時期,因為著迷於日本漫畫家藤崎龍的作品《封神演義》,在收藏週邊產品的狀況下,買到了《封神演義》的同人誌,撞進了BL的世界,往後的作品中便開始出現了一種男男自語的浪漫異想。有別於BL影音媒體的接受,對於BL漫畫與小說的偏好,充分讓腦補的能力有發揮的空間,圖文的平面性朝向繪畫性的平面,除了腐女視角才能找得到男男之間,互相的曖昧外,藝術家更試圖旁觀自己本身所擁有的腐女視角,讓這樣的BL「雷達」可以被展示與溝通。

隱晦曖昧 低調暴露

黃向藝透過友人反應,才意識到在香港,其實是很少人「大方」的讓他人知道自己具有的腐女特質,然而即使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卻也很清楚的理解,自己以水墨作為創作媒材的必要性為何,就畫類而言,人物畫傳統非常值得回溯與挖掘,這是一個在唐朝之後就由盛轉衰的畫類,也因此在題材的鏈接上,開發屬於女性的「春宮畫」亦是一種可能性,這是不同於以「性」做為觀看愉悅對象的「春宮畫」,而是以「找出曖昧」為成就感的新畫種,燙衣板上趴臥的裸身男子、鏡前佇立宛若自戀的男子,領帶、繃帶、電線等與羈絆相關聯的寓意,從隱晦禁語到含情脈脈,不是遮遮掩掩情慾,而是低調卻無所不用其極的暴露,黃向藝作品在語境多元且開放的今日,有著新的探索方式。而畫面氣氛之於材質之間的關係,暈染的墨韻之於虛無縹緲的不只是效果,更指涉著一種關乎情感與欲望的流變;不可否認的,這既是藝術家特有,也專屬於女性心理表現的繪畫。

3黃向藝,《有人在嗎 有誰來找》,2011 ,紙本設色,60cm x 97cm , 60cm x 67cm

(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2 2016/12 p30)

DATA+

《紙間》黃向藝個展 "Strumming Void"

2016/12/15-2017/02/15

Artify Gallery(香港小西灣冠業街,筲箕灣的工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