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用創意與堅持躍動自己的夢想---青少年表演藝術篇』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躍動自己的夢想---青少年表演藝術篇

作者 / 石志如
題片提供 / 各單位

自美國心理學家Howard Gardner1983年提出多元智能」引起教育革新,非傳統科目的藝術學群在這30幾年間,已逐漸從過去的邊緣化科目轉為科際合作取向,藝術教育的方針也不再只強調技能與審美的學習,受美國教育家杜威「做中學」的理念影響,藝術教育在台灣已與生命價值、道德倫理甚至透過社會實踐,獲得批判性思考、學習同理心與問題解決能力等重要階段,形成深層生命連結的學習領域。

本文以親身參與推廣的業師藝術家與其經營的非營利團隊為分享案例,他們應用自身的優勢,為青少學子帶來很豐沛的生命力量,不管是透過田野、實作、以身作則,他們所付出的心血與時間,不計成本,更在表演藝術注入了他們對未來的期望!如何讓台灣的表演藝術環境更好?如何讓學子透過表演藝術認識自己?如何讓每位參與者都獲得生命中難得的身體覺醒與心靈的昇華?甚至獲得人生最有價值的生活態度?

 

來自業界的藝術滋養

上述自願參與的業師藝術家們,藉著一己之力在教育部、文化部的輔導補助下,透過個人與社會文化機構方式,與當地學校社區媒合,將自己的專業學識及業界經驗注入,而開啟「媒合方案」、「典範學習」、「專業養成」等另類表演課程,而這些計畫一般通過不同活動性質來實施,包括「工作坊」和「劇場實習」等,這些參與教學的業師藝術家,把臺灣表演藝術的火炬傳承下去。令人欣慰的是這些藝術活動,讓多數學生重新認識自己,甚至轉變青少年對生命的看法。


所謂「媒合方案」在本文指的是表演團隊與學校的媒合計畫,通常伴有合作教學方案、評量、最後獲得學習學分,並進行約一學期每週固定的教學時間,執行課程的講師直接進入校園進行教學。「典範學習」借鑑於資優教育的大師典範標竿理念,透過不定期邀請相關專家進行領域分享,通常伴隨工作坊形式,藉由分享與教學的歷程獲得短期間的精進與仿效。「專業養成」是給學子帶著走的能力及態度,通常伴隨師徒制的意味,學生與團隊的關係是長期的學習關係,通常培訓的時間較長,甚至進入團隊擔任實習團員。

上述實施的類型因應教學性質而產生適當的學習環境:「工作坊」時間較短,學子能透過短期學習認識該領域的範疇,屬於發掘潛在能力的一種短期教學。「劇場實習」是透過團隊的課程安排,學習與表演相關的行政事務、舞台事務兩部門的工作,屬於專業的入門課程,一般學子們必須到團隊的工作環境或劇場,進行情境的學習。


生命經驗的傳遞

傳達一個生命經驗,用生命去影響生命,一直是表演藝術最迷人之處。在青少年這階段的人格發展正處於探索自我生命價值、同儕間愛與關懷、以及試探個人興趣與未來生涯規劃的重要階段。本文訪問台灣北中南不同表演領域的非營利團隊他們長期關懷青少年的藝術教育,並以自身優勢發展不同課程方案,提供學子各種藝術教育的管道。

 

一、「如婷舞蹈團」(1998年成立)位於嘉義市,團長石志婷(Tingfish)1976年次,推廣芭蕾、中國舞蹈16年。長期在美國奧克蘭芭蕾舞團擔任首席舞者,自返台後接觸到青少年對於舞蹈的渴望她將她個人在舞蹈追求極致的態度融入教學,並認為「舞蹈是一項講求精準的專業,需要足夠強壯的心理素質與韌度,並以舞蹈是競爭的藝術 作為譬喻,鼓勵學子不要輕易放棄。Tingfish曾開辦暑期舞蹈專業工作坊13年、有國際交流經驗7年、帶領青少年參與學生個人競賽超過153人次,並舉辦大小演出計340場次以上。Tingfish的教學策略是透過「典範學習」和「專業養成」等計畫進行教學,並透過定期暑期舉辦「工作坊」推廣舞蹈。她希望青少年透過藝術教育「學會帶著走的專業,實現夢想!」

賴郁曲19歲,長年跟著Tingfish老師學習,現就讀大學舞蹈系的她回憶:「在高中階段時因有升學壓力,我透過舞蹈的高度精準自我要求,也改變我對生活的態度,除了鞏固學業之外,也確認了自己的未來生涯規劃。另外,舞蹈的訓練能挑戰自己的極限、增強自己韌度與耐性、並且開拓生活視野,因為跳舞可以接觸不同藝術,因而培養了我對劇場展演的審美與詮釋。」問到會不會辛苦,她笑笑說:「雖然要犧牲很多休閒玩樂時間,但是生活卻意外的充實啦!」陳顥宸15歲,認為「從舞蹈課程學會團隊合作,我學會勇於發表自己的想法,並將舞蹈成為自己的興趣;而且透過舞蹈表演可以展現自己內在的一面,更多時候是一種自我的深度認識與肯定。」

 

二、許程崴製作舞團」(2015年成立)位於高雄,團長許程崴1988年次,推廣獨創另類的儀式性舞蹈歡慶美學。他是台灣舞壇創作新秀,這兩年舉辦以「我的身體計畫」和「在地身體計畫」兩大主軸的「工作坊」,以及校園教學講座共約30場次。「工作坊」以分享的方式進行課程安排,程崴在課程中帶領每個人探索、找尋自我身體,進而打造出自我舞蹈風格。藉由計畫中分成「身體感知」、「身體覺察」、「身體體能」及「身體肌力」四個訓練主題讓參與者走進舞蹈的世界,不論有沒有舞蹈基礎,他們也能真實感受到身體的自由。

參與者阿雅(化名),她說:「許老師的話就像催眠術一般,跟著跟著,身體就自然而然放輕鬆,自己像變成了空氣,用肢體回饋大地。上課後,身體變得很輕鬆,大家都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根本也不需要緊張!這是堂野獸派的身體計劃,像沉默的獅子躲在草叢盯著獵物,醞釀,最候一刻野性暴走!」

 

三、「狂想劇場」(2009年成立)位於台北市,團長導演廖俊凱1981年次,製作人曾瑞蘭1974年次。劇場成立至今創作12齣作品,分列三系列「當代新劇本」、「文學觸發」及「跨界實驗系列」。狂想劇場執行演出約百場,講座及工作坊約百場,並且長期進駐校園實施藝術深耕計畫,是一個極具活躍與專業的劇團。狂想劇場的教學策略是透過「媒合方案」與「專業養成」,並透過「劇場實習」的方式進行專業教學。團長廖俊凱認為「創作是醒著作夢」,而製作人瑞蘭認為「劇團可以成為藝術教育的好夥伴」。

瑞蘭說:「狂想劇場與至善高中表藝科曾有兩年的合作,每次媒合5個星期,而每周五的整天,學校會將學生送到狂想劇場駐地(新北投71園區),由我跟俊凱擔任講師,分別帶著行政製作與導演創作兩班。能與學校教育接軌,尤其是學習力很強的高中階段,我覺得帶的很有意義。這些學生結束課程後,有幾位同學持續跟狂想保持聯繫,有的申請實習,成為劇團實習生,有的主動擔任志工,也有的會參與劇團的演員徵選(雖然沒選上)」。就讀真理大學一年級法律系黃同學說:「在表演課讓我靈活運用自己的情緒與肢體動作……由老師帶領我們探索戲劇、認識戲劇最後愛上戲劇,也讓我重新認識自己。」

 

羽化彩蝶的蛻變

瑞蘭說:「藝術教育的啟發是需要一位好的老師引導與團隊的經營,青少年透過表演藝術活動的參與,體驗劇場與生活之間那份難得的經驗。在這次採訪中,幾位受訪的學子皆表現出活潑與高度熱誠,看得出這些青少學子在專業要求下,讓他們年輕的生命有了醇甜的蛻變並由內在散發出美麗的自信感,相信這些青春的生命體將會有深刻而難忘的學習歷程。

(本文刊載於art plus no.70  2017/08 p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