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醫可藝》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1481

《可醫可藝》

文:楊佳蓉

圖:楊佳蓉、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

醫學與藝術如何交集?醫學側重身體功能何以維繫,藝術往往關注身體的表現性,兩者看似有別,卻同樣面向生命,在各種人的向度上交逢。


醫學與藝術如何交集?醫學側重身體功能何以維繫,藝術往往關注身體的表現性,兩者看似有別,卻同樣面向生命,在各種人的向度上交逢。

配合亞洲大學附設醫院開幕,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特別選在下半年度推出《可醫可藝》大展,展覽陣容有來自國內外的知名藝術家陳慧嶠、紀嘉華、妮基·桑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尼可拉斯·斯德門(Nicolas Stedman)、艾倫·德梅茲(Aron Demetz),更少見地邀請到具醫護背景的創作者–林媽利、蔡克信以及劉世芬。讓這場展覽不只因為主題而聚合,也有許多脈絡上值得再深入的部分,包括由展題衍生出醫學與藝術究竟應求同或求異,抑或者是在同樣的母題上顯現出差異,以及醫護從業人員在當代藝術語境中使用的語言如何歸類,與藝術人如何在同一個平面上展開對話等等。

創作者在醫護專業與藝術表現上的關連,總是最先引起討論。林媽利被譽為「臺灣輸血醫學之母」,她所鍾情的創作媒材–蠟彩,也帶有血液般溫熱、濃稠且容易凝固等特質,即便操作上具相當難度,對她而言卻是詮釋「瞬間美感」的不二之選。而過去曾是執業醫師,如今身兼專業藏家、藝術創作者同時還鑽研音樂音響的蔡克信,多重多源的生命經驗不僅造就其不拘形式、色彩磅礡的繪畫語言,畫面中色彩與形式之平衡,也可以對照出一種身心靈和諧的樣態。曾經參與英國利物浦雙年展的劉世芬,則同時在榮民總醫院婦科手術室擁有超過二十年的服務資歷,醫護經驗作為她獨樹一幟的創作語言也是重要養分,這次通過自身拍攝核磁共振、X光片等身體影像之應用,將呈現臨床身體與科學、信仰的精彩對話。

相較之下,參與本次聯展的藝術家們分別從創傷、記憶、情感依存等面向,對於「私我」或說人的主體性進行了較多地描述。妮基的小型雕塑物每座都是一段關係的訴說,形同我與他人既頡抗又緊密的狀態;尼可拉斯人像聯作《身體語言》安排幾組人物分別詮釋想像中的舞者,進而捕捉殊異化的生命姿態;艾倫的人體塑像融入生存哲思,讓肉身與原木、金屬共顯自然萬物消長;紀嘉華看似連續重複的抽象繪畫表現,則充滿著恆靜恆動的生命頻率。而帶來年度新作《大海》的陳慧嶠,仍然延續歷年來針、線、各式織品等產出,持續織寫生命的巨型紋樣。

恰如長久以來,藝術與醫學在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通過這檔展覽,讓我們看見「用不同姿勢樣態在各領域行走」的價值。未來共存於校園中的兩個標的–美術館與醫院,是否仍持續進行跨域溝通值得關注,但將人文與科學併同思考的觀點,彷彿已透過《可醫可藝》建立了初步共識。

aumma1027-1

劉世芬,《斯芬克斯的臨床路徑局部-基督的鮮血》

aronhelmat

Aron Heimat, Bronze, 400cm, 2010


+data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

可醫可藝

201682日至2017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