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煒森評「人的莊園」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731

張煒森評「人的莊園」

文:張煒森

圖:La Galerie

誠然,我們可見周慶輝的創作其實相當符合當代藝術的脈絡之中,嚴謹的創作態度,成熟的處理手法,同一作品中呈現各種不同的場景並非由電腦合成,而是透過真實的搭建所成。由部署到實現,再成為大型的攝影作品,種種因素成為畫面背後不可或缺的價值所在。


      編導式或稱作「擺拍」的攝影手法,將外景與室內場景都設置成舞台一樣,然後利用大底的菲林相機以全焦的拍攝方式,將現實的景況巨細出來。舞台佈置般的構圖、挪用等視覺藝術手法、高飽和度的色彩,真實的物象細看下又看到猶如油畫般肌理,種種元素構成一幅幅荒誕與超現實的畫面。這正是周慶輝攝影藝術的特色。

05

CHOU Ching Hui  Animal Farm No.02 Inkjet Print 110x144.37cm 2014_light

具社會意識的攝影作品

      今次周慶輝在港展出的個展《人的莊園》,其作品早在2015年台北當代藝術館展(MOCA)展出過。當作品走進商業畫廊,除了將這位台灣藝術家的作品帶到香港外,他的作品又有什麼值得欣賞的地方?先說作品中的社會意味,當我們回溯看台灣當代攝影藝術的發展,自1980年代起台灣的社會急變,當代攝影藝術成為連接社會脈絡其中一種重要的藝術媒體(詳見台灣當代藝術資料庫),從不同藝術家的攝影作品中都不難發現當中帶有很強的社會意識。加上周慶輝曾任媒體新聞記者,這些意識形態與身份或者能為這些作品中對社會的敏感度提供一點線索。

06

CHOU Ching Hui  Animal Farm No.08 Inkjet Print 110x144.37cm 2014_light

從荒誕與超現實中呈現真實

      誠然,我們可見周慶輝的創作其實相當符合當代藝術的脈絡之中,嚴謹的創作態度,成熟的處理手法,同一作品中呈現各種不同的場景並非由電腦合成,而是透過真實的搭建所成。由部署到實現,再成為大型的攝影作品,種種因素成為畫面背後不可或缺的價值所在。而這次展出《人的莊園》系列為一個歷時5年的攝影計劃,主題圍繞「身體、生活、社會環境」三個框架。藝術家原意以有形與無形的「籠」作為創作的起始,人在這三個範疇中便彷如在動物園裡,並困在無形的籠中。整個計劃就由集資、申請場地、徵召演員、協調,然後在動物園或室內佈置大型的佈景拍攝。創作的部分則把生活上的各種的制約與隱框架寫成文案,再轉化成構圖,最後只在早上或傍晚拍攝。再看這系列的照片都帶著強烈的魔幻氣氛,場景有不同的隱喻與錯置,例如在似是監獄房子的外牆上,畫滿樹木的壁畫(仿動物園在籠內的牆上壁畫模仿自然),建築外的四周設置了不同的「舞台場景」如便利店、商店、家居等,而相中人都穿著1970年代期間的服飾(可解讀成藝術家對於一個年代的嚮往與想像)然後操演著工作、閒坐等活動。種種的視覺元素整合在同一個畫面上,構成強大的視覺震撼,觀眾在不斷觀看介乎真與假的畫面外,也需要解讀不同的視覺元素背後的涵意。


地點+ La Galerie

展期+ 2016/11/25 2017/02/05

(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4 2017/02 p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