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中的肉身―動見體《戰+》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2155

時間中的肉身―動見體《戰+》

:許仁

這是動見體劇團的舊戲重製,十年前導演符宏征領著一班青年演員,集體創作出《戰》,十年後重製,幾乎原班人馬登場,新版本加入了些許抒情片段,但基本上脫胎自十年前首演的架構。

內容從運動的程式化身體語言出發。演員從兵乓球瑜珈籃球棒球排球足球游泳田徑等運動項目的身體律動模式,提煉出一套表演的方式。

在極簡白淨的舞台上,日光燈管營造出一種無塵無菌,冰冷疏離,寂寥卻壓抑的感覺。舞台設計沒有具體指涉一個現實生活情境,演員以強烈變換的肢體風格,在舞台上幻化出無數空間,有時是各種體育賽事的競技場,有時是日常生活的場景,有時是兩者的混雜疊加,而有時只是聲光動作構成的超現實夢境。

演員身體持續不斷在時間序列裡變化,造就了變動不居的矩陣空間。一開始演員慢動作在舞台中央的桌面上打乒乓球,一個裁判一樣的演員上場,用語言訴說著:我現在就想要這個位置魔鬼就藏在細節裡,他開始傾斜桌面,增加打球女演員的困難度,語言開始從球場術語轉變為生活省思,此刻生活如競技場的譬喻呼之欲出。這些演員在一種貌似運動場上的競賽情境中,變異演出現代都市人生活的諸種情境,比如職場霸凌,學校教養,男女情感,自我懷疑,親人相殘等等家庭工作學校愛情社會甚至政治生活裡經常出現的熟悉場景。演員時而運動,時而演戲,時而像跳現代舞一樣風格化擺動肢體,在舞台上流轉位移,與舞台上極簡的設計,相互搭配,構成一幅又一幅意象劇場一般的動態畫面。

大致上而言,演出以運動競技場上,攻防成敗的交替更迭,來比喻現代人生活中的種種掙扎。比如一開始的乒乓球競技,比賽與裁判的關係逐步演化成大企業裡層層壓迫的科層組織,關係的變化隨著演員持續變動的肢體自然演進,乒乓球的運用頗有畫龍點睛效果,在動作與道具的交叉作用下,最後舞台上的乒乓球直落滿地,形成一個震撼觀眾感官的片刻高潮。節奏調度場面冷熱,控制適當,就韻律的快感來說,頗是一個愉悅的觀戲經驗。人物關係在運動節奏裡變化遞嬗,自然流暢,寫實表演的生活場景跟風格化的肢體律動,彼此轉接之間也交織得宜。但是,就整個表演結構來說,編導可以再思考,既然已經放棄了寫實的說故事結構,那演員的肢體律動跟場面調度就是整體結構最基本的元素了,後半段相互攻防傷害的部分有些重複冗長,可以考慮精簡,或是替換出有變化層次的肢體形式。演員之間一再地抬足踩踢彼此胸膛,雖然傳遞出現代人必然彼此傷害的殘酷美學,卻因為一再反覆,到了後面難免令人審美疲勞。

動見體的演員肢體風格非常強烈,好幾次的演出都感受到這樣的典型作法。然而這一個運動劇場似乎又更靠近舞蹈劇場演出風格,在演與不演,風格肢體與跳舞之間,看的出來劇團一直在拿捏美學的尺度跟界線,經過十年的發展似乎已經形成一個強烈的風格標誌,但是在議題的發展上,動見體的戲劇似乎因為過度強調風格實驗,而在文本層次犧牲了議題探索的深度,接下來的挑戰該是如何在風格實驗跟議題探索之間,找到一個更好的平衡點。

不過,一齣戲經歷十年再生,本身就是一個藝術里程碑。十年以後,原本青春賀爾蒙滿溢的演員已然步入中年,演後談登場多半說的是育兒經驗,已經為人父母且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原班演員,十年以後再詮釋一樣的程式動作,身體的質地必然不同。肉身衰老是物理學上的必然,然而衰老的肉身卻承載著時間的刻痕,那些歷經世事的感悟與體驗,必然在肉身運動之間,透過肢體型態在舞台上展現萬千氣象。時間裡的肉身,演員這一次展現在觀眾前的不只是演出的九十多分鐘,而是十年,每一個演員的十年的加總,幻化出千千萬萬個十年的生命流轉。我們看見肉身努力抵抗時間之流的努力,雖然必然失敗,卻殘響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