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Loka—音樂大溶爐


文/袁智聰


Loka即梵語中的「世界」之意,而來自英國倫敦電音獨立廠牌Ninja Tune旗下的Loka,是一隊不可思議的樂團。由二人電音組合而


逐步拓展成為有如挪威奧斯陸實驗爵士隊伍Jaga Jazzist般的十多人大樂團,Loka的音樂足以跨越爵士、古典、迷幻、電音,勾勒出他們廣闊無涯的音樂世界觀。


從首張專輯《Fire Shepherds》到最新面世的第二張專輯《Passing Place》,兩者相隔足足五個年頭,Loka可謂脫胎換骨,判若兩團。因為在他們身上早已發生了重大的蛻變,催化出樂團如今的濃烈音樂質感,他們就來得猶如一個音樂大溶爐般。


二人創團

Loka本是在1999年由Mark Kyriacou和Karl Webb於利物浦所組成的二人電音組合,翌年加盟Ninja Tune,並在廠牌的十週年紀念合輯《Xen Cuts》中率先獻上其處男曲目〈My Life's In These Bottles〉。


然而Mark和Karl並非那些趕着要發表作品的組合,所以慢工出細活的Loka要到2003年才出版其首張單曲〈Beginningless〉,而其首張專輯《Fire Shepherds》之面世更已是2006年的事。


聽《Fire Shepherds》裏的Loka,我們都會不其然把他們的音樂歸納為Downtempo電音,即使箇中乃蟄伏着爵士與民族音樂的底蘊,甚至點點實驗元素,畢竟Loka的電音薰陶,還可以追溯到英國前衞電子音樂∕配樂團體BBC Radiophonic Workshop身上。誠然那時Loka的聲音確是予人挺不俗印象,但在芸芸Ninja Tune當中,卻又談不上有何驚為天人之處。真正叫我對Loka為之驚為天人,是多年後聽到重整旗鼓而來的他們。




改組與擴張

就像不少當代的電音組合般,當年Loka要作現場演出時,不獨只有二人上陣,而是會拓展成為一隊Live Band、以Full Band形式來重新詮釋他們的電音作品。這正為Loka稍後的改組定下伏線。


《Fire Shepherds》面世的一年後,Karl Webb宣佈離隊,餘下來的Mark Kyriacou亦決定把Loka延續下去,並以樂團的現場演出樂手陣容來把Loka重組與擴張,從而奠定了日後《Passing Place》的取向。


在Mark領軍下,《Passing Place》在曾與Coil、Spiritualized、Julian Cope合作的威爾斯實驗電音樂手Thighpaulsandra之Aeriel Studios製作,而Thighpaulsandra亦擔任錄音師與聯合製作人的角色。再加上來自哥倫比亞的Lido Pimiento、加拿大的Eleanor Mante和威爾斯的Jaci Williams這三位歌唱家,以及威爾斯銅管樂團Beaumaris Seindorf Band,便成為Loka於《Passing Place》裏的大樂團陣容。



人聲.銅管樂.電影感

即使今天的Loka已是一隊真正的樂團,但靈魂人物Mark仍堅守他的電音樂手崗位,正如上述的Jaga Jazzist般,Loka亦同樣糅合着Nu-Jazz真人大樂團與電音製作而來。


在《Passing Place》裏,三位歌手的人聲與Beaumaris Seindorf Band的銅管樂是今天Loka身上的重要元素。主打單曲〈Sam Star〉讓Eleanor Mante以迷幻的嗓音與巨大的鼓擊絲絲入扣而來,Lido Pimienta以靡爛的歌聲唱出〈The Beauty In Darkness〉在爵士曲風下的幽暗美。另一方面,在〈As The Tower Falls〉和〈The Tower〉等介乎Jazz Rock與Post-Rock之間的樂曲當中,Beaumaris Seindorf Band的銅管樂是那麼蕩氣迴腸,而〈The Sound Stars Make〉又可以如斯古意盎然。


濃濃的電影配樂感,亦是《Passing Place》裏所不可或缺的一環,由作首尾呼應的〈Entrance〉和〈Exit〉,以至當中的好幾首樂章,皆泛着懾人心魄的電影感。





David Lynch

Crazy Clown Time

曾執導電影《Eraserhead》、《Blue Velvet》、《Twin Peaks》的美國導演David Lynch以六十多歲之高齡加入樂壇,發表他的首張個人專輯《Crazy Clown Time》。所帶來並不獨是賦予電影音樂感的唱片,在曲風上乃得以跨越Electro、Goth-Blues、Post-Punk、Trip Hop而來,如由Yeah Yeah Yeahs女歌手Karen O主唱的〈Pinky’s Dream〉便是很迷幻Post-Punk,同時又有〈Good Day Today〉等甚舞池化的Electro曲目。


Björk

Biophilia

冰島新音樂唱作天后Björk的第八張官方專輯《Biophilia》之最大野心,是要帶來一個跨媒體∕新媒體Project,比如特別為此研發設計了多台電子樂器裝置,而專輯內的十首歌曲則有以app形式個別推出。作為以探討科技與大自然的關係為題的專輯,在科技化的電音製作下,歌曲的豎琴演奏、合唱團唱詠、弦樂四重奏、鋼片琴與管風琴音色,仍富有陣陣思古幽情。




MGMT∕Various Artists

Late Night Tales

午夜音樂系列合輯《Late Night Tales》的第二十五回,由紐約市布魯克林樂團MGMT主理選曲,搜羅來自1960至1980年代的舊歌。無論是Disco Inferno的縈繞心頭Ballad、The Great! Society的迷幻民歌、Suicide的車房電子情歌、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迷濛曲目、Felt的雋永吉他音樂、The Wake溫暖而憂傷的獨立流行樂、Spacemen 3的迷幻福音,皆是如斯幽美之選。而MGMT帶來的獨家改編歌,則是重新演繹了Goth名團Bauhaus的〈All We Ever Wanted Was Everythin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