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8月 · 2014 I 新碟推介



鍾氏兄弟

我們怎樣的一個政府與社會,可以促使鍾氏兄弟這般溫而正面的福音組合,創作出《時代的顛覆者》這樣批判性的歌出來,幽幽的Acoustic吉他主導,3把屬於不同階層歌聲再穿插著哀怨藍調口琴,儼如香港的悲歌。《極》是鍾氏兄弟的第3張專輯,再次以頂尖兒的樂手作班底,概念專輯形式的《極》上半部分發人深省之主題,是當今的時代警號。有Ghostsyle與Kwokkin客串的〈瑪門〉在靡爛Hip Hop曲式下帶出金錢令人出賣靈魂,〈麻醉式快樂〉通過輕挑浮躁爵士曲風來諷刺只求和諧的離地中產,與原唱者夏韶聲重新演繹《說不出的未來》比26年前更迷失與無奈。但他們並不是要弄出全然沉重的專輯,所以下半部分也有說說聽黑膠唱片情懷的輕爵士小品〈黑膠‧人生〉、優美爵士Ballad〈美麗故事〉,以及有眾歌手/樂手參與的大同歌曲〈One World(Love is What It’s All About)〉。




The Acid

Liminal

The Acid是由英國布賴頓「Nu-Breaks之王」DJ兼製作人Adam Freeland、發跡於美國洛杉磯的澳洲創作歌手Ry X以及加州製作人兼音樂科技教授Steve Nalepa所組成的樂隊。他們喚作The Acid,但不是玩Acidic迷幻電音舞曲,Adam也不再帶來大剌剌的Breakbeat。Ry那把吹彈可破的嗓音、傷春悲秋的詩意演繹,配以簡約的節拍與電音組態,樂隊在首張專輯《Liminal》裡祭出的是縈繞心頭、令人融化的神秘電幻Ballad歌曲。開場曲〈Animal〉是如斯的慘白空靈、神秘迷離,主打單曲〈Basic Instinct〉就宛如以Post-Punk樂隊手法奏出的電音民謠歌曲,〈Creeper〉以Minimal鼓機節拍作主導配以散慢無力感的主唱,〈Fame〉則是電聲橫流的幽美騷靈電音Ballad。而在〈Ghost〉裡,Ry的主唱乃好比徘徊在簡約電音異境裡的幽靈。




Mark Lanegan Band

No Bells On Sunday

雖然Mark Lanegan這位前美國華盛頓州Grunge樂團Screaming Trees的靈魂人物在去年帶來的個人改編歌專輯《Imitations》是屬於其鄉謠藍調風格的作品,但是來到他以Mark Lanegan Band名義發表的EP新作《No Bells On Sunday》,卻回到其2012年專輯《Blues Funeral》時的電氣藍調路線,甚至今次在創作的過程中他是利用Funk Box這個手機app來寫歌,連鼓機也不用接駁上。在《No Bells On Sunday》裡的歌曲,處處流露著Mark的德國Krautrock與80年代新浪潮電子流行樂的根源。如主打作〈Sad Lover〉不是傷痛慘情歌,而是乘著Motorik Beat之馳騁而來的Krautrock風作品。在Mark的滄桑磁性男低音演繹下,〈Dry Iced〉是他的藍調Electro-Pop,主題曲〈No Bells On Sunday〉是多麼美麗的電氣Dream-Pop。這張EP亦是他在秋天出版的《Phantom Radio》之前奏。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