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登陸香港

文/採訪:楊宜瑄


01|村上隆與歡樂滿載的花朵作品



藝壇巨星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今夏登陸香港,引領一陣超普普 (Super POP) 旋風。自六月初起,每個星期超過萬人來「朝聖」。這無疑是一場由大館當代美術館和村上隆的完美合作。


在 Herzog de Meuon 所設計的流暢寬敞之後現代建築空間,以及策展人對藝術創作想法不設框架,令村上隆在此發揮淋漓盡致。他就像一位打開小叮噹任意門的大頑童,引領群眾進入超二次元的奇幻世界,充滿繽紛和詭譎。除了眾人所熟悉的 KaiKai 和 KiKi 花朵笑臉卻又處處驚奇。究竟,村上隆在此次展覽中「對戰」什麼?


或許自1945年來,別號「小男孩」的原子彈在日本廣島市區投下的那一霎那,帝國軍事主義頓時瓦解後,民不聊生的同時,人們紛紛投入可愛世界的懷抱中,尋求心靈上的慰藉。


引用村上隆為此展覽所寫下的一段註解:

[每當「kawaii」可愛、「hetare」軟弱、「yurui」脫力乏力的角色無精神的掛起笑臉的時候,每當他無表情凝視著的時候,這世間的人必定感到幸福之心逐漸融化。日本人原初的印象感覺及美感意識,戰後加速改變...我們可以從中窺探,預測未來。我們日本人依然是「小男孩」就如同那顆原子彈般。]


所謂的「對戰」,是一股卸下歷史沉重包袱與傷痛和解的勇氣,重拾尊嚴和自我認同。那更是將內心的衝突矛盾,轉化成平靜仁愛的相互抗衡。與其說是對戰倒不如說是掙扎後那股「昇華的力量」。


村上隆運用象徵意義的視覺符號接連空間、時間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顯現於展覽的各個角落。作品中呈現的對戰例如「混沌 vs 禪意」、「光明 vs 黑暗」「複製 vs 獨特」、「懷舊感 vs 未來感」等組合,從雕刻末世浩劫的創作到天真無邪的花朵笑容,繁複的骷髏頭遍地到極簡空靈的金閣,這些截然不同的題材進而透露他內心的矛盾和衝突。


02|藝術家身穿主題標語站在作品之中,滿地骷髏頭象徵在二次大戰中無數死傷的人們



~~~~~~~~~~~~~~~~~~~~~~~~

策展人之一, 亦是大館美術館館長 Tobias Berger 訪談中透露今年展覽的獨特性和象徵性的意義。


Q:這次策展的主要動機?

A:這可說是繼奧斯陸 (Oslo) 的第二波展覽。大多香港人認識村上隆大多是片面地從商業管道,例如 LV 名牌設計或 Art Basel。 實際上,村上隆本身具備多重身分,如電影導演、收藏家、作家、時尚偶像等。我希望藉此展覽能更加完整的呈現村上隆的各種面貌。


Q:大館美術館如何在香港定位自己,未來發展的方向?

A:大館的定位是特別的,我們不是商業型藝廊,也不是傳統的博物館,更貼切的來說是後現代藝術館。比較起前者,大館的流線型高闊空間更有優勢的設置大型作品,比起向來保守的後者,大館在主題內容上給藝術家更多自由的空間來發揮。我們通常會選擇當代又具備實驗性的藝術家,並非已經作古的大師。也毋須具備高知名度的藝術家。我們更注重的是概念和作品的原創性。


Q:展覽的主題以及作品主要特色?

A:: 無論是挑戰巨大型的雕塑,滿室的地 ,在亞洲都算

是創舉。值得一提的是村上隆所設計的服裝,首次以藝術品做整體性的展出。除此之外也展示許多他設計動畫的手稿, 早期的傳統繪畫等難得見到的作品。身為策展人,我是很鼓勵具有挑戰性和實驗性的嘗試。


Q:部分作品有大量的數字出現在圖案之中,其意義為何?

A:那些是質數 (odd number) 是無法被分化的數字組合,代表著「獨特性」。例如每一朵花朵看似重複,其實也有色彩造型的細微變化,因此皆有編號。

~~~~~~~~~~~~~~~~~~~~~~~~


雖然我們無法預測這個藝術大師將來又會發生驚人之舉,可確定的是他未來仍然會不斷地自我挑戰,繼續將日本後現代普普藝術及動漫文化創意,帶領到新的藝術殿堂。


03|發人深思、充滿佛教頓悟味道的「圓相」畫作系列


04 | 大型後末世主題作品以至令人讚嘆的牆壁及地板藝術,感受強烈複雜的視覺衝擊


05 | 經典大膽戲服作品亦首次展出




展期 | 2019.6.1 - 9.1

地點 | 大館

票價 | $75


(所有圖片由大館提供)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