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演繹與身體書寫的歷史辯證─《Retrospective回顧》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1016

檔案演繹與身體書寫的歷史辯證─《Retrospective回顧》

文:石志如  現為劇場觀察評論人、中山大學/臺灣藝術大學兼任講師、樓閣舞蹈劇場創辦人、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學院舞蹈博士生。

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觀展期間一位演繹者與筆者進入深度討論檔案,令筆者好奇的是:演繹者所展現的舞蹈動作歸屬(動作片段抉擇與特質)是否符合原文本?其在演繹過程中是否有個人的自由意識與性格存在?然而答案卻是十分有趣。


檔案即成歷史就是文獻的一部分,當編舞者試圖欲演繹檔案作為《Retrospective回顧》之際,這場用身體書寫的文獻,如何突破經驗身體(lived body)的過去性、在場性、未來性?在面臨觀眾質疑抑或是提問文獻以及演繹者(即為表演者)引用文獻之挪用轉化,似乎擁有多重變因與干擾的文獻探討,回顧檔案真的僅是回顧嗎?這中間產生諸多的模糊地帶,是否成為舞蹈作為文獻的再生(再現)所不可改變的事實?

02

Xavier Le Roy_TFAM_07

以這場名為《回顧》來重現舞蹈歷史的是法國編舞家薩維耶.勒華(Xavier Le Roy)。從2012年起開始在世界巡迴演出,並隨著時間與創作歷程逐一累加摘選舞蹈片段,日前在北美館演出的是臺灣舞者演繹1994-2014的版本。筆者在進入展場前已在網路上觀賞過此展演的影像[1],並已認知其遊戲規則,因此當筆者走進場域之時,原本期待的歡迎儀式卻沒有發生,爾後卻被邀請在其他人進入場域時一同發聲以展示歡迎之意,此儀式的誤漏也形成檔案演繹的準確性。

觀展期間一位演繹者與筆者進入深度討論檔案,令筆者好奇的是:演繹者所展現的舞蹈動作歸屬(動作片段抉擇與特質)是否符合原文本?其在演繹過程中是否有個人的自由意識與性格存在?然而答案卻是十分有趣。首先動作歸屬當然來自編舞者的原生創作,然而再度詮釋的過程中,卻可以隨演繹者自由調度其空間位置、動作順序,並且創作者允許演繹者在感受展場的動態氛圍中,進行立即性的回饋與討論,這使得這場展演與其說是回顧檔案,不如說是一場解構與再詮釋檔案更為恰當。


評論場次+ 2017/1/8 12:30-14:00

地點+ 臺北市立美術館1樓

(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4 2017/02 p010)


[1] 2012年演出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Fohtzi4Gvk&t=53s(上傳日期:2015年10月23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MgeV_AM1XE&t=132s(上傳日期:2013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