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最純粹旅遊體驗──在內地,搭順風車

文/陳嘉欣

圖/陳嘉欣、楊文娟


編按:在歐洲,舉起拇指攔截順風車是思空見慣的事。若是說,不如就近嘗試用拇指來一次大陸之旅,得來的反應定必是一面詫異以及耍手擰頭。「吓,去大陸旅行,仲要搭順風車?係咪真係得架?咁危險。」相信每一個人也向他人舉起過拇指,特別是在Facebook以「讚」關注朋友的帖子。這次的旅遊版嘗試跟你談談旅遊的形式,一種赤裸裸「我想去旅行」的渴望──雖沒有多餘的錢,然願意相信沒有錢不是萬萬不能的,拿一個牌舉起拇指,便有人載你去旅行。你,願意「讚」嗎?



順風車之旅遊


畢業之際銀兩不多,抱著一腔熱血,一股浪漫情懷,想去旅行,我開展了內地順風車之旅。我與朋友相約在山東泰山出發,一路搭順風車,直至終點站青海,途經曲阜﹑濟寧﹑開封﹑洛陽﹑西安﹑咸陽﹑清涼﹑蘭州﹑西寧作短暫停留。順風車是一種由一開始便計劃依靠他人幫忙的旅程,而形式則是透過舉起拇指攔截朝著相同目的地駛去的車。方法很簡單,只要一隻拇指,一枝筆以及一張讓你寫下想去地方(當然是簡體字)的紙張、牌子。既然不是在旅程中偶然向他人尋求幫助的話,出發前必須做一些準備功夫。先計劃好旅行目的地以及終點,然後查閱駕車可行的路線以及熟悉一下會經過的地方名稱。如果是到中國旅行,科技發達的今天,你要打開的是地道的「百度地圖」。非常好用,手機版更附有離線地圖的功能。做足旅行裝備以及基本資料搜集,便可啟程。


在公路上向著前方舉起拇指及地方名牌,猶豫與尷尬是可預想的狀態。但當成功攔截第一輛車後,人就會變得較為輕鬆。人開心了,勇氣亦會漸漸增加。當然,旅程並不會如計劃一樣,十分順暢。今天預算的行程可能會受阻。如果舉了一個地方的名牌太久也沒有車停下來,就要調節,例如找個折衷的中間點。有時候也要考慮路程時間長短,突然暴雨以及天黑等因素作出調節。其實,只要抱著就實際情況而變動﹑隨遇而安的心態旅行,也沒什麼需要慌寸大亂。



一路向西 截車難度更高


隨著紀錄片《搭車去柏林》「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一輩子也不用做了」成為大陸很多人口中掛著的標語,漸漸我們有了一大堆出走的理由,如窮也要去旅行、世事無常把握當下圓夢、再不去聖地都被污染得失去價值等原因。再者,不用單靠徒步,不用自行騎車,這正好適合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人,亦不失為一個另類體驗。慢慢地,很多人為著心中出走游蕩的理想,便學著舉起牌子,伸出拇指。


在中國,為數不少的人也走在川藏之路,向西藏朝聖去。順風車旅行在川藏實際上也成為路上的一道風景。到西藏去,坐上自駕遊的順風車不算難。若要跨越其他省份、城市,情況就會複雜一點。一般而言,選擇在高速公路上攔車的話,成功的機會很高,並且能省去很多時間。高速公路上有很多走相同方向,直接到相同地方的車。但這亦危險,在大型貨車高速呼嘯而過的高速公路,不時感受著橋樑的震動絕不是誇張的事。


另外,越城市化的地方越多車,坐順風車也相較容易;越向西面走,願意免費載人的車也越少。「你們死心吧,我也是在蘭州搭不到順風車的,買張火車票離開吧。」就如一個經驗之士向我好心勸戒。我們在甘肅蘭州同樣遇到困局,足足多待了兩天才順利搭上便車繼續前行。有時候,成功與否,就看你的運氣與堅持。



順風車文化 旅程會陸續帶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及交流。萬萬想不到的奇異趣事更會一一發生。旅行者亦會嘗到不能預計的非一般熱情招待。現時中國經濟展迅速,很多住在大城市的人的生活條件也提升不少,很多人已有自己的私家車,用以長途工幹或短途代步出入。攔截順風車,你會遇上不同的司機,可能有人順道回家載你一程;可能有人出差順道載你一程;也有人渴望出走但欠缺放下一切的勇氣而願意特意載你到目的地。他們大多都熱心地介紹當地的歷史文化,更會招待你吃地道特色菜,讓你體會陌生人對萍水相逢者難得的熱情。除此之外,如果是香港人在大陸坐順風車的話,必會多了一重經歷,就是關於歷史、政治的討論。譬如說佔中,譬如說毛澤東。「你們太幼稚了」,「你們應該好好讀一下中國歷史才作評論」,是我在旅程中印象最深刻的話。


一切看來,坐順車也挺有意思吧。既能省錢,又能挑戰自我,也可與更多人交流。但是,不少人評論此搭車文化為「文青」追捧的「在路上」窮遊。在搭黑車出事頻頻被報導的情況下,他們亦會說,「漂亮的女孩,別死在美麗的進藏路上」。有人亦視這種「不客氣,有朋自遠方來,相識便是緣份」為「蹭吃蹭喝,一味利用他人的善意為個人理想付費」。這的確難以否認。順風車又稱搭便車,顧名思義,順路順便載你一程。經濟學上,搭便車( free rider)更有不勞而獲﹑坐享其成之意。而且,在大陸坐順風車旅行的人當中,大部份都是年青人、學生等。因為他們沒很多錢去旅行,卻渴望到遠方闖蕩,故也有更多的時間攔車。危險是危險,不過搭便車的旅行意味比尋找正規交通公具有趣得多。車主有權拒絕載。載或不載你,由不得你決定,也不到你抱怨。要是成功安全搭上順風車,那是陌生人之間相遇後的信任、溝通與互動的體驗,超越死板的利害計算,展現出濃厚的人文色彩。


其實,當相對自由的年青人朝著夢想之地跑去時,也有上班族因為渴望從重覆乏味的日常雜務中停下喘息、思考生活,而毅然辭職,放棄事業前途,拋開固有生活,出走到「聖地」如西藏、南美、北歐等。當中,一樣有香港人選擇在大陸坐順風車旅行,甚至入西藏再到歐洲。更有人希望透過遠行,從纏繞自己的傷痛中解脫出來。這除了是年青人最後的長時間「自由」闖蕩,亦是深陷體制裡的人再尋覓自我。是尋夢,也是尋找自我。狂野過後,重新出發。可兩者當中的所思所獲,應該大不相同吧。說到底還是那句,我想到遠方歷險去,有什麼好怕。




第一輛成功攔截的車,司機說他曾經接載過一個搭順風車到西藏的人,

所以看見我們舉起拇指,便願意幫忙。


第一次舉起拇指攔截順風車,不禁感到難為情及緊張,也因為沒有經驗,

寫了一個很多司機也不懂的路名,因而約一小時也沒有車載我們,

後來經路人提醒才改為104國道,才能搭上車。

搭順風車的旅程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行程多變難以預料。

圖中的黑衫來自孟子故鄉──鄒城的司機說接載我們到孔子的故鄉──曲阜途中需要中途去探望朋友,我們便跟著他去看了他朋友(白衫)所建造的樓盤,也看見大陸開發區的景貌。

第一天的目的地為開封,從泰山到開封要五個多小時車程,

加上攔截一輛從泰安市直接開往開封市的車需要比聖誕節抽到大奬更多運氣,

所以為免天黑還要攔截順風車,我們便寫了兩者之間的城市,

一來更容易攔到順風車,也節省了因攔截不了車而浪費的時間。

高速公路上,一有大貨車經過,就會感受到橋的顫動。

第二天,得到這三位出差公幹中的先生義載,我們成功到達開封。

一路上我們也順利搭上順風車,最快試過5分鐘便得到別人的幫助,慢則要一個多小時。

可是,我們在蘭州因三天也搭不上順風車,幾度感到沮喪,卻又不想放棄。

順風車旅遊在內地已成為一種文化,我也遇上了一個搭順風車到西藏的人。

順風車之行順利到達終點,出發到青海的天空之鏡──茶卡鹽湖。

青海的老先生接載我們,一路上跟我們交流他在廣東開蘭州拉面店的所見所聞,

還送了粟米給我們作午餐。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