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劉見之 何倩彤 畫筆下的童話世界

文/陳詩韻


年僅六歲的天才小畫家劉見之與愛天馬行空年輕藝術家何倩彤今期就着「童話」這個主題,以手中彩筆揮灑詮釋,將他們腦海裏的童話世界活現畫紙上,把他們對理想國的幻想透過顏色與一眾art plus的讀者分享。


劉見之

走到哪畫到哪的小孩

憑一幅「老虎」勇奪第三十八屆捷克利迪策國際繪畫展最高榮譽大獎的畫壇新星劉見之,在經營「博藝堂」畫室的父母薰陶下,自小以畫畫為趣,無畫不歡。每天上學前,見之總愛在吃早餐的時候畫畫,就連上餐廳吃飯,他都會反轉餐墊大畫特畫,沒有畫筆在手,就手蘸豉油畫畫,見之父母不單沒有阻止,還加以鼓勵。媽媽說:「Kenny三個月大的候便開始自動自覺地執起畫筆塗鴉。至到一歲,他開始對顏色很敏感,喜歡調色,試着把不同深淺的顏料混合在一起,看看會冒出甚麼成果。很多時Kenny在畫畫的過程當中弄至滿身滿地都是顏料,我們也不會因為這樣而責罰他,我們反而會站在一旁默不作聲,讓他淋漓盡致地用顏料和畫具表達所思所想。」雖然見之的父母都是畫室的導師,不過從小到大,他們都不會如教導學生般指導見之畫畫,反而希望讓他自由發揮,令他思維更加開闊,從而創作出更多天馬行空、更富創意的作品。


劉爸爸眼中的見之

見之觀察力和記憶力很強、畫畫夠專注,就算畫室有多少人跟他擦身而過,他都只會繼續全神貫注在他的畫布上,不像別的小孩,很容易便被外界影響而分心。不過,劉爸爸坦言,見之有時也愛耍耍藝術家脾氣。「他個性很固執,有時自己不滿意的畫作會立即把它撕掉,然後重頭再畫,畫到滿意為止。更甚是,他會為着那幅畫而愁眉苦臉一整天,又或者大哭一場!」


以畢加索風格繪畫的肖像

為紀念著名畫家畢加索,見之以作品「『畢』是校長」參加「我是畢加索」青少年及兒童世界巡迴畫展,成為全球最年輕華人獲邀參加展覽。見之的作品,以畢加索風格畫出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的肖像,同時繪畫校長嚴肅和輕鬆的一面,完成展覽後,見之將作品送了給張校長。除此之外,見之更勇奪兩個國際藝術大獎。劉爸爸笑言:「見之對畫肖像一向也很有興趣。在他五歲的時候,當我在畫室教導學生畫肖像,他會自動自覺執起畫筆坐在角落練習繪畫人像,所以能夠畫到出色的肖像我並不詫異。不過,至於他能夠以畢加索風格畫肖像就令我喜出望外了。因為在他落筆之前,其實我只找了幾本畢加索的書讓他參考而已。豈料短短數天,他便能揣摩到繪畫立體主義人像的精髓,即把形體幾何圖形化並以切割形式展現出來。」當我看見那幅「『畢』是校長」,實在令我難以相信這是出自一位年僅六歲小孩的手筆!


未完成的童「畫」

一邊訪問,見之一邊作畫,訪問完成時,他也剛好放下畫筆,暫時完成了繽紛悅目的「小飛俠」。畫作的底色是見之用着色滾輪把紅、黃、綠、藍四種顏料一層一層有技巧地塗刷上去的。要拿揑用着色滾輪的技巧並不如想象中般容易,還要用它把顏料深淺有致地塗刷在畫布上就難上加難。不過,着色滾輪一點也難不到見之,只見他執起滾輪從容不迫地左塗右塗,活像個專業的畫家。之後,他再用黑色鋼筆細心地勾畫出他心目中小飛俠的模樣,最後再以不同顏色的啫喱筆為小飛俠的翅膀和他的衣飾上色。見之一手執起自己的作品,然後用大人的口吻告訴我:「我喜歡Peter Pan,因為他會飛!不過,這幅畫我還未畫完。你看?我在畫紙左面留了些空位,因為我想多畫幾個人陪Peter Pan,要不然他會很悶。至於找甚麽人來陪Peter Pan,我還未有頭緒。有頭緒的時候讓我打電話告訴你吧!」我被見之大人般的口吻逗樂了。



劉見之一拿起畫具和顏料便笑逐顏開。

劉見之示範如何使用着色滾輪。

劉見之和他的「小飛俠」。

「『畢』是校長」。

劉見之和爸媽的合照。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