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wans:地下天鵝襲港

文:袁智聰



當今喜歡由Michael Gira領軍的美國紐約傳奇性地下搖滾樂團Swans,大抵可以說有兩批樂迷。一是自80年代已開始聽Swans的地下音樂老粉絲,當年曾經歷過曇花一現的香港獨立音樂雙週報《助聽器》(1987至88年)洗禮,如今都已是40來歲以上的一群;二是因為Gira另組成其另類民謠樂團Angels of Light而得悉到Swans這個名字,抑或Swans在近年重組後才認識他們,那是看美國獨立音樂網上媒體《Pitchfork》成長的一眾年輕獨立音樂愛好者。


姑勿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會認同Swans在2014年5月發表的《To Be Kind》專輯——也是他們復合後第3張專輯為其Epic傑作。那不但再次為樂隊帶來高度評價,更是2014年年度專輯的重點之選。而令大家更為雀躍的,是Swans將會在2015年1月30日於香港灣仔The Vine Centre表演一場,這亦是樂隊首次登陸大中華,然後便會在1月31日到台北,以及在2月3、4日為《覺》音樂+藝術節帶來上海及北京站的演出。


能夠在香港看到Swans的現場演出,對於我們這群「老天鵝粉」來說實在是萬料不到的事情。



從異端犯罪感到修飾唯美


當我在80年代認識Swans這隊樂團時,就是地下/另類/獨立音樂仍是很偏鋒崩壞的年代,誓死跟主流音樂/流行音樂體制背道而馳。所以那些年的Michael Gira與Swans,也是來得多麼駭人的名字。


成軍於1982年的Swans是跟Sonic Youth同期崛起的美國紐約地下No Wave樂隊,

樂隊早年的作品都呈現著一種壓抑、苦痛與性虐待的狀態,暴力而血腥的異端官能刺激,令到聽者產生出一份犯罪感;被視為Noise Rock老祖之一的他們,其現場演出更以祭出極為巨大而令人瘋苦的排山倒海音量見稱,因而樂隊的音樂會亦屢次遭警方腰斬。


在80年代裡,我們也看到Swans在音樂上所發生的變化。自美豔女將Jarboe(主唱/鍵琴)在1986年加入後,Swans的聲音也在黑暗與暴烈間開始軟化修飾起來,Gira還與Jarboe另組成Skin(又名The World of Skin)朝向唯美空靈的聲音探討。跟著,也一如那時聲名鵲起獨立樂團之際遇,取得主流唱片公司的一紙合約——他們一度加盟主流唱片廠牌MCA,在1989年於MCA旗下出版了《The Burning World》專輯——比Sonic Youth在1990年於Geffen旗下發表《Goo》專輯還要早。在前衞音樂鬼才Bill Laswell任製作人下,《The Burning World》來得淒美而修飾感強(包括改編了英國搖滾超級樂團Blind Faith的1969年作品〈Can't Find My Way Home〉),我真心喜歡他們這張作品。即使這為他們帶來可觀的收入,但明顯地Gira並不適合在主流唱片公司的建制下生存,所以《The Burning World》也是Swans唯一的主流唱片公司出品。


此後,Gira在90年代初成立了自家獨立廠牌Young God Records,從此Gira的音樂都是Young God的出品——除了出版Gira的樂團作品外,Young God還帶來了 Akron/Family、Devendra Banhart、Lisa Germano、Calla等名字,是其中一所重要的美國獨立廠牌。



天鵝回歸


Gira在1997年把Swans解散,繼而他在1998年間另組成以他為首的迷幻/另類民謠樂團Angels of Light,與Swans的最大分別是Angels of Light以創作悅耳動聽的Song-Based歌曲為大前提。以Gira的藝術家脾性來說,我以為他的Swans年代已一去不返,故此沒料到Swans會有歸來的一天。結果我們在2010年看到Swans重出江湖,另一邊廂Angels of Light亦已告一段落。


重整旗鼓而來的Swans是一個半舊半新的陣容,除了Gira和結他手Norman Westberg兩位元老成員、80年代尾加入的另一結他手Christoph Hahn、90年代中才加入的前Cop Shoot Cop鼓手Phil Puleo等舊團員之外,還有新增的鼓手兼鍵琴手Thor Harris及前The Gunga Din與Services低音結他手Christopher Pravdica。2010年發表的《My Father Will Guide Me up a Rope to the Sky》是Swans整整14年來的全新專輯,算是小試牛刀的復出之作。


作為樂隊復合後的奠定性作品,那是2012年發表的雙CD專輯《The Seer》(黑膠唱片為一套3張),彰顯出如今Swans的無與倫比藝術搖滾層次,好評如潮,亮點還有星光熠熠的客席陣容,當中包括Low的Alan Sparhawk和Mimi Parker、Yeah Yeah Yeahs的Karen O、Akron/Family、Mercury Rev的Grasshopper、前隊友Jarboe等,足以叫大家對Swans這個名字另眼相看。


某程度上2014年的《To Be Kind》可說是《The Seer》的延續篇。同樣是2CD / 3黑膠形式的專輯,同樣是有超過30分鐘的長篇大論歌曲,同樣有群星陣容的客席歌手/樂手——今次有St. Vincent、Cold Specks、Little Annie以及現已成為前衞搖滾老祖King Crimson成員的Bill Rieflin等。而《To Be Kind》乃標誌著重組後的Swans之登峰造極狀態,聽得讚嘆不已;Swans這隊樂團,就愈來愈活像一個教派般。


從沒想過Swans能夠登陸香港,即將可以在香港看到Michael Gira等人的現場演出,就如在去年3月看到斯洛維尼亞工業軍樂樂團Laibach的《Spectre Tour》音樂會般那麼夢幻——湊巧場地同樣是The Vine Centre呢。



Caption:

1. Michael Gira(右二)領軍的Swans在2014年之宣傳照片。

2. Swans的香港場音樂會將於1月30日在灣仔The Vine Centre舉行。

3. 80年代的Swans,包括女成員Jarboe(左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