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ake Space:如何建立創意合作的舞台》

文/耿一偉

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與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由於從事與創意相關的教學工作,我經常夢想有一個可以滋養創意合作的環境,尤其對戲劇來說,總是一群人而不是一個人的冒險。大部分學校的空間,不論是排練室或是教室,還是非常保守,如果不是空蕩的地板空間加上幾個cube,不然就是有講台與台下一排排座位的等級空間。最好玩的,是如果有經費可以修繕或升級的話,把教室E化是首要目標,好像沒有電腦,不能用power point,就不能進行創意教育似的。


《Make Space:如何建立創意合作的舞台》倒是提供了很多實用的案例,雖然是美國大學校園的例子,但我們可讀得出來,兩位作者想把這本書推廣成萬用的空間設計手冊,所以用「工具」、 「情境」、 「見解」、 「設計模版」與「空間研究」五個類型,來統合本書一百多個條目。這樣的精神,讓我想起另一本空間設計的聖經《建築模式語言》,原著出版於1977年,裡頭有兩百五十多個條目,內容結合當時環境心理學的最新研究成果,其目標也是希望只要有一書在手,就可以進行空間改造,自己蓋房子。


本書的源起,是史丹佛大學d. school設計學院,當2003年該學院準備成立時,最早是在一個臨時組合屋,然後隨著校務行政的討論變動,被迫四處遷移,幾年間這所設計學院居然在校內搬了四次家。或許是這樣的坎坷經驗,反而讓這兩位作者有機會在不同空間進行教學活動,並設計得出能夠快速適應環境變化的創意空間(比如上完課就得回復原狀讓不同課程的人使用)。


我想空間對創意的重要性,有個哥白尼轉向,就是不把創意當作一件只存在大腦的思維活動,而是透過身體與周遭空間互動的行動。「我們不是在尋找時尚的辦公室,而是希望為我們的學生創造一個學習的經驗,讓他們擁有一個容許失敗的安全環境,並能激發出一個像史丹佛這複雜又能更動的生態系統。」d. school設計學院創始人喬治・坎貝爾如是說。


所以創意的環境是容許失敗的經驗發生,並能隨時修復再從經驗出發,這意味著,最重要的,還是人與人之間如何溝通。當我用這個角度來解讀這本書得時候,我發現大部分的空間設計或是小工具,目標也是在能讓團體創造的溝通行為,能以最有效的表達方式達成。


譬如<情境--人群聚集地>這個條目,談的是「聚會前後,人們徘徊流連聊天的地點」。如果以一般辦公室經驗的話,大概就是茶水間或戶外吸菸區。由於這是一個開放空間,本書就建議,這種空間成功的做法,是放置沙發,讓有人可以座在上面或靠在椅背聊天,效果最佳。


另外,本書很多強調DIY的工具,這些工具如洗衣架改造的Z字架、開會用的原型桌、可坐在上面的泡棉方塊、能具投影效果的燈室或是創造可任意書寫的表面等等,其實也都是為了方便人們對談或用最有效的方式把腦海想法表達出來。


我常對創意教學現場最不滿的地方,就是這種溝通的不便利,教室除了桌椅與黑板之外,沒有任何協助溝通的工具。尤其是黑板,溝通成了老師的單方特權,學生只能走上台來寫黑板,卻不能在自己座位上向大家表現自我想法。想想看,如果一個教劇本寫作的教室,是四處散落著泡棉方塊、沙發、可移動黑板還有開會桌,角落還有飲水機可隨時補充茶或咖啡,我相信這樣的環境下所創作出來的作品,一定會更有創意,也更有生命力(因為有大量的討論自然發生)。


<見解--給零長類的設計>這個條目說道,我們不是只用語言溝通的動物,我們有大量的肢體語言,經常需要透過手的移動來發現新的事物,而且這樣也比較健康。「回到人類身上,把桌子移開,讓人們可以自由做出其他動作,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小孩最有創意,也是因為他們也喜歡不斷動手或四處攀爬。


所以這本書告訴我們的,其實是很簡單的原則,想要建立一個創意合作的環境,就是創造一個大人的遊樂場。



譯者:吳宜蓁

出版社:馥林文化

出版月份:2014年3月


Комментари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