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A Certain Ratio 和 Cabaret Voltaire加盟獨立音樂名廠Mute

文:袁智聰


40年前的英倫 post-punk 紀元,Cabaret Voltaire 和 A Certain Ratio是兩隊風格絕對獨當一面的樂團。 來自雪菲爾的 Cabaret Voltaire 公認為 industrial 電音先鋒,早年經歷過一段地下實驗時期,樂隊加盟倫敦廠牌 Rough Trade Records 旗下後才是其奠定性發跡階段;而來自曼徹斯特的 A Certain Ratio 獲喻為開創了 punk-funk / dance-punk先河,是屬於曼城廠牌 Factory Records旗下的重點名字之一。


2020年的曼徹斯特樂團A Certain Ratio。


那時,Cabaret Voltaire 和 A Certain Ratio在圈中皆能彼此分庭抗禮,各自各精采。輾轉幾十年之後,意想不到他們在近年乃不約而同地相繼轉投到英國獨立名廠 Mute,並先後在這個2020年出版了樂隊的回歸專輯。


對於我們那一代的樂迷來說,若然你是獨立音樂愛好者,那麼大家都義無反顧地追隨著獨立唱片廠牌起來,視一所獨立廠牌為聽音樂的指標——那時我們的說法,就是喚作「追唱片 label聽」。畢竟一所唱片廠牌,那不僅代表著甚麼音樂風格、廠牌主腦的音樂口味,而且也是標誌著其視藝美學、其音樂態度。


回想我在80年代聽英倫獨立音樂的歲月,見證到 Rough Trade Records、Factory Records、Beggars Banquet、4AD、Mute 等在70年代末 post-punk 音樂紀元成立的英國獨立廠牌互相鼎足而立的場面,公認為那些年的獨立音樂名廠,其出品皆有信心的保證,彼此各有人所共悉的代表性招牌樂團。


這批傳奇性的英國獨立廠牌,除了 Factory Records 早在1992年底破產結業(主腦創辦人 Tony Wilson 也在2007年病逝),其他仍然健在。Beggars Banquet 已發展成為 Beggars Group 集團,目前旗下主要包括 Rough Trade Records、4AD、Matador Records、XL Recordings 和 Young Turks 等廠牌;Rough Trade Records 和 4AD 迄今依然活躍、帶來優秀的音樂出品,但對於很多老樂迷而言他們卻已面目全非,畢竟旗下的老樂團都不在。唯有 Mute,他們在多年來能保持穩健的發展,旗下除了近代的音樂單位之餘,也有不少悠長合作關係的老牌名字。


Mute 是由 Daniel Miller 在1978年所創辦,他的個人電音單位 The Normal 的唯一單曲〈T.V.O.D.〉/〈Warm Leatherette〉,就是 Mute 的首張出品 (唱片編號 MUTE 001)。


談到 Mute 旗下最具標誌性的樂團,大家都可以二話不說地列舉出 Depeche Mode、Erasure、Nick Cave & The Bad Seeds,為人津津樂道是他們自80年代便跟Mute展開合作無間的細水長流合作。得以長情地坐擁好幾隊老團,這是 Beggars Banquet 或 Rough Trade Records 或 4AD 未能及得上的地方。


有趣的是,近年 Mute 除了吸納新生代的音樂單位外,也積極將昔日來自同期獨立廠牌的名字羅致旗下,彷彿要集合一眾獨立音樂界的老牌傳奇樂團,來強化他們的音樂王國。多年前,昔日 Factory 的頭號樂團 New Order 加盟 Mute 已成為一時佳話,在2015年帶來的回歸專輯《Music Complete》也毋庸置疑讓他們取得高度評價。再者,美國 noise rock 樂團 Swans、前紐約天團 Sonic Youth 成員 Lee Ranaldo,也陸續開始在 Mute 旗下出版唱片。然後便輪到 Cabaret Voltaire 和 A Certain Ratio。


Cabaret Voltaire 和 A Certain Ratio 的發展軌跡也有點相似。他們都是從獨立廠牌打響名堂(Rough Trade Records及Factory Records),繼而在80年代間受到主流唱片公司的青睞——Cabaret Voltaire 曾先後加盟過 Virgin Records 及 Parlophone / EMI,A Certain Ratio 則加入過A&M Records,然後兩隊樂隊都在90年代漸漸淡出。如今在 Mute 發表的回歸專輯,已是這兩隊樂隊睽違多時的新作。


只餘下Richard H. Kirk一人獨力支持的Cabaret Voltaire。


A Certain Ratio 早於四年前已開始跟 Mute 合作,再版發行他們的舊錄音室專輯,跟著在2018年出版精選專輯《acr:set》(包括兩首新曲),再在2019年紀念樂隊出道40週年而出版《ACR:BOX》這套 box set。而在今年9月於 Mute 旗下發表的《ACR Loco》,是繼2008年的《Mind Made Up》後 A Certain Ratio 在12年來的全新專輯。


在《ACR Loco》裡的 A Certain Ratio,包括有 Jez Kerr、Martin Moscrop 和 Donald Johnson這三位原裝成員,過去曾合作多時、不幸在今年7月逝世的 Denise Johnson 為他們三首歌曲獻聲,客席歌手還有 Factory Floor 的 Gabriel Gurnsey、Sink Ya Teeth 的 Maria Uzor,客席樂手有 Sink Ya Teeth 的低音結他手 Gemma Cullingford、前The Smiths鼓手 Mike Joyce、Eric Random,帶來是得以把 punk-funk、indie-dance、nu-soul、electronica、nu-jazz 共冶一爐,極其高質的A Certain Ratio 回歸專輯。


A Certain Ratio在今年9月於Mute旗下發表12年來的全新專輯《ACR Loco》。


相對之下,Cabaret Voltaire 回歸便更來得叫人望穿秋水,到底他們的上張專輯已是1994年由比利時電音廠牌Apollo出版的2CD專輯《The Conversation》,之後他們便告解體。到 Cabaret Voltaire 在六年前重出江湖舉行演出,Stephen Mallinder 已一去不返,只餘下 Richard H. Kirk 獨力支持,變成了他的個人樂團。所以今年11月在旗下出版的《Shadow of Fear》,已是Cabaret Voltaire 足足26年來的全新專輯。


《Shadow of Fear》一如以往 Cabaret Voltaire的唱片,仍是 Richard H. Kirk 在他的 Western Works 灌錄及混音,所祭出是一張簡約、粗獷而以鼓機節拍主導的電音專輯,有如他們在 post-punk 年代黑暗聲音的、acid house的、industrial techno的、舞池的、耐人尋味的,聽到如舊是 Cabaret Voltaire的神秘獨立音樂色彩。


Cabaret Voltaire在今年11月於Mute廠牌旗下發表26年來的全新專輯《Shadow of F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