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024威尼斯雙年展臺灣館 | 專訪策展人陳暢 | 關注亞洲對於國際時事議題缺乏現實感的差異


日常,究竟有多日常?策展人陳暢在介紹時提到本次展出的一件作品,畫面中一組沙發、一套書桌椅、書櫃、床、一杯喝剩的水杯、幾顆待宰的水果、開著的電視、一台工作中的筆電…等,在這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瑣碎場景裡,突然的,甚至無聲的,一股炸裂的力量自窗外瞬間暴力湧入,飛揚而被刮破的窗簾、灑落一地的碎玻璃、嚇得應聲落地的書籍,僅是一秒的時間,所有物竟歸不去原位,它沒有語言,就叫「戰爭」。

 

陳暢表示,家居是很普遍性的主題,沙發也是很日常的擺設。當人們看到家具被摧毀應該都會有些個人的恐懼或感受,但作品想呈現的不只是關於恐懼,同時它還對觀眾提出了如何對抗恐懼的反思,從官方到民間,或者從集體到個人的人們是用怎樣的方式去面對這一切?

 

如果仍然沒有人關注這個議題?

 

如果說藝術家本身希望透過這樣的作品來得到國際關注,或者某種程度上是身為台灣藝術家的袁廣鳴所發出的求救信號,那麼這樣的展,究竟給誰看才能夠得到真正有力的幫助?陳暢對此表示,藝術家本身做的是非常個人的事情,沒有辦法鎖定所謂的「既定人群」,因為它不是商業的模式,藝術家通常可能是用最自我的方式來看是否能捕捉到最大的人群,但如果非要有希望看見的人群,陳暢則提到希望是來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喜歡藝術的人群,可能還對世界抱有好奇心及同理心的那種。

 

陳暢說:「一個人可以很年輕但可能毫無好奇心、同理心,那他對這樣的(威尼斯雙年展)展覽就不會感興趣;一個人很小或年邁,但同樣他保有好奇心、同理心,而且他願意去付出行動,這個可能就會是觀眾」。

 

對於這次台灣館所展出的《日常戰爭》系列作品,陳暢也認為它確實與目前戰爭時代有所共鳴,且毫無疑問的已經對於目前戰爭時代具有影響,至於這次作品能否就此獲得更多的關注,陳暢表示她很期望,雖然「能不能達到不知道,但希望、盡力而為」。

 

一直以來,許多聲音提到過「台灣人缺乏危機意識」,明明緊張的兩岸關係可能隨時說打就打,但台灣人似乎仍安居樂業,一點都不覺危險。這個問題總令我不禁聯想是否與亞洲地區對於國際議題較少人關注有關係?相較於西方國家常有許多社運人士、學生自組活動針對時事議題的討論或抗議(例:近期以巴衝突,英、德、法、美國等歐美國家掀起反猶太浪潮,民眾數以萬計的走向街頭聲援巴勒斯坦),但回顧整個亞洲似乎較少有類似性質的活動,而這樣文化的差異是否會影響到這次展覽的關注度?

 

陳暢提及,歐美與亞洲對於時事議題關注是長期持續差異的問題,它還需要時間,但她認為如果不關注那也沒有問題,陳暢堅定的說:「作為一個世界上不關注你,但你希望得到它(世界)的關注,我覺得就是如何自處、如何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這個聲音發得夠深、夠強的話,它必定得到世界的關注,你努力去做你想做的,最後結果交給未知,做這個展覽也是」。

 

最後,陳暢也一如往常江湖劍客般淡定從容表示:「我們盡力做,它有現實,that’s ok!做就對了、做的力量很重要!」

 

✍️加入我們「大評論家計畫」,詳情:https://www.artmap.xyz/main-page-junior-art-reviewer

 

文 | 編輯部

圖 | 藝術家及台灣台北市立美術館

 

——— 探索更多藝術地圖 ———

資訊投稿 |editorial@artmap.com.hk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