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醫樹者,愛樹心 專訪顧問樹藝師歐永森

文‧圖/趙曉彤



  「樹在香港是有定義的:胸徑達95毫米。即植物在離地1.3米後,它的主幹直徑仍有95毫米或以上,就叫做樹。」顧問樹藝師歐永森(Sammy)說。聽Sammy講樹,句句都是實實在在的樹木資料。他說,有別於專注樹木美態的園藝師父親,作為樹藝師,他更偏向科學與實證,重視樹木的結構與健康。



目測法 替樹檢查身體


  「我今年58歲,對著樹木40幾年,總覺得是命中注定,因為我中文名叫『永森』。」Sammy父輩從事園藝工作,自幼跟父親、爺爺學習剪盆景,「差不多由懂性開始做到現在。」盆景是大樹的縮影,耳濡目染下,Sammy自幼喜歡樹,也知道何謂好樹。雖曾在高中到英國升學,並短暫從事工程行業,卻因是家中長子,父親一定要他繼承祖業,只好回到香港,「84年回來,由最基本的擔托、揸鏟做起,種花、種樹,一做便是三十年。」最初學習園藝,後來跑遍英國、美國、澳洲等地讀書、考牌,漸漸轉型為樹藝師。


  樹藝師之「藝」,是工藝,而非藝術,主要職責是樹木醫生及樹木偵探。而判斷樹木是否健康,最可靠是「目測法」,「首先要知道樹的品種,在健康情況下它怎樣生長,每年長高多少,葉量、結構有何變化,一定要先知道這些,才能判斷樹木缺少了甚麼,就在甚麼地方深入觀察。」要是樹木犯了枯、死、病、斷、吊、掛之條,或有病蟲害,或樹幹斜生、樹根偏向一方,或是附近有工程、積水傷害樹根,Sammy就得想方法改善樹木的健康狀況。



塌樹皆因種錯樹


  現時香港約有1100個註冊樹藝師,但因考牌制度寬鬆──只需在200道選擇題取合格分數 ,連實戰經驗也缺乏規範──樹藝師自然質素參差。不少樹藝師只憑一張「樹木風險評估表格」,替樹木各項作評分後,便據分數來安排緩解風險的方法──很多時候,這方法是「斬樹」。Sammy無奈說:「No tree no risk嘛!救樹?救甚麼救?別搞這麼多吧。在台灣,每年斬1000棵樹,群眾已上街抗議,但香港卻每年斬逾萬棵樹。其實樹是可以救的,甚至用很便宜的方法救,如樹木傾斜可以靠修剪來改變重心,或將樹冠剪細,或用繩拉直樹木,也可以搬樹,斬樹是最後一步。樹藝師應是愛樹、護樹,而不是斬樹、毀樹的!」


  香港塌樹數量一向頗為驚人,往年風季,常聽聞老樹倒塌,甚至塌樹致命,遍地的樹木殘枝也夾雜著不少樹齡年輕的洋紫荊、鳳凰木。塌樹之多,Sammy歸咎於園景師全盤負責設計市區樹木,卻絕少過問樹藝師意見,「香港市區常常細樹窿種大樹,如在1米乘1米的樹窿種10米乘10米的大榕樹,樹根要向外伸展才站得穩,不然風一吹就倒塌。另外是只種開花的樹,如洋紫荊、鳳凰木、豬腸豆,但它們木質脆弱,又是風一吹就斷。我們種樹不是看一時一刻,是要考慮它未來的三、四十年。」



樹偵探 密密查案


  樹藝師的另一職責是樹木偵探,作為樹木案件的技術證人,提供判案證據。「所以樹藝師還要懂得偵察、鑑證、樹木法律,也要對場地及樹木有豐富知識,要查案。如在塌樹壓死人後,要馬上到場取證,查清樹種、斷裂原因、誰人種樹及如何護養等。」Sammy所接觸的案件還包括判斷郊遊者手持的樹根是否偷偷伐來的土沉香;又試過因一家人種了一排大樹阻擋另一家人的無敵大海景,兩家人告上法庭,Sammy要判斷這樣種樹是否合法、合理。他笑言:「樹木案件甚麼都有,多數都好奇怪,為啖氣。」


  對樹多年,Sammy卻不覺悶,「每次看樹都覺得學到新知識,因為世上並沒有兩棵樹是一模一樣的。但對樹沒有興趣的人,可能覺得樹的樣子都差不多,所以說,做樹藝師一定要愛樹,否則悶死你!何況樹不能說話,無法告訴你、它哪裡有病蟲,樹又沒有腳,即使生長地方再多蛇蟲鼠蟻,你也得上門醫樹。不愛樹,怎做樹藝師?」


  Sammy偏愛老樹,愈大愈老就愈喜歡,「最近我到台灣修剪一棵千年茄苳樹,20米高、30米闊,作為樹藝師,能爬上樹替它剪剪葉,我覺得是一輩子的榮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