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第94期:我的《搶耳音樂廠牌計劃》──難能可貴體驗

文:袁智聰


我為《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2020/2021》擔任創意總監



去年,我接任《搶耳音樂廠牌計劃》的創意總監崗位,參與其第四屆/2020至2021年度項目。經過兩度延期後,隨著兩場《搶耳音樂節2021》早前在3月10、11號於西九文化區Freespace的大盒舉行,《搶耳音樂廠牌計劃2020/2021》也終告圓滿結束,各組搶耳音樂單位都「畢業」了。


過去我曾為《搶耳音樂廠牌計劃》擔任過評審、講者、主持,就像一個客串的小角色。而今次我才全盤投入這個 incubation program。不計最初的籌備階段,從首次遇上大家的遴選面試,到作為 finale 演出的《搶耳音樂節2021》舉行,歷時九個月,見證到十二強搶耳音樂單位在這大半年間發生的演進。


面對大流行疫情,面對所謂的新常態,辦這一屆的活動並不容易,需要不斷因應大環境而改變策略,所以很多活動都只能以線上形式舉行,要到兩場《搶耳音樂節2021》才是今屆首個正式開放給觀眾的現場演出。然而給予我難能可貴的深刻體驗,是得以接觸到這群搶耳音樂單位。


我對音樂所把持的興趣,其中一件事項,就是不要停留在 comfort zone,要令到自己走出舒適區。所以我喜歡發掘新的聲音、認識新的音樂單位,尤其是年輕新生代的音樂單位。


參加這屆《搶耳音樂廠牌計劃》的單位,當中除了某幾個名字是我之前已聽過其作品及看過其演出外,大部分對於我來說都是一班新面孔,這群年輕音樂人帶給我的新鮮感與衝擊乃毋庸置疑。


尤其是在過去一年,疫情下 live music scene 一籌莫展,所看過的「實體」現場演出實在寥寥可數得可憐。親身觀看這一眾搶耳音樂單位的表演,正可填補了我的空虛。


跟一眾搶耳音樂單位相處了大半年,期間伴隨他們做過兩次現場演出工作坊、辦過兩場分別在 livehouse 及校園舉行的 showcase 展演 (只作線上直播),再到《搶耳音樂節2021》,反反覆覆地看著他們 soundcheck 與綵排,屢次看他們的現場表演。我就是這群樂隊的「緊密接觸者」,那可以說他們有不少歌曲我都已經聽到滾瓜爛熟、得以琅琅上口,久未跟一眾音樂人保持如此密切的關係,於是我也聽得到他們在音樂上的微妙變化,彷彿陪同他們在這段日子成長。


《搶耳音樂節2021》的「搶耳觀眾獎」及「搶耳大賞」雙料得主 TAOTAO & flat550 是今屆最驚豔的名字。這位在洛杉磯主修主曲及聲樂的 R&B / urban 唱作女生帶同她的伴奏樂團,從遴選時的五人樂隊,到音樂節上帶來共十位表演者陣容,他們不獨是要做到人多勢眾的大樂團,更重要他們的音樂編制都在不斷改良中 (主打歌〈Ain't No 24/7 Happiness〉在當晚便玩出了一個編曲截然不同的版本),甚至她的作品由英文歌演變成中文歌,每次看到他們都會有驚喜與新鮮感。


TAOTAO & flat550



又例如 wongguyshawn & sumj.chan 這個由低音結他手與鼓手所組成的二人 project (他們強調二人不是一支樂隊),奏出是跨越 post-rock / nu-jazz / electronica / folk 的器樂搖滾,但由於其非典型形式的現場演出,他們在遴選時發生了意外而只夠時間玩到一首曲目作面試,但我好清楚他們想做甚麼。在首次 showcase 他們又試圖挑戰自己,將現場彈奏來做 loop,於是在台上忙得不可開交,演奏得一額汗。然後,二人將其表演方式化繁為簡,今次在《搶耳音樂節2021》上配合現場 VJ 的演出,是 wongguyshawn & sumj.chan 玩奏得最流麗流暢的一次。


wongguyshawn & sumj.chan 這個由低音結他手與鼓手所組成的二人 project 奪得「搶耳創意獎」乃實至名歸



再看全女班樂隊 WHIZZ,這是我所看過她們玩得最好一次的現場演出,在緊湊 groovy 以外,〈Sorrowful〉亦表現出她們的深邃一面並加上一段 outro 器樂演奏;Andy is Typing…之前的演出全然彰顯出他們血脈僨張能量,但今次則以〈從何時變得不可能〉這首 ballad 來表現出其溫婉的一面。Elly C 的 alternative R&B 歌曲是如斯縈繞心頭、淒美銷魂,起初她只是帶著一台 laptop 來遴選,然後配合鼓手和鍵琴手來組成她的現場演出樂隊,今次再加上一名結他手,又呈現出另一番味道。


Noisy Charlie 是我在2017年我為「蒲窩全港青少年樂隊比賽」擔任評審已認識到的學生組冠軍樂隊,在《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再遇上他們,他們由一隊結他主導的另類搖滾樂隊,而嘗試加上很多 synth 的運用,然後又再省卻舞台上的合成器而換來一位敲擊手;現已加盟主流唱片廠牌華納的張蔓姿,初時只有以鋼琴/結他/鼓的三人演奏 (結他手是CHOR鍾楚翹),然後加入電音樂手 (hirsk),換上新鼓手 (「假日貞操」的 Step),她現場演出的電幻風格才成形,今次其伴奏樂隊 The Game Guys 還加入了小提琴手和低音結他手,還有視頻上的哲學意味文字,也昂然進入另一層次。


今屆《搶耳音樂廠牌計劃》的一個 bonus,是因為資源調動而衍生出《Ear Up Mixtape 2021》這套合輯出來。結集十二強搶耳音樂單位的作品,所獻上是通過導師嚮導計劃的新作,抑或是新錄音或重新製作的曲目,作品多元地混雜著不同的音樂風格而想到以”Mixtape”命名;又得悉很多年輕樂迷不但沒有卡式機,就連 CD drive 也沒有,那不如直接給大家高質音檔,所以合輯的實體 format 是一盒收錄WAV音檔的「仿卡式帶」USB。即使這只是一盒「仿卡式帶」的 USB,但我卻以真卡式帶的形式來編排曲目,虛擬有A、B兩面,所以鋪排出來的 flow 也做出劃分成A、B面那種起承轉合。畢竟選輯合輯、設計整體曲目鋪排與流程,也是我個人的一大專長與興趣。


《Ear Up Mixtape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