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第91期:不同角度談「小人」事

Planning 策劃/Art Plus 編輯部

Text 文/Anthea Fan, Wen - Jen 樊婉貞


#打小人 #民俗活動

曾繁光:精神科醫生兼藝術家


ap: 曾醫生,「打小人」有沒有治療精神病的作用?或者將來可發展成為精神病的治療方法?


曾:以「打小人」方法作治療並不科學。醫學是需要確診的,在治療之前首先要知道病人的詳細情況,是藥物治療還是心理治療。所以嚴格來講「打小人」不是一種治療方法,但可以是一種發洩憤怒、令人心情舒暢的途徑。要作為一種治療方法,我們必須有研究數據的證明,有科學說服力,臨床測試後,才能成為治療方法。


ap: 你覺得「打小人」這個傳統習俗會消失嗎?


曾:如果很多人認為這種行為無稽的話,那它便會慢慢消失。我們對去「打小人」是因為這是一種信念,而信念背後不一定都需要理由支持。我認為「打小人」本身是一種可愛的行為,通過宣洩不滿,令自己得到快樂,帶來舒暢的感覺,不是一件壞事,相信也不會有人支持立例禁止。



#民俗信仰 #香港習俗

歐陽應霽:作家、漫畫家


ap: 請講講你對「打小人」的看法?


歐陽:「打小人」是咒語、神鬼一類的東西,而它在街頭發生,是較為人熟悉的,以一個modern artist的角度來看它是一種社區溝通,而它的那種神秘感,到底「打小人」會不會真到帶來厄運?這又增添了一份另類娛樂的玩意。如果「打小人」的不是阿婆,是少女,可能會引起哄動,成為熱話都不一定。


ap: 你覺得「打小人」習俗會在若干年後消失嗎?


歐陽:相信不會流行,會沒落。「打小人」就算消失了也不會太可惜。因為它不像大排檔,是一種集體回憶,你、我和大多數的人都直接參與過,但真正去過鵝頸橋打過小人的其實很少數,相信將來亦會越來越少。

但是「打小人」所用的衣紙、咒符上的圖案可以算是中國民間藝術之一,亦有保留的價值。我讀大學的時候,曾經也為功課而收集過一些衣紙道具。


ap: 以一個藝術家的角度,「打小人」會否給你一些創作上的靈感呢?


歐陽:很難說可以創作一些什麼類型的藝術品。不過「打小人」是一種我稱為negative energy,比較消極的方法作宣洩,這也正好能夠刺激一些關於positive energy 方向的創作,即以「打小人」作為反面教材,表達積極面對的概念。



管浩鳴:聖約翰座堂牧師


ap: 你覺得「打小人」是宗教的一種嗎?


管:我認為「打小人」不屬於宗教,只是民間風俗。「打小人」無疑是一種宣洩的方法,宗教都是主張要愛人,不提倡以消極的方法發洩情緒,中國民間宗教亦只有祈求神明保佑他人,並不像「打小人」般想傷害他人。基督教更加主張要愛你的仇人,反對衡突,是愛的教義。


ap: 那基督教有沒有類似「打小人」的儀式?


管:沒有。但有和「打小人」相反,幫助而不是傷害人的儀式,例如有「傅油聖事」,那是幫助病人的祈禱儀式,目的是給予病人力量,望他早日康復。


ap: 你覺得「打小人」將來如何?會消失嗎?


管:「打小人」是地區性的,以我所知中國內地並沒有這樣的習俗。在香港,也只是個別人士在做。它沒有發展的空間,如果要發展,一早已經發展了,所以應該不會盛行,只會慢慢沒落。



#地方文化 #文化儀式


鄭敏華:思網絡負責人


ap: 如果鵝頸橋像天星鐘樓一樣,被拆卸的話,「打小人」這個民間傳統文化是否需要堅持保留?


鄭:我是一個崇尚自然的人。如果「打小人」是慢慢消失,因為時代變遷,自然而然淡化,我們也不需要刻意去留住它。鐘樓是不同的,因為那是人為突然的改變,一日之內從地拔起。

如果「打小人」消失了,可能會以另一種型式出現,例如戲劇表演,或者成為演員的模仿對象,如果它有文化價值的,又可能會在文化博物館中找到。我們所應該做的,是在它還存在的時候,多了解,多認識。


ap: 你會如何包裝「打小人」以另類的型式出現呢?


鄭:我覺得「打小人」網絡遊戲會很有趣,online game 是很受歡迎的,「打小人」以這種型式出現,相信會很有娛樂性。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我之前所提到的,網絡遊戲能夠令很多人一起參與,這能夠達到「打小人」給人多了解、多認識的效果。


楊志超:G.O.D.創辦人


ap: 你認為「打小人」的習俗會有一日消失嗎?你有沒有建議如果將它保留下來?


楊:我打小人的傳統非常有趣,它與許多香港古老習俗一樣正漸漸淡化,若我們不加以重視便會太遲。但會否真的消失就視乎有沒有人把它延續下去。其實香港人那麼多仇人,或者可以在商場開連鎖式的打小人店,類似乾洗店或補鞋匠一般。既有錢賺又可以把本地文化發揚開去。


ap: 假設要你將「打小人」文化作商業發展,你會如何設計、包裝這一個項目?


楊:巧合地,我們正有一個以「打小人」為主題的project,都是以「住好啲」一貫風格,把這老人家的傳統年輕化及延續下去,未來的下一代香港人都會使用,隨之令消費者了解多一點本地傳統文化。


粉紅A:本地獨立樂隊


ap: 「打小人」給你們一個什麼樣的印象?


粉:印象中,「打小人」是:只限於在橋底進行...帶著點點神秘色彩...高跟鞋,磚頭,觀音像,元寶蠟燭香,排列整齊的紙老虎,還有婆婆,缺一不可「打小人」的聲音和旋律很有節奏感,歌詞令人會心微笑。在鬧市聽到「打小人」的「啪啪」聲,感覺就如穿過泳池沖身的水簾一樣。


ap: 若以「打小人」為題創作一首歌曲,你們會將首歌送給誰?


粉:若以「打小人」為題,當然是送給該打的小人,好像那些一方面口口聲聲說自己飲香港水大,怎樣怎樣對香港有感情,另一方面卻把本土有價值的歷史文化,以極速掉進堆填區的人們。


ap: 你們認為「打小人」這個文化能否刻劃音樂和心靈上的關係?彼此之間有相同之處嗎?


粉:「打小人」要滿足的,其實就是事主(光顧者)的心靈。「打小人」的詛咒或祈褔會否應驗不得而知,但只要事主聽到拍打的節奏和婆婆們喃喃的「歌詞」,心靈上便會感到安慰,情緒得以宣洩。其實音樂也是同類型的東西,是一種心靈上的慰物,所以兩者確有相同的地方。

  • Facebook
  • Instagram

藝術地圖是唯一專注台灣、香港與澳門的跨領域藝術平台,如果您有廣告刊登需求及異業合作,歡迎與我們聯繫
 

台灣 Taiwan :886-2-2885 1088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神農街72號70059

香港 Hong Kong:852-2892 1998
地址:香港上環永樂街172-176號永富商業大廈6樓602室

Email: advertising@artmap.com.hk

©2020 by Art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