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玻利維亞的現代藝術

文.圖:Alison Hui


不少人去波利維亞,都是為了到訪鹽湖(Salar de Uyuni)的天空之鏡,而首都拉巴斯(La Paz)因位居必經之路,順理成章地成為旅客只會短暫停留的點。我卻認為波利維亞這個曾被西班牙人殖民的國家,其首都必定留下不少殖民文化的遺跡,我特地在這城待上數天,穿梭大少街道和廣場,讓我發現了玻國當代藝術之美。


古老小巷的重大發現

為了迴避市中心的煩囂而住進位於寧靜的小巷Celle Jaen的旅舍,這條街位於著名的Murillo廣場附近,它原來是 La Paz 保存得最好的一條殖民地街道,兩旁都是富有色彩的18世紀建築,而我住的旅舍更保留了一個西班牙和摩爾風格的庭院。街上除了座落著五間特色博物館,更有不少畫廊和本地設計師作品的小店,其中最大的一間是Mamani畫廊。


我在參觀Lanza市場時,便被其牆外的一大幅彩色壁畫所吸引,那便是Mamani Mamani的作品,直至參觀其畫廊,才知道他是波利維亞現代藝術中一個重要的畫家。恰巧在買明信片時看到一張繪畫班宣傳,我便糊里糊塗參加了一場三小時的課程。


跟大師的近距離接觸

報名後我被引到畫室,裡面有十個學生在畫畫,全都是小學生。他們見我進來後都不時往我這兒看,其中兩位更走過來問我問題,說著我聽不太懂的西班牙文。


老師用西班牙文教我先鑲好畫框和畫布,「首先要選好畫框大小,然後把畫布包著木框。」我知自畫畫的速度很慢,所以只選了A4大小。老師接著說:「 畫布要拉平,然後釘上釘子固定。」邊說邊示範給我看,釘好畫布,便要在上面塗上一層白色為底色。


在預備期間,突然有一名胖胖的男子進來,所有學都起鬨衝上去,大喊著:「Mamani Mamani!」我心中暗自驚嘆:「哇,我要遇上大師了!」然後 Mamani向我走來,問:「你是從香港來的學生?」我便像小孩見到偶像般靦腆地回答:「是我。」然後立即拿出剛買的明信片,向他要簽名,沒想到他立即幫我畫了一幅頭像,還附上一句祝福:「願安第斯山的力量與你同在。」


大師筆下的安第斯力量

Mamani是一個無師自通的畫家,基於他對安第斯Aymara土著的重視,他在畫作中加入不同的安第斯Aymara土著的符號,包括山脈、大地之母、禿鷹、太陽、月亮、吹笛人等。加上紅、黃、綠的暖色對比,把玻國的傳統文化轉化成充滿現代感的畫作。在畫廊除了可以欣賞他的作品,還可透過玻璃觀看他的工作室。Mamani的作品不單在歐美展出,也曾到北京參加藝術展。2015年底,他更被邀請參與玻國的Wiphala社區公寓工程,在12層高的公寓上外牆上畫上艾馬拉和蓋丘亞文化世界的代表──地球母親、奶奶、厄爾尼諾神鷹等,為玻國的現代藝術寫下歷史性的一頁。


私人大宅看當代藝術

沿著普拉多公園一路步行,沿途不時看到已被改建成酒店和各種商業用途的殖民地建築,全都保持著20世紀中葉的獨特設計。當中有一座豪華住宅正是20世紀折衷主義建築的一個範例,鐵藝陽台強烈展示其新藝術運動風格的特徵,集合了手工鐵藝,花紋裝飾和彩色玻璃窗於一身。這宅第曾是外交官的居所,之後更改為黎巴嫩俱樂部,變身為阿拉伯移民的聚會地及城市重要活動的舉行地點。


時至今日,大宅改建為由玻利維亞廣場家庭經營的一個玻利維亞現代藝術博物館(Plaz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一入門便被那道金光閃閃的鐵鑄樓梯所吸引,扶手上精緻的裝飾花卉跟葉子和曲線配搭已是一件藝術品。二樓中庭是鐵窗支架頂著玻璃,天然光直接投在置於中庭的雕塑,和混合了文藝復興跟新藝術風格的金色內部裝潢,令整個展館別具生氣。挑高樓底配上金色的花紋作牆線裝飾跟小吊燈,這一切都是出自艾菲爾鐵塔的設計師──居斯塔夫.艾菲爾 (Gustave Eiffel) 的手筆。而我最喜歡的是館中一條只容下一人上下的旋轉樓梯,我在灰綠色的樓梯上,跟著一班由老師帶領著的幼稚園學生,一一下樓梯。


幼稚園老師實在太有眼光了。博物館的地下和二樓,都展示了玻利維亞現代藝術家的不同作品,而所有的創作,主題都圍繞一個明確的政治和文化基調,如印加帝國被入侵、拉美被殖民等。有的畫作是用著名的人物,比如卡斯特羅和哲古華拉為題材,當然更少不了Mamani Mamani的作品。另一個令人印象的藝術家Eusebio Choque,他的畫都以黑色為底色,再跟身穿彩色玻利維亞披風的的婦人或頭戴彩帽的男人,作出強烈的對比。而藝術家特地只描繪背影,除表現玻國人的內歛,亦為整個系列的畫加添一份神秘感。每張本地作品的旁邊,都貼上了一張詳盡的說明,畫家的出身,各畫作的創作理念和意義,均仔細描述,且有英語說明。想支持他們的話,便可以到館內商店購買真跡。




Lanza 市場牆外的Mamani大型壁畫,每個人物都代表著印加文明

Lanza 市場牆外的Mamani大型壁畫,每個人物都代表著印加文明

我跟Mamani的合照,手持他的簽名明信片

我的油畫取材於街上見作傳統服打扮的婦女

街上時常見到身穿彩色玻利維亞披風的婦女

現代藝術博物館大門的新藝術風格的鐵藝花紋大閘門及窗戶

內部的鑲金裝潢配上富現代感的雕塑,形成有趣的畫面

藝術家Eusebio Choque 畫的玻國人的背影

總統府門口的侍衛是最好的人像模特兒

在Plaza Murillo 寫生,四周鴿毛紛飛。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