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洛楓評《游弋蒼穹》

文:洛楓。詩人、文代評論人。

當代編舞家的重要任務是通過「動作」在傳達和結構上的更替,重繪藝術的地誌,在沒有線性敘述、美化語彙和標記功能的前提下,挑戰舞境的複面與多重性——荷蘭舞蹈學者Jo Butterworth 和 Liesbeth Wildschut如是說;她們在分析舞蹈與科技的互動時,指出那是一種體現主體的嶄新視野,不在於常規身體的意象再現,而是「行動」與「反射」(action & reflection)、物質與虛擬 (material & virtual) 之間的能動與聯繫。這番論述十分切合王榮祿編舞的《游弋蒼穹》的核心美學與表演形態,這是一個人與機動裝置的組件結合,空無一物的舞台上放置了一個直徑七米的活動圓台,能夠四方八面的傾斜和轉動,一男三女舞者由始至終祗在圓台的中央、四周或邊緣舞動,完全沒有著地的時刻,圓台不但是舞蹈的空間,同時也是表演的道具,既展開也限制了動作的流向與質感,配合錄像的投映,策動了一場人與虛擬界面、機器操作的流浪旅程,旅程上沒有線性的故事情節,祗有接近「意念舞蹈」的主題迸濺、拆解、再縫合,改造了身體與空間的存在模式。


《游弋蒼穹》以「斷片」結構全篇,段落與段落之間通過燈光、錄像或動作的變換作為場景調度,藉以推動題旨,而每個「斷片」皆蘊含不同的舞台技術與動作設計,從而化衍人與圓台彼此或摩擦、或對壘、或交合的動覺(kinaesthesia);所謂「動覺」或「動力知覺」是經由「移動」(motion) 與「感知」(sensation) 糅合而來肌肉和四肢的運動形態,尤其是對「空間」敏銳的感官意識(Jeroen Fabius: Seeing the Body Move)。王榮祿設計的機動圓台直徑七米、平面光滑、離地數尺、底下是操作活動的機件,由於它的傾斜與移動,締造了「不平衡」(off-balance)、甚至「逆反平衡」(counter-balanced) 的狀況,改變了空間的「維度」(dimension),空間在地面上原有的長闊高剎那消解、變形和扭曲,產生了類近「耳水不平衡」的暈眩感,這是我在演出後站在台上主持「藝人談」時候親身的經歷!由此可以想見舞者要在其上劇烈的舞動,既要跟地心吸力拉扯抗衡,又要時刻改變身體的點線面來適應或調度因空間劇變而來的板蕩與失衡,真個是成也圓台、敗也圓台,因為架在半空中人體的重力、支點、下盤與地板的關連必然跟平地大相徑庭,「動作」的創造或改造由它而來、也受限於它,於是「圓台」已經不是單單的台景裝備,而是「舞蹈」的一部份,甚至仿若具有舞動生命的實體了!

基於這些機械與身體的勘察,便能抓住《游弋蒼穹》部份斷片的核心景觀,體認舞者身體勃發的動力知覺——例如開場時四個舞者丘展誠、胡詠恩、麥婉兒和陳欣瑜重複的以重力跌下,這是「失衡」的第一步,在敧側的世界和生命學習跌倒再站起差不多已是一種本能反應了;然後四人以下盤抓緊圓台平面的力度,借用接觸即興的方式把玩和更替自己跟他人承托的支點、著力或卸力的方向,是個體與他人產生關連或衝突時候不得不面對的處境;接著是大量三角線條和矩形方格的錄像投映,在台面形成縱橫交錯的光影,彷彿現代高樓大廈內部骨架的截面圖,也像電腦通訊系統的電路板,人影舞蹈其中是跟文明科技角力追逐的隱喻;中段一場是男舞者丘展誠在沒有音樂、祗有機械聲效的氛圍下游走圓台的四周,並且大步的踩踏和重擊邊緣,使本來已經傾斜不穩的台面呈現更顛覆的搖擺,其餘三位女舞者起初是團結一致合力對抗外來的干擾和搗亂,後來卻逐漸進入適應失衡狀態的安穩,這是整個舞作最富動感、動覺和深邃主題層次的段落,與其說丘展誠一人跟圓台逆反,倒不如說是他跟圓台共舞,吱吱的機械聲響像是圓台的呼吸,這是個人與失衡世界彼此牽制又互謀共存的方法;如果說宇宙、世界、時間、空間總有它們無法逆轉的運行軌跡,那麼我們能夠自存的就是掌握這些軌跡、超越那些限制,開拓自我創造的契機。基於這個理由,在接近尾聲的時候是台灣舞者陳欣瑜拿著一個水銀鏡面來回的跟自己舞動,臉孔折射反光的鏡面上,這是一種自我的反照和反省(self-reflection),此外,這樣一個細小的圓給置放於另一個偌大的圓,視覺上形構了Set Theory中Set & Subset 的關聯,個體的存在猶如物象的分類,我們總在大大小小不同的系統中,龐大的宇宙有萬千世界、眾生色相有被切割不同的空間、空間裏有我們形形式式的身份,彼此的牽連既是相對的也連鎖地扣在一起——這些舞境與哲思全在一個圓台上翻轉乾坤,編舞借用圓台傾側、滑落、搖晃的機械特性,寄寓生命周而復始的輪迴、社會與生態環境的失衡、人性與人際顛倒常態的異化、無法飛昇卻祗能腳踏不平穩的求存意識,當中充滿焦慮與惶恐,但也磨出了堅韌的意志和動力。


《游弋蒼穹》或許仍有未臻完善的地方,像斷片與斷片之間的焊接仍有凸凹無法順暢的沙石,部份舞者的身體動覺仍未到達豁瀉的高峰,但一直以來很感佩王榮祿勇於創新的破格嘗試,這樣試煉身體、空間和動作另一種元次的組合,編成這個跟2013年《牆44》系列無論風格、美學取向還是主題思想皆南轅北轍的作品來——作為連續的「舞蹈劇場」,《牆44》著重人物、情節與城市記憶的鋪演,而作為類近「意念舞蹈」的實驗,《游弋蒼穹》卻散射形而上學的思辨,體現編舞人逆風前進、挑戰舞蹈跨越邊界的形相!


評論場次:

4月25日 · 晚上8時 ·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Photo credit: KW@Ilight Photography

不加鎖舞踊館:《游弋蒼穹》Wanderer by Unlock Dancing Plaza

編舞及舞台概念:王榮祿 Choreography & Set Concept: Ong Yong Lock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