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楊偉傑評「當中樂遇上Jazz」

文:楊偉傑。香港演藝學院音樂學院兼任講師。

Howard McCrary 及Ted Lo 两位爵士大師聯同香港中樂團,於「當中樂遇上Jazz」音樂會上精彩演繹Summertime 及 You and I Are One。

樂團三弦演奏家趙太生音樂會上『即興』三弦彈唱《黑土歌》。


現代大型中樂合奏從上世紀二十年代開始發展至今,已呈多元走向的趨勢。中樂與其他藝術載體的交流互動也日漸頻繁。3月21日晚上的葵青劇院,香港中樂團在駐團指揮周熙杰的帶領下,與黑人爵士樂手侯活•麥格尼(Howard McCrary)共同呈獻一場「當中樂遇上Jazz」音樂會,展示了不同樂種跨界的可能性。


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侯活•麥格尼已在美國推出唱片,並曾獲得格林美獎「最佳福音演繹(男歌手)」提名。現時定居香港的他,於2008年與香港中樂團在「青海國際水與生命音樂之旅」主題音樂會上首次合作,這次樂團為侯活•麥格尼舉辦專場音樂會,委託了多位作曲家把他的多首作品改編成中樂團版本。


筆者從觀眾席上遠觀,感覺侯活•麥格尼的步履蹣跚,有點拘謹。從外貌上雖然難以看出他的真實年齡,卻顯得有點老態。他在第一首歌曲的發揮不過不失,但暖身過後就開始進入狀態;演唱自己創作的《Stranger》時,在伍卓賢極為出色的配器下,侯活•麥格尼唱出了歌曲的神采;然後由陳家榮改編喬治•哥舒詠的名曲《Summertime》,特邀香港著名爵士樂手羅尚正(Ted Lo)助陣,他充滿魅力的鋼琴演奏,加上管子樂師秦吉濤唯肖唯妙的演繹,把傳統管子吹奏得如同薩克斯管一般,突顯出樂曲的亮點。


兩首鋼琴與樂隊作品《Black Butterfly》與《水是生命》所用的音樂動機都非常簡練,前者主要是用五聲音階的下行模進,後者用一個八度內的下行音階作為主要音型組合。《Black Butterfly》所表達的樂思十分生活化,《水是生命》則表達出波瀾壯闊的氣勢。從音樂素材來說,這或許是侯活•麥格尼將東方音樂作為一種意象,並融合電影音樂的元素,投射在他的音樂裡面。


音樂會第一個高潮是侯活•麥格尼獻唱許冠傑的粵語經典流行曲《浪子心聲》。他的咬字十分清晰,更把歌詞全部背誦出來;伍卓賢簡單而有效的編曲與黎彼得字音準確的歌詞,讓侯活•麥格尼能夠盡情表現他的語言天賦。看來近十年的香港生活,已令他入鄉隨俗,融入這個社會。


三弦演奏家趙太生為音樂會帶來了第二個高潮。《黑土歌》一直以來都是香港中樂團的保留曲目,多才多藝的趙太生為樂曲注入了動人的情感。他的念白聲情並茂,即興的自彈自唱帶有濃郁的土地情懷。作曲家隋利軍運用簡單的音樂素材,結合竹笛演奏家尚存寶質樸的歌詞,把東北這片黑土地上的人民生活描寫得繪形繪聲。三弦與樂隊的演出效果非常好,觀眾的情緒都被牽動起來了。


最後一個高潮出現在伍敬彬編曲的《「不可能」連奏》。由《職業特攻隊》(Mission Impossible)、《占士•邦》(James Bond)、《Peter Gunn》、《Sing Sing Sing》四首經典的電影電視金曲組成的「串燒」樂曲,把觀眾由黑土地帶進特務的世界。在音樂的鋪墊下,渾身是戲的趙太生再一次成為全場焦點,他被兩位扮演神似占士•邦與邦女郎的樂師以及指揮周熙杰連環槍擊,引起全場騷動。這些視覺效果也使音樂更具畫面感。伍敬彬在每首樂曲之間的處理上,也有神來之筆,使其渾然天成。


「當中樂遇上Jazz」,香港中樂團與侯活•麥格尼確實是遇上了,然而最讓筆者激動的,卻是他、趙太生與羅尚正三人的互動。如果《浪子心聲》能與《黑土歌》遇上,把粵語流行曲、爵士樂、三弦彈唱揉合在一起,也未嘗不是「不可能」。



評論場次:

2014年3月21日•晚上8時•葵青劇院演藝廳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