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德國Krautrock音樂季@香港

文:袁智聰


踏入今年11月開始一連4個月,一眾德國krautrock界元老級傳奇性人物將會相繼在每月登陸香港演出,先拔頭籌是來自krautrock先鋒名團Neu!的Michael Rother,然後有來自前衛電子樂團Cluster的Hans-Joachim Roedelius,另一krautrock先鋒名團Ash Ra Tempel的靈魂人物Manuel Göttsching,壓軸是鼎鼎大名的老牌電子先鋒天團Tangerine Dream。主辦單位Mirage Music正是特意為香港帶來一輪「德國Krautrock音樂節」—也許我把這個由今年11月至明年2月舉行的活動視為一個「音樂季」會較適合。


由Michael Rother與Klaus Dinger所組成的Neu!是其中一隊影響力深遠的krautrock名團,後者奏出的motorik beat更是其別樹一幟krautrock標記。

Michael Rother在11月8日於九展Music Zone舉行的音樂會將會表演其個人曲目以及Neu!和Harmonia的作品。

德國krautrock運動迄今已有40多年歷史,看到這幾個我自少便追隨的名字能夠在這4個月間帶來其香港場音樂會,那全然是夢想成真的美事。


Krautrock樂潮在1970年前後在德國各地爆發。經過大規模的1968年德國學生運動,那些年的德國年輕樂手師承著英美兩地的psychedelic rock、美國的free-jazz,以至歐美avant-garde音樂的衝擊而來—尤其是在德國有開創「電子音樂」(elektronische musik)先河的科隆前衛作曲家Karlheinz Stockhausen,加上法國Pierre Schaeffer的musique concrète之薰陶,從而衍生出krautrock這個屬於德國本土的前衛搖滾流派,與同期英國的progressive rock樂潮分庭抗禮;正因為這眾德國前衛搖滾樂隊流傳至英國,英國的音樂媒體便為他們冠以krautrock的標籤,取名自迷幻即興樂團Amon Düül(有別於Amon Düül II)的1969年專輯《Psychedelic Underground》一曲〈Mama Düül und Ihre Sauerkrautband Spielt Auf〉 (即Mama Düül and her Sauerkrautband Strike Up),krautrock之說從此不脛而走。


縱然當期時的德國樂隊,無論是藍調重型搖滾,抑或實驗音樂,都能被納入krautrock的標籤底下,是一門具有折衷性意義的音樂流派。但是krautrock最廣為樂迷所熟悉的標誌,是這群德國樂隊在搖滾樂配器之外,還凸顯了電子合成器與電子器材的運用,以及大量應用聲效處理、tape-collage實驗,以至studio-as-instrument的創作與製作意念。那不但引伸出不著邊際的kosmische musik派系,更釀成電子音樂/synthesizer music的革命,如無人不曉、對後世電音流行樂/電音舞曲影響力無遠弗屆的「電音教父」樂團Kraftwerk,便是衍生於這場krautrock運動之上。


而這個在香港發生的「德國Krautrock音樂季」之重點,為這群krautrock元老樂手,都是首度在香港演出。


即使早在70年代,已有音樂文字媒體在香港推介這一眾「德國前衛樂隊」,但還是流於小眾的選擇。所以從前期望在香港欣賞德國krautrock樂隊的現場演出,那委實是多麼遙不可及的事情。


以我所認知,除了krautrock鼻祖級樂隊Can的Holger Czukay曾在1976年來港旅遊(由《音樂一週》總編Sam Jor為他擔任導遊),以及progressive電子樂手Klaus Schulze在1982年為他的自家唱片廠牌Innovative Communication登陸香港而曾來港宣傳之外,那就要直到2008年12月Kraftwerk首度來港在亞洲博覽館舉行音樂會,才算是破天荒的有來自krautrock界名字訪港演出(繼而Kraftwerk再在2013年5月來港於九展Star Hall舉行其3-D Concert)——但一直以來Kraftwerk都是取得較高商業成就與貼近新世代electronica音樂的krautrock世代樂團吧。

然後,就輪到這4個krautrock界經典名字之訪港演出。


Hans-Joachim Roedelius和Dieter Moebius組成的Cluster(前身是實驗樂團Kluster)是krautrock界的電子音樂先鋒樂隊之一,連英國的Brian Eno也曾與他們聯袂合作。

11月作為頭炮的Michael Rother以一行三人表演的音樂會上,他除了其個人曲目之外,還會演出Neu!以及他與Cluster成員所組成的超級組合Harmonia之作品;12月Hans-Joachim Roedelius亦以會演出其個人及Cluster時代的作品;而明年1月Manuel Göttsching更會在兩天內帶來3場表演,分別演奏其樂隊Ash Ra Tempel、Ashra及他的個人曲目;最後在2月獻上是柏林傳奇性電子音樂教祖樂團Tangerine Dream,當然在主腦Edgar Froese於2015年1月在維也納因肺栓塞猝逝後,現今Tangerine Dream陣中已再沒有其創團及經典陣容中的成員。


我抱以難能可貴的心情來看這個「德國Krautrock音樂季」,因為這群元老樂手中比較年輕的Manuel Göttsching及Michael Rother已分別有64與66歲,而Hans-Joachim Roedelius更即將達82歲之高齡。


也別忘記,及Neu!的Klaus Dinger已在2008年已離世,我們已無法再看到他與Michael Rother的Neu!復合演出;而Cluster的另一半Dieter Moebius亦在去年因癌症病逝,Roedelius亦不能與他讓Cluster重現(他們的第2度復合才不過至到2010年為止而已)。


如今可以在主辦單位的悉心安排下看到這幾個德國krautrock經典名字,那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Roedelius在12月8日於九展Music Zone舉行的音樂會不單會表演其個人作品,還有Kluster及Cluster之曲目。

Komentarz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