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張煒森評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最新作品展


文:張煒森。希望透過文字書寫來擴闊本港視覺藝術的閱讀方法,關注作品在展覽中的呈現狀態及關係。


相信不少觀眾對Antony Gormley不會感到陌生,這個位國際級的藝術家之於與香港的關係密切,由Art HK到畫廊展覽,加上他不時到港作講座,你總可從不同的途徑看到或認識到他的作品。對於這次個展「狀態與狀況」(States and Conditions, Hong Kong)所展出的作品,畫廊的新聞稿解釋也夠詳細,因此我不會花太多唇舌解畫。我所關注的,反而是展覽特意標榜香港,並在這個稱得上香港最大型的畫廊展出時,到底展覽有沒有如展題所言,真正帶出香港的狀態與狀況?


一個從事立體創作的藝術家,空間是必然需要處理的核心事項,而這個命題亦是展覽中最為易見的特徵。如果單純以從這方面討論,Gormley的創作則以人體作為空間的切入點,再經擴展與轉化,然後向外部空間連接延伸。這是一種兩層的閱讀方式,作品的「內部」藉著人體這個「空間」衍生出的人性命題。「外部」則從作品衍生出的人性命題,連續到環境的關係,因此他的作品不論是單獨放置在架空社會語境的「白管子」空間,還是以公共藝術形式放置到不同的環境上都能奏效,Gormley 的作品都能攝獵到不同層面的解讀。


說回展覽中的佈置能否從空間上成就「狀態與狀況」,擁有兩層展示空間的白立方(White Cube),在香港絕無僅有,在這裡展覽,理應大可利用建築上的物理結構,令作品展示得更具可觀性。但隨著社會性與跨媒介的藝術的興起,這類以策展為主,並依傳統白立方佈置的畫廊,有時卻顯得有點乏力,例如早前展出Theaster Gates的作品,較為原始的創作風格作品放置到這個嚴肅的地方,總令人有點錯愕之感,也沒有好好利用這兩層的獨有環境,僅僅將之視為純粹放置作品的空間。然而,這次展覽終能利用到畫廊的特性,真正能透過空間來演說命題。


對於空間的營造,作品其實能分成兩大類,一是由看得見的實體立方,可以當為正空間;另一類便由鋼枝組成「框架」,這些「框架」突顯了負空間的存在,這兩類的作品常常形成對仗的關係,有效地演敘正負空間的混和與交錯。再者,展覽進一步並有策略地收窄觀眾看展品中的自主性,觀眾不能隨意按照自己的意願看作品,而是被安排到無形的觀展路線上,規矩地逐一看作品。透過作品與設置,一來將觀眾帶進一個特設並規範的空間,同時營造出具「起承轉合」的敘事結構。


展覽一反常態,將街道的大門鎖上,觀眾必須沿大廈內較小的門進入,而未進入畫廊,門前正中位置已擺放了其中一件展品《放鬆(Ease)》(2012),這件作品由黑色金屬鑄造,彷如立方體堆砌而成,一如「序幕」的作品從視覺及物理上阻礙觀眾,讓觀眾醞釀突兀的感覺,。


通過窄窄的走廊,牆上掛著是小型的平面作品,再進入展覽中的核心展品《呢喃(Murmur)》(2014),一個由框架組成的立方體空間佔了地下展廳的整個空間,再轉樓梯而上,作品《束縛 II(Strain II)》(2011)那綜橫的兩條鋼枝會隨著你由下往上走的步伐,從視覺的錯視中逐漸改變空間分割的狀態,也從物理上再次阻礙了觀者的行程。在樓上的空間擺放了另一件核心作品《形體(Form)》(2013),廣闊的展示空間盛載著相對體積較小的實體立方組成的作品,是《呢喃》的原始形態。


這次展覽中的可觀性,落在兩件作品《呢喃》及《形體》上,其他作品也是一種鋪陳。作品透過對空間不同呈現,將觀眾引導致「物理」的辯證手法中——如大門前的實體作品《放鬆》之於樓上鋼枝作品《束縛 II》,下層的《呢喃》相對上層的《形體》,當中虛實空間的對比帶動觀眾各異的感受、作品與展示空間的比例與反差等——它們在這個「起承轉合」的敘事結構中突顯出來。而展開的重點也限於人性的命題,或是作品中對人體從虛擬轉化再將之實體化,也不是轉化物料中帶來驚奇目光,而是我們對空間的感知體會。


以商業畫廊來算,或許暫時只有White cube 能成功地展出Gormley 的作品與構思,並達到展題上的狀態與狀況。然而,展覽中營造出個人對空間的逼迫,這一類的母題,不僅放到香港上可行,放到任何大都市也管用,而最切身的,莫過於這種無形兼受規範的觀展單程路,對我們來說相當受落。

Ease》2012 Cast iron,

12 3/8 x 59 7/16 x 28 1/8 in. (31.5 x 151 x 71.5 cm) ,

Photo by Stephen White




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香港:狀態與狀況

地址:香港白立方

中環干諾道中50號

時間:2014年3月28日至5月3日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