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專訪石家豪最古老技法,畫現代香港



工筆畫,是中國最古老的畫人像技法,而石家豪卻以這種技法來畫周潤發、張曼玉、鄧麗君、梅艷芳,又把中環商廈擬人化,幾個女孩身穿鑲滿閃閃珠片的長裙子站在一起,便是我們在媒體慣見的商廈形象。別樹一幟的繪畫風格,幾乎令人一見「古老筆法」加「香港文化」,就能認出這是石家豪的作品。他的笑容敦厚、老實,帶點靦腆:「工筆畫少人做嘛,少人做就最好,不是說錢,而是藝術世界可以容許很獨特或很偏鋒的創作,何況工筆畫還有一重意義,就是它本來是中國傳統的一部份,只是它在現實世界裡慢慢被淹沒,我就將它挖出來給人看。」



〈一九八零年代流行樂女歌星及其最早熱門歌曲〉,2010年,彩色鉛筆。


中國最古老的畫公仔方法


石家豪的工筆畫情結,要從他的升學故事說起。他在中學開始學美術,所學的卻全是西方設計概念,後來轉到中大藝術系,也是一心想學西方當代藝術,「但國畫是一、二年級的必修課,最初我覺得自己只是被逼去學,因為年輕人總是想學新東西,而傳統技法我覺得很舊,但一直學習下去,卻發現自己漸漸開始懂得區分宋、元、明、清的山水畫,原來幾百年間,山水畫是會有變化的,而中國畫與西洋畫的創作方法原來又有很多共通處,如構圖、佈局、肌理等,我用從前所學的西方概念看山水畫,很快可以進入,漸漸對中國藝術產生興趣。」


〈著名香港電影男演員〉,2010年,彩色鉛筆。


此後他選修了所有與中國藝術相關的學科,「想集齊一套。」並在大學三年級選修中國人物畫,這是他首次接觸工筆畫。他自言從小到大都對卡通片、漫畫書不感興趣,甚至覺得這些東西很幼稚,「所以我其實是不懂畫公仔的,但工筆畫其實就是中國最古老的畫公仔方法,古人發明了一套方法去畫人,我們先是臨摹,跟著古畫去畫,其實就好像小孩子看見一個圖像跟著抄,但抄之中也有一套法則,如用筆、上色等,只要你坐下來慢慢畫,基本上是可以完成的,我很喜歡細緻的事物,所以工筆畫其實很適合我的性格。」


畢業了,石家豪先後在《星島日報》與香港藝術館工作,卻因只能在工餘創作,時間太少,也太辛苦,他開始想:「我最喜歡的是創作,如果要朝這個方向走,我的路就只能是全力實踐去做一個藝術家。」


〈?任共二十八位香港總督〉,2011年,彩色鉛筆。


木顏色畫張曼玉


最初他打算花光積蓄便重投職場,幸好日夜埋首創作的日子裡,他產量大增,開始參與展覽,也開始有人留意到他的作品,甚至付錢買畫,「一直維持著有點收入的日子,就這樣過了三年,不打工,不讀書,只專注於畫畫以及思考許多藝術細節的問題,這段日子對我創作生涯的影響很大,我爭取了很多參展及賣畫的機會,以後我就可以靠創作為生。」


不知不覺踏進了專業藝術世界,石家豪恍然發現這裡競爭很大,例如參展機會,最初大家都對他的工筆畫很感興趣,但觀眾的新鮮感過後,如何繼續走下去,又是另一個問題。那是一段順暢的路:在2002年至2007年間,他三次舉辦工筆畫個人展覽,作品甚至在展覽開幕已售罄。此時石家豪37歲,創作了工筆畫十多年,開始有點悶,開始想:自己是不是要一直只畫工筆畫到老?抑或中間可以有點變化?「其實在創作行業裡,願意創新是很重要的,我們需要突破,只是有些藝術家做得到,有些做不到。但在那階段時,我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變一次,用另一個媒介表達工筆畫的形式和意念。」


〈十彩花樣年華〉,2009年,彩色鉛筆紙板。


他想到木顏色筆,一種人人早在幼稚園已接觸過、很廉價的繪畫材料,拾一支筆記錄張曼玉在《花樣年華》穿過的十款旗袍,每款用一支顏色筆畫,但以素描的方法來繪畫衣服圖案與女性線條,十個張曼玉平排放在畫紙上,竟拼湊出彩虹色彩,神乎奇技;因為是木顏色,所以有草稿的感覺,卻又因為是工筆技法,令畫紙上的張曼玉顯得精緻而典雅,種種對比所產生的美感令作品更獨特、更引人注目,「好像沒有人會留意木顏色,更沒有人想過它可以用來畫工筆畫,我覺得這樣幾好,好像是一點小小的嘗試,其實我畫了工筆畫十多年,對它太熟悉也太習慣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工筆畫不畫,我只是想試試新方法,令自己回到工筆畫創作時,會有突破。」


〈花樣年華(四幕)〉,2009年,彩色鉛筆拼貼紙板。


藝術的傳播速度很慢很慢


在創作世界裡,風格從來都是重要的──當問到石家豪如何看風格與定型時,他如此回答。「你要給人認出來,尤其是在一個大世界裡,藝術的傳播速度是很慢很慢的,藝術創作者的時間觀念與其他人是很不同的,因為藝術品從來都不可能像流行商品一樣大量生產,然後讓你在市場裡買,而是需要很長時間去推廣。以朱銘的太極系列為例,他做了十幾二十年──其實他有另外的系列,但太極系列的名氣對他來說十分重要,開始有人找他製作類近作品,變相他是獲得了一個較穩定的收入來源,所以在藝術世界裡,由你嘗試做,到其他人知你在做,要五年,到你生產量多一點,要十年,然後你的生產量要去到一定的地步才符合博物館的參展資格,所以我們其實是習慣了藝術世界裡的慢,每個藝術家都在靜候一段很長很長的推廣時間,儘量保持著同一種創作模式,才能令自己在藝術界裡穩定地發展。」


近年石家豪雖有新嘗試,卻自言有點尷尬,因為好像走了一大圈,轉過頭又回到原點,用同樣的方法創作工筆畫。「但我又不是太焦慮,我不急於要在一時三刻變出新東西──其實我有些想法,只是這些想法未有那麼快可以轉化到創作上,可能我還是要慢慢地再畫一段時間,才可以把之前那些想法自然融入畫中。」


〈小王子〉,2010年,彩色鉛筆及拼貼。


參與社區藝術 改變群眾藝術觀


離開最喜歡的、近乎命定的創作方向,到外面世界看風景,所看見的除了是小材也可大用的木顏色外,還繪畫了不少諷刺時弊的作品,也參與了一些社區藝術工作。回想過往在藝術圈的所歷所聞,石家豪說,不少藝術家也抱著「為藝術而藝術」的創作心態過活,作品脫離社會,藝術獨立於生活,也與其他人無關,「漸漸藝術家開始焦慮,不希望自己再與社會不同步伐地創作,所以近年就興起了一個很大的議題叫『社區藝術』,意思是我們在藝術世界裡仍然會有自己很前衝的觀念,但其他人不明白的話,我們就去改變,回到社會。」


〈米開朗基羅之酒神〉,2010年,彩色鉛筆及拼貼。


說到底,其實是大眾需要藝術,抑或藝術需要大眾呢?「首先當然是藝術需要大眾,不希望自己永遠躲在角落裡創作,所以就開始做一些試驗性的作品,要人人都可以參與的,但我想整件事更重要的其實是去改變群眾的藝術觀,我曾教長者、中年人、業餘學生畫畫,這才發現原來藝術家的藝術觀念是闊很多的,一般人可能覺得自己畫畫沒有技巧會很自卑,但對專業的藝術家來說,我們當然知道技巧是有高低之分的,卻永遠不會覺得技巧高就代表作品特別好,很多時候,只要你從自身感受出發,你用自己獨特的方法真城地表達,已經可以創造出很有意義、很有價值的作品。人人都是藝術家,但一般人反而不相信這一套,所以我要幫他們把信心帶出來,跟他們說:其實你真是在參與藝術,你也可以做藝術創作。」


臨行問他未來的創作大計,石家豪仍是那個靦腆的笑容:「我也不是很清楚,暫時還是回去畫工筆畫,慢慢畫一段時間吧,再計劃下一步要怎麼走。」別後,他乘車回火炭工作室開工。


〈周潤發真身〉,2009年,塑膠彩/壓克力/丙烯畫布。


〈滿城盡帶黃金甲〉,2009年,塑膠彩/壓克力/丙烯畫布。


餐廳簡介

Angelina Hong Kong


地址_中環港景街1號國際金融中心商場連卡佛3樓3025-3026 / 3031-3070號舖

電話_3188 0842

安吉莉娜在1903年於巴黎開設第一間店舖,並在2014年於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商場連卡佛開設了第一間香港分店。在這裡,食客除了可以包覽美麗的維港景色外,更可享用安吉莉娜精心炮製的法式早午餐、下午茶及晚餐。安吉莉娜餐廳、茶室和精品店同時提供多款包裝精美的法式小食和特色甜品,其中以L’Africain熱朱古力最深食客歡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