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好電影的法則》

文/ 耿一偉

台北藝術節藝術總監,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客座助理教授



我之前曾在這個書評專欄,介紹過《建築的法則》這本可愛易讀的小書。在英文本《建築的法則》大獲成功之後,原書的插圖畫家馬修.佛列德瑞克(Matthew Frederick),就將這本書發展成「我學到的101件事系列」(101 Things I Learned),陸續推出類似《建築的法則》的好幾本同類型著作,在亞馬遜上都頗獲好評,當然也包括這一本《好電影的法則》(101 Things I Learned in Film School)。


《好電影的法則》跟「我學到的101件事系列」的所有著作一樣,用101個簡潔精要的黃金格言,加上一段平均在150字內的解釋以及一張俏皮的插圖,讓讀者可以快速掌握這門學科,而且享受閱讀的樂趣。


本書作者是編劇出身,也當過導演,在維基百科上也可以查到他的簡歷,真的是一號人物,寫過不少電視劇本,最有名的電視劇本是連續劇《豪勇七蛟龍》(1997-200),他長年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與南加大的影視科系任教,教授編劇與節目製作,可為經驗豐富。在他特別為中文版寫的序裡提到:「這101堂電影課,是電影新手該知道的基石,同時提醒專業人士,是哪些元素在各方面造就了一部偉大作品,從情節鋪陳、角色塑造、燈光、音樂、剪接到合作…期待這些課程能啟發你用電影說出自己的故事,與世界分享你獨一無二的心聲與視野。」


我覺得最後一句話特別重要,藍道點出一個即使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也經常被強調的事實---電影的重點是說故事。不是紅毯、不是明星、不是特效、不是床戲、不是3D,是故事;如果不能說一個打動人心的故事,這些要素都不重要。


所以我特別留意作者在電影編劇上所指出的一些法則。不是說別的不重要,如他自己說的,這本書牽涉到「情節鋪陳、角色塑造、燈光、音樂、剪接到合作」。但我覺得,電影說故事的跟小說、漫畫或劇場有不同之處,而藍道最值得稱道之處,就是有幾條法則,點出了電影這個媒材在說故事上的特色。


如第29條「”用道具透露性格」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法則。演員在扮演角色時,除非有旁白或是小說的全稱角度,否則我們很接近角色的內心狀態,但這個內心狀態有時必須曖昧地傳遞給觀眾。這也就是作者說的:「道具不只可以讓場面栩栩如生,更加可信,還能傳達角色的個性與背景故事。」


如果各位有機會再去看李安導的《色戒》,王佳芝(湯唯飾)喝的杯子,就是非常重要的道具。因為當她在杯子上留下唇印時,我們可比對幾次杯子特寫鏡頭出現的時刻,也是暗示著她內心慾望開始浮現的時候。


我自己則非常喜歡第38條「在黑色電影裡,每個人都是墮落鬼」,一句話就把黑色電影這個類型的精髓給道盡了。第69條的「好劇本都是令人滿意改寫本」,說明了,像好萊塢這樣的電影產業裡,一切都是合作,沒有獨創,這跟文學家享受著作的名聲是不同的。除了這一層之外,還有一個意思,是一個好劇本不可能一蹴即成,「電影劇本通常要經過十次以上的全面改寫才有辦法進入市場。」即使這個劇本被接受,拍片過程中還是有被修改的可能性。


第77條「用剪接說故事」,則凸顯了這本書為什麼要搭插圖才會讀來有趣。因為這條法則的解釋是「厲害的人通常會用橢圓形或斜線方式講故事;並不是每一次都得把角色如何從A到B到C一五一十交代清楚。」說實在的,這段化表面上每個人都讀得懂,但其實還是很模糊。這時候馬修.佛列德瑞克的插畫,就一躍成為主角了。他畫了兩格漫畫,左邊是一個年輕女子向另一位年輕稍長的太太抱怨(旁邊還有小孩,看起來像是女兒在跟媽媽訴苦:「我死都不會跟那個男人一起搭飛機。」結果隔壁一格是畫這個女的坐在飛機上皺著眉頭,一旁是一個男的在呼呼大睡,機上正在廣播說:「…本班機即將飛往哈理斯堡,飛行時間大約二十七小時。」


很多電影不都是這樣嗎?因為電影可以剪接,許多敘述空間可以跳過,不但加快了說故事的節奏(電影的說故事節奏,在這一百一十年來就有越來越快的趨勢),也賦予觀眾想像的空間。


我不相信一個人會因為讀了這本書就拍得出一部好電影,但我相信這種書出版越多,整體環境的影像敘事體質,會越變越好。任何工業的基礎是教育,不然怎麼會有這個多電影教科書都是美國出的呢?



《好電影的法則:101堂電影大師受用一生的UCLA電影課》

作者:尼爾.藍道

繪者:馬修.佛瑞德列克

譯者:吳莉君

出版社:原點

出版日期:2013年1月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