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在亂世回歸的香港獨立樂團

文:袁智聰


粉紅A:Hayden、Rodney、Yvette 和 Tim



2017年11月18日,香港獨立樂團粉紅A在香港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的 FWD Stage 舉行了他們的復出公演。由於之前粉紅A銷聲匿跡足足11個年頭,樂迷都以為樂隊早已名存實亡,所以當年夏天在毫無先兆下,粉紅A出現在《Clockenflap》所公佈的首輪參演名單上,繼而到那個下午為這個音樂節帶來重出江湖的演出,都成為香港獨立音樂圈的一時佳話。


兩年前粉紅A再合體,他們並不獨只要作一個 reunion 表演,抑或不是為日後繼續去做只有重玩舊作的現場演出而鋪路。跟樂隊在《Clockenflap 2017》重現相隔兩年之後,粉紅A也於這個2019年11月發表他們的睽違13年的全新專輯、也是其第四張專輯《為藝術犧牲》。


粉紅A在2017年11月為香港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的 FWD Stage 舉行復出公演:Hayden和Tim


粉紅A在2017年11月為香港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的 FWD Stage 舉行復出公演:Yvette



這不禁叫我聯想到,之前西班牙巴塞隆拿《Primavera Sound》音樂節誠邀解散多年的英國 shoegaze 名團 Slowdive 合體,為《Primavera Sound 2014》作復合演出;三年後,Slowdive 亦帶來樂隊睽違22年頭的同名回歸專輯《Slowdive》。一個音樂節,那不但能夠促使一隊休止多時樂隊再走在一起同台表演,甚至更因此而得以影響到到樂團在他日重新投入創作。


其實那時在《Clockenflap 2017》的表演中粉紅A,已玩出回應我城近年情況的新歌〈香港香港〉,這已彷彿是在預言他們要在這個亂世時代帶來樂隊的回歸專輯。


說來,粉紅A從不算是香港獨立音樂圈的大團,然而他們卻有著其傳奇性角色。


由許日元 (Hayden)、劉岳靈 (Rodney)、許行一 (Yvette) 和黃淳業 (Tim) 所組成的粉紅A在90年代末崛起,四人當中有兄妹關係、也有中學同學,而大家都進了同一間大學,樂隊就是在他們的大學時代成軍。曾於2001年至2006年間出版過三張專輯《粉紅A》、《潮濕》和《她來了》的他們,大扺只算是一隊曇花一現的樂隊;而由於Tim長期身處外地,所以四位一體的粉紅A亦鮮有作現場演出的機會——按照他們在兩年前的說法,在多年來四人同台演出的次數一隻手就能數完。也是何解過去粉紅A一直被視為帶有神秘感的樂團。


粉紅A過去的三張專輯《粉紅A》(2001年)、《潮濕》(2003年) 和《她來了》(2006年)



粉紅A的獨立音樂風格,是師承英倫 synth-pop、post-punk 與 indie-pop 的薰陶而來,配以用上耐人尋味的隱喻與語帶相關手法,來道出幽默、年青、曖昧、情色題材的廣東歌歌詞,內容層出不窮,正好讓他們得以建立出其別樹一幟獨立流行樂風格。更為樂迷所津津樂道,是粉紅A所表現出的香港本土意識,比如他們的自家獨立廠牌喚作 Gloucester Records,第二張專輯《潮濕》以中環天星碼頭與鐘樓作唱片封面(三年後發生保衛天星碼頭抗爭),歌曲〈再見〉探討香港社區重建與舊建築遭清拆等,還有他們後來那些很地道香港取景的低成本音樂錄像。


所以即使粉紅A在2003年出版過《她來了》專輯後,樂隊已進入進入休團狀態(但從沒有解散過),然而他們的歌曲卻得以網絡音樂年代傳承至2010年世代的樂迷,而且得以取得年輕一代的共鳴。


也是在兩年前,我認識到一位很喜歡粉紅A的90後年輕朋友,當樂隊前作《她來了》面世時相信她仍只是個小朋友,所以粉紅A對她來說也是一隊日後追溯回來的樂團。當年得悉粉紅A會在《Clockenflap》復出固然叫她驚喜萬分到目瞪口呆,而她亦告訴我,在他們那一輩的樂迷眼中,粉紅A已是一個猶如「都市傳說」般的名字。如今這個「都市傳說」,也具體地重現了。


去年5月粉紅A先釋出新歌〈如平常渡過每天〉,到今年3月再帶來另一新歌〈大地回春〉,前者在平淡生活下的青春無敵、後者曲如其名地如沐春風,都交代到的現今粉紅A以結他作主導的indie-pop風格,而那時香港在表面上亦大致平靜。到了6月4日正式釋出〈香港香港〉,跟著香港的反送中惡法逆權抗爭運動也告全面啓動,整個社會氣氛也不同日而語。


當在9月底發表一曲〈若世界在明日結束〉時,在末日的主題下,唱著「可否今次放棄上班 / 可否今次 與我去玩/ 可否今次 你要放膽 / 可否今次 只得今次」,抑或「曾話過別要隨便退縮 / 這裏就只得我哋 / 遇見到你是最高興的結尾」,那壓根兒是給香港抗爭者的呼喚。


而他們出版專輯的計劃,也在抗爭運動中如期進行。粉紅A的第四張專輯喚作《為藝術犧牲》,這個老掉了牙的語句,如今看來也有一種時代革命的意味。


在《為藝術犧牲》裡的粉紅A仍別來無恙,歲月沒有多大在他們的聲音上留痕,感覺年青依然,但來得更優秀精良。他們的獨立流行樂歌曲依然是如斯耳感暢快,也有苦中帶甜,〈你有無試過〉叫我聽得最神傷,而〈蒼蠅的心情〉卻是粉紅A從未如此「張力十足」的一曲。然而在這個時勢聽著粉紅A的回歸專輯,那毋庸置疑是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動容。


粉紅A睽違13年的全新專輯《為藝術犧牲》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