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利志榮 八分滿的牛奶設計學

文/Samwai Lam

圖/Sandywan



在21年紀的消費社會,人與物在生活中的互動,再不是只有功能性的關係,消費時你會考慮到物品的款式,就連選擇一隻杯子時,也經過款式的考慮,更遑論與我們貼身的衣服鞋襪,所以物品與我們身處的社會和生活方式也有很緊密的繫絆。有人說,在香港生活得那麼辛苦,朝九晚五是掛在嘴邊的白日夢,做創作行業的更是放工已見天空展現魚肚白,所以有錢就應該及時行樂,假日到各大百貨公司消費、消費再消費,回家後可能發現,原來衣櫃裡的衣服已經足夠穿三個月都不用重覆。似乎添置不同物品已經成為「放鬆點啦香港人」的惟一方法。但這種放縱慾望的消費方式其實是很反智的。窮其一生,反過來只有一堆沒大多用餘的物品。Milk Design的創辦人利志榮(Wing)並不反對消費,不過作為設計師,他對現代人的消費提出一些意見,從而貫徹在作品當中。


機械產量與工藝美學



Milk Design的official website的首頁是慢慢倒進清玻璃杯,白如雪的牛奶。細看的話,Milk design 其實是開宗名義以牛奶的特質—簡單、純粹和完整去定義設計成品。創辦人利志榮(Wing)說:「Milk Design是Industrial Design 的公司,設計過程中,重視人與機器的連繫。我們希望透過機械幫助,達到一定規模的生產,希望設計中有傳統的element,當中亦有商業的元素。要是它不是商業,便不能傳到消費者的手中,我們嘗試用傳統與簡單的方法製作些物件,譬如原料上用木材,運用入榫技巧(傳統木工中接合兩個或多個構件的方式),盡量用簡單和比較上貼近手藝的方法達到功能性的效果。」



他隨手舉了散落在周邊的幾張椅子為例,將60、70年代的家具重新設計。其中一張凳子有四隻木腳,而椅墊則是用亞加力膠(Acrylic),玩味十足,又不失風味,令到一張椅子充滿無限想像,而另一張凳子同樣用亞加力膠為椅墊,而籐椅本身薄薄的椅墊則鑲在裡面,將兩種物料合二為一,椅子部分組件褪去原有顏色,遠看以為是置在半空,實際是保留了舊物的用途,演繹嶄新風格。Wing在修復舊物的過程,令它重生,與當下接駁,重新融入現代人的生活。「為什麼我喜歡舊物呢?老實說,我也不是太清楚。如果你現在問我,一件新的設計作品好與不好,其實很難作出判斷。但要是判斷一件舊物的設計質素時,便會容易得多,因為經過時間的洗煉,有很多reference。或者是這個原因,要學習design history。職業令我留意舊的事物。從設計和生產製造的方式去看,以前的設計是針對long lasting,但現在很多時也要從速度入手,以前產品的quality可能會比今天好。」



舊物情愫


談到喜歡的舊物,不得不提Wing位於柴灣的一幢工業大廈內的studio。甫一進門,左邊是Milk Design的產品,右邊是和Wing搜集的舊物,「這些物品都是很隨性地收集起來。」話雖如此,但鐵櫃裡擺放一個個排列整齊乾淨的牛奶樽、鐵甲玩具還是展露Wing身為設計師的特質。左邊的則是他在2002年創立的主要是「Feel Good Home」系列產品,設計及生產優質浴室及家居精品,原料多用樹脂和石材,造型簡潔,去除裝飾,滲出人與自然為一道的生活美學。「Feel Good Home」以浴室的產品居多,首先是因為浴室是很私人的地方,除了真的洗潔身體,另一方面它也是讓我們洗淨煩囂的地方。」


設計是在物質豐饒的環境下,才有機會被重視,試問如果人連食糧也缺乏時,會不會有心情留意了解,物品的設計如何影響生活?於是者,消費在某程度上的確助長了設計的發展,讓用家有心力去重視設計,甚至呈現對理想生活追求。在這個情況下,Wing有此看法:「問題是我們可以不斷製造物品嗎?我個人認為是不可能的。當我們不斷生產時,以為只有生產得多,便會賣得多。但這樣會影響到環境問題,任何一件產品,要生產和分解,也需要energy的投入,這並非令到人的生活質素得以提升,經濟發展的ultimate solution。Consumer的選擇影響decision。作為設計師,不要去over done一件物件,剛才說去用簡單的solution,減少生產的程序、物材需要和製造時的energy,去除不必要的裝飾。凡事也要適可而止。不過,如果以消費者身份的話,我也不算是很少消費的人。哈哈。」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