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三人的曖昧許元萍

文・圖/王若鈞 作品圖/許元萍



許元萍個展?!記得當初收到邀請函時還一頭霧水,想著這個「許元萍」是什麼來歷,怎麼在127公店初試啼聲的「個展」就引起廣大迴響?後來才明白「許元萍」其實是一個團體,由插畫工作者許家瑋、身兼設計師、作家和美食家等多重身分的施啟元,以及素人藝術創作者黃雅萍,取3人姓名中的各一字,於今年4月份正式成軍。


由左至右分別為施啟元、許家瑋、黃雅萍


緣份,果真妙不可言

相約在「東方饌‧黔天下」這間以貴州菜為主的餐廳,是施啟元(以下簡稱元)的強力推薦。元是饕客,這是毋庸置疑的,曾創造出300多道食譜的他,自大學時代開始就經常造訪東方饌,甚至這裡還保有幾道元設計的料理,讓人格外親切;此外,加以地緣關係的牽絆(與127公店同樣位於迪化商圈,距離僅約5分鐘路程),東方饌便成為許元萍和朋友們享受美食的聚會場所了。


值得一提的是,主廚葉國憲過往擅長西式料理,因緣際會嘗試貴州料理,深愛那酸辣挑逗味蕾的刺激,於是潛心研究,不僅數次前往當地取經,連現在店內的部分食材和香料都是直接從原產地運送來台,堅持做出道地風味,也讓東方饌成為全台第一家正宗貴州料理餐廳。而說到料理,許嘉瑋(以下簡稱許)和黃雅萍(以下簡稱萍)說元簡直就是專業的美食評論家,每次吃到什麼功夫菜,就會鉅細靡遺地講解烹飪過程,並分享各種調味料和香料所扮演的角色。


說起三人緣份,也一樣值得分享。元畢業於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許則是他的學妹,元笑稱兩人結識的過程只是他在畢業一段時間後,在網上隨便抓個學妹來詢問一些關於系上的事情,也因此就這樣與相差8屆的許逐漸熟識;而萍則是元後來在畫室認識的朋友。非科班出身的萍,沒有素描靜物的美術基礎,自2012年5月開始,創作之初便直接以油畫為主要媒材,為許和元兩位藝術家帶來藝術創作衝擊的同時,也讓「許元萍」這個團體擁有另一種角度的思維和視野。


藝術貧民化 VS. 藝術平民化

萍說,她不排除任何形式的創作,只要有趣都樂意嘗試;許說,藝術是她最大的娛樂,所以她才選用很好取得的「原子筆」作為創作媒材;而元這個負責統籌、規劃的大家長,則歸納了許元萍這個團體的重要精神:「我們湊在一起的目的只是為了『好玩』,用玩的態度來作展覽,來拋開藝術沉重的包袱。」


其實展覽的規劃與統籌只是最初的構想,也沒想過要用「許元萍」作為團體展出,只是單純地想透過輕鬆的方式呈現各自的作品,最初展覽取名為「來玩」,隨著時機成熟醞釀出完整概念,結合作品並延伸整體形象,讓這3個人可以無限制地自由結合,或是各自獨立。元說:「很多人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許元萍』到底是誰,甚至不知道『許元萍』是個團體,不過我們覺得那樣很好,因為『許元萍』可以是1個人,也可以是3個人,就讓這個答案繼續曖昧下去!」


藝術團隊的組合並不是太新鮮的事,但打破陳規的核心價值卻讓他們玩出了火花,使得「許元萍」從眾多藝術新血中跳了出來。


許元萍的精神: 1. 創作是一切的根本。 2. 以玩樂的心情創作,接觸藝文。 3. 脫離傳統藝文圈,創造屬於每個人都可參與的創作世界。 4. 與其強調藝術的意義,不如讓藝術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5. 一定會有「許元萍」的合作作品。


藝術,從不親切,也從不輕鬆,許元萍則希望做到一種「解放」,讓普羅大眾不再被藝術嚴肅的刻版印象綑綁,而是經由他們們建立起的有趣方式加以接近;同時他們3位除各自的作品之外,也會合體創作,讓「許元萍」處在一個自由的狀態,也可以確保整體概念的延續。更重要的是,他們不以文創之名進行商業導向之實,沒有客製化的周邊商品,或是販售相關的商業行為,即便是教育類型的推廣活動和創作的發表,也秉持著非學院派的精神,以堅持兼顧親民與質感的路線進行。


此次獲得127公店的強力支持,他們開始思考藝術資源的普及,如何讓一些素人創作者,或是被政府藝文單位和畫廊拒絕的藝術家,擁有發表作品的空間和平台?於是刻意打破藝術高門檻的機制,成為他們未來主力耕耘的場域。「許元萍」將成為一個規劃、統籌、執行的完整單位,文學院畢業的萍負責文案書寫,具有設計背景的許負責視覺傳達,而見多識廣、多才多藝的元則是總召兼打雜,他們希望更多的「敢死隊」加入,大家一起幫忙讓台灣的藝術平民化,提升作品質量、環境的軟體與硬體設備,加以時間的醞釀,才能打破貧民化的壟斷,提升整體人民的藝術素質。看似以好玩、輕鬆為宗的「許元萍」,想做的卻是吃力不討好的大事!


然而,「場地租借」是難以跨越的阻礙,年輕藝術家無法負荷畫廊的場地租借費用,而新興的替代空間和藝文咖啡則是永遠滿檔和無止盡的等待,「許元萍」將如何以策展單位為主體,克服此類空間的限制與難關,著實令人期待。


施啟元《小劇場》


許家瑋《Sketched by eyes 眼睛作畫》


黃雅萍《作繭自縛的歡愉與悲哀》


火花來自於源源不絕的撞擊

許的半抽象素描有種拆禮物的驚喜,元的創作揉雜虛幻與真實、希望與不安等矛盾氛圍,萍的油畫則是呈現一種作繭自縛,卻又難以掙脫的歡愉快感。三人自題材至風格皆相去甚遠,然而在他們共同創作的作品《自畫像》卻看不出任何違和感,反倒較各自作品更為搶眼奪目。


「相異性」對他們而言,不是衝突的根源,反而是衝擊的力量。元說:「我們的畫作和分工都是衝突的,但或許就是因為衝突的存在,所以我們才可以run得這麼順,希望我們未來能有更多素人,帶來更多衝擊。」經營方面,從好友到工作夥伴的角色轉換,萍認為三人個性直爽,有任何情緒或想法都會直接溝通討論,也會站在別人的立場為對方著想,所以沒有所謂的「磨合期」;至於藝術領域本就相對主觀,就算在對彼此作品有意見的情況下,最後結果通常還是「你講你的,我畫我的。」然而,3人都意識到團體承載的,是折衷與共識,在不違背個人基本堅持的前提下,得到大家都可接受的共識,才是最重要的。」


畫風迥異的三人在共同創作時會先訂出一個框架,例如內容、媒材、尺寸等大致方向,並且共同繪製。《自畫像》這幅100號的作品,充滿當時3人擠在元的小房間內作畫的回憶;而自己搬運作品的趣事也令他們印象深刻,因作品高度超過捷運車箱限制標準而被站內人員擋下,最後靠著朋友的幫忙改以計程車運送,許元萍說:「它(作品)就佔了4個人的位置啊!」一票好友可為此展的重要幕後工作人員,是許元萍最寶貴的資源,也讓「許元萍個展」成為127公店回歸政府前最精彩的告別式,希望這個呈現一般畫廊、美術館看不到的藝術品的127精神,能在迪化街一帶持續醞釀累積。

10月的展覽,3人的作品分別於3個不同的藝文咖啡空間展出,以「今天,我_______」填空格的方式各自表達對於生活和藝術的分享。至於共同創作的作品則將於另一展場展出,再次回應他們「是1個人,也是3人團體」的基本原則。


與他們一起用餐、談話,再欣賞他們的作品,有種非常pure的感覺。沒有太多制式的藝術包袱,但卻清楚感受到「許元萍」任重道遠的遠大夢想。



「今天,我____」

展覽時間:2013/10/01-2013/11/02

許 / 板橋 Merci Cafe 新北市板橋區新民街29號 元 / 台北 喘口氣Cafe 台北市八德路三段199巷1弄20號 萍 / 台北 臺北人Cafe 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6號






Yorumla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