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一年Spotify

文/袁智聰

沉迷音樂又喜歡用文字解讀音樂的香港升斗市民,人稱樂評人,一寫20多年,曾創辦音樂雜誌《音樂殖民地雙週刊》(MCB)。文字現散佈於中、港、台的平面及網絡媒體。


去年4月,來自歐洲的音樂串流媒體平台Spotify終告登陸香港,無疑令樂迷們趨之若鶩。經過了一年時間,我不得不承認,我的聽音樂模式,都因為用上Spotify而發生了改變。


沒錯,我現在仍是傳統的唱片收藏家,視聽黑膠唱片為王道,總之有關黑膠唱片的,都是無與倫比之美事。然而我卻無可否認,在過去一年來,大多數時間我都是用Spotify聽音樂,尤其是在工作時。打開電腦啟動Spotify聽音樂已成為了習慣——無論是聽最新發行的專輯,抑或要找回Back Catalogue的陳年舊作,沒有甚麼比用Spotify更為快捷便利;也因為Spotify的手機版,將從前出門必備的iPad打入了冷宮。


當然,我依然繼續熱愛聽黑膠唱片,但都是留待閒情逸緻的時候,才好好的欣賞。


然而在Spotify這個串流服務平台背後,還是在音樂界引發了不少爭論。


站在音樂串流與實體唱片之間

Spotify在2006年由Daniel Ek和Martin Lorentzon於瑞典創辦,2008年10月正式推出,繼而在英國設立總公司。他們提供一個月費便宜或免費(但要接收廣告)的合法的大型音樂串流媒體平台給樂迷享用。到了2013年開始發展亞洲區市場,先在4月登陸香港、繼而在9月登陸台灣。


我常推薦與鼓吹樂迷採用Spotify(甚至常有人誤以為我收受了利益而為他們作硬銷),因為他們擁有龐大的音樂庫,尤其是對於熱衷西方非主流音樂的樂迷來說,很多冷門的滄海遺珠作品都有機會找到,有助大家拓展音樂視野與包容性、發掘不同的聲音,不要再說你買不到甚麼唱片而沒有認識甚麼音樂的機會;雖然,他們還未至於有求必應、要甚麼便有甚麼,但得心應手率還頗高。去年4月,當我開了個Spotify戶口之後,好幾個星期我都樂此不疲地在其平台上瀏覽散步,在搜尋器上輸入我想聽到的名字,看看他們到底有幾厲害。


我從不是對Digital music生態有著甚麼先見之明與憧憬的人,要是10多年前在90年代末你跟我談Digital music,我只會表現出一臉不值一哂,更莫論音樂串流服務吧。原來觀念是可以隨著時間與趨勢而改變。


所改變不了,是我這輩樂迷對擁有實體唱片的價值與意義。聽音樂串流,並不等同我擁有了那張實體唱片;在音樂串流上聽到的,就有如借回來的唱片,不是屬於自家擁有。



「無聲」抗議

然而即使Spotify對樂迷來說是何等得益的音樂串流服務,但對音樂創作者來說,其爭論性是播放版稅計算過低的問題,而一直被視為這個平台之垢病——即大家都知道公司亦仍是在尚未達至收支平衡之燒錢階段。縱使歌曲是何等熱播,但創作人所收到只是微乎其微的年度版權費。


而對於那些沒有多大名氣的小眾獨立樂團,抑或已不再活躍的老牌樂手,更只有收到幾分錢美元的年度版稅。所以有些樂手便索性把這些款項微少的支票拍下來公諸於世,與樂迷「分享」。


舉足輕重的英倫天團 Radiohead靈魂人物Thom Yorke,便為表示他對Spotify的版稅制度不滿,指出新晉音樂藝人幾乎不能從Spotify上得到甚麼收益,因此他實行將其2006年首張個人專輯《The Eraser》及全線作品,以他和Nigel Godrich為首的樂團 Atoms for Peace之2013年首張專輯《Amok》及全線作品,全部從Spotify下架以作抗議,成為一時佳話。


而在Spotify登陸香港一週年之同時,美國密西根州獨立樂團Vulfpeck在Spotify上發表了其「無聲專輯」《Sleepify》,向Spotify開了個玩笑,而再度引發外界對這個名牌音樂串流平台之爭議。


Vulfpeck並不是甚麼前衞樂團或行為藝術團體,他們是一隊器樂形式的Funk-Based獨立樂隊,曾出版過幾張迷你專輯,素有相當的幽默感。在抗衡Spotify體制的大前提下,樂隊在今年3月帶來了《Sleepify》專輯,收錄10首剛超過30秒的無聲曲目(Spotify計算播放次的歌曲最短要有30秒為下限),樂隊聲稱這是史上所錄製過最靜的專輯(各曲目真的比John Cage的4”33’更靜——因為根本沒有聲),並透過在YouTube上的宣傳片指引樂迷每晚睡覺時用Spotify無間斷地Loop著重複播放這專輯,以讓大家在睡覺時為Vulfpeck賺點錢,集腋成裘。而所賺取到的版稅,便會用作贊助樂隊舉行免費欣賞的《Sleepify / The Spotify Funded Vulfpeck Tour》巡演音樂會之經費,以回饋他們的支持者。


最終,Spotify以「違反內容規範」為由而在4月底將《Sleepify》下架,但這張無聲專輯已在一個多月間為Vulfpeck在Spotify上賺取了2萬美元——雖然迄今仍未知道Vulfpeck是否可以如數收到這筆版銳。但同時Spotify也不禁表示Vulfpeck此違規的抗議行動為「聰明」與「有趣」。


《Sleepify》遭下架後,那還尚有下文——Vulfpeck 隨即發表了一張3曲EP《Official Statement》,不夠兩分鐘的〈#Hurt〉是由成員宣讀Spotify給樂隊的官方聲明電郵,跟著31秒的〈#Reflect〉再次是他們的無聲靜默曲目,最後只有32秒的鍵琴樂曲〈Parted Sea(Strong Pesach)〉才是當中唯一的音樂作品。目前《Official Statement》仍在Spotify上。


在Spotify的世界,就是有如此有趣的事情發生。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