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post

a.m. post 119期
分類:2016
上層分類:a.m. post

a.m. post 03/04 2016 119

立即購買   立即訂閱

本期專題


Guangzhou & Shenzhen

廣州 ‧ 深圳位於圍的中心

編者的話


 藝術登陸加坡已走,又來巴塞爾

2015年參與新加坡藝術周時,感受到新加坡政府扶植藝術的信心及效率。十幾年前的新加坡藝術家是謙虛與憤怒的,藝術家對於服從政府的集體統治感覺很矛盾,此顯現在無論是創作自由、國際曝光、國家推廣及政府贊助上,雖然委屈但仍然正面以對。從第一次新加坡參與威尼斯雙年展(2001年)開始,到第一屆新加坡國際藝術雙年展(2006年),新加坡以國家力量,結合社區、教育與社區一起推動當代藝術。第一屆的新加坡藝術雙年展,策展人之一的陳維德,也是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第一任館長(2015年開幕),展覽讓藝術走入社區,作品坐落在不同族裔代表性的場域像是聖廟、教堂、學校、圖書館等,觀眾融入旅遊的經驗欣賞作品的同時也理解新加坡的多種族特性,此觀賞經驗感覺非常獨特。值得一提的是,該次導賞義工全是由一群學生、家庭主婦及退休人士組成,他們分享自己對社區及國家的情感,加深了人們對於新加坡國家歷史與人民情感的瞭解,令人感受深刻。

2015年的新加坡藝術周,從小印度的藝術家社區活動、吉門營區內專業畫廊展覽、融入社區像是珍珠坊大廈內的藝術家自主展覽、藝博會裡國際級畫廊的展售會與各種論壇及新書發表等,藝術的參與從基層到高階。英語做為國家官方語言令新加坡在國際競爭力上擁有較好的優勢。記得我參與過一個“seven days with artist”一書作者的新書發表會,舉手發言與入席的觀眾大都是英語發言的專業人士,水準之高令人驚訝,十年的發展看到英語讓新加坡成為進入當代藝術最快速的階梯。

2016年的新加坡藝術周,「藝術登陸新加坡」藝博會比以往慘淡,雖然買賣的假象在這個藝博會更加明顯,新加坡政府從沒有放棄支持,仍然期望它帶動新加坡做為東南亞首都的身分,繼續為東南亞藝術市場推動。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開幕令人期待,很多專家常常挑戰他們與新加坡美術館兩者定位的區隔。國家美術館做為「國家」級的美術殿堂,背負推廣新加坡藝術與東南亞藝術史的工作,自然與推動當代藝術為使命的新加坡美術館有不同的任命。這「國際級」的美術館,無論是建築、空間、節目與人員的調配,充分顯現出國際級美術館的水準,雖然它的節目設計未盡讓藝術家滿足,但亞洲境內擁有此等級美術館的,大概也屬一屬二了。

藝博會改變了藝術的生態,以前以買賣為主的市場經營只停留在畫廊的層面,畫廊須以展覽來發表藝術家新作,一兩月的展覽期醞釀藏家與藝術家的關係,藝術家要上到拍賣市場需要時間培養。一來太快進拍場的藝術家難保藏家多以投資心態購買作品,對藝術家的生命來說有如股票市場的起落,隨時從高空降落;二來畫廊與藝術家的關係有生死與共的命運,藝術家鮮少周圍打游擊與不同畫廊試水溫,反倒與畫廊的關係建立穩定也保證自己的生存。

現在藝博會改變了畫廊經濟死水的狀態,藏家互相流動,藝術作品成為更如股票一樣的投資,短暫的作品展示,藏家就要決定是否買,無須做功課。入手的買家(或許我們不稱藏家)僅靠第一印象或是看看家中擺放位置氣氛合不合宜就可以決定買賣。而對藝術家有特別關注的藏家,不是一出新作品就會有畫廊通知,畫廊還須看藝術家的經濟效益,最好博物館級或是有地位的藏家收藏,開闢新的藏家更是一個重要工作,若是有意向的藏家,還要看畫廊放不放畫。這樣聽來,似乎作品真是炙手可熱,事實上那僅止於相當有名氣的藝術家,待爬升的藝術家有時也要求畫廊這樣做,想想,以前對一喜歡哪個藝術家作品就可以收藏的藏家來說,若不夠地位還未必可以排在第一位拿到藝術家作品,想想還真有點謳呢。

三月巴塞爾藝博會就在眼前,這2016年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一年,寒冬已經來得特別早。對於巴塞爾仍屬於藝術品高端的市場,是否還是一樣熱絡?但我相信,對「買得起」一族的藏家而言,恐怕荷包拮据,寒冬早已到來。

總編輯  樊婉貞

信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雜誌目錄

spot-departing/

columns/

Academic: ir. Gerhard Bruyns

Critic: Caroline Ha Thuc

Museum: Florian Knothe

profile/

Chi Wing Lo

Noarmi Meijia Wang

Vivien Zhang

Huang Po Chih

Che-Wei Chen

city review/

Guangzhou & Shenzhen — Centres in the Outskirts

位於外圍的中心

From Guangdong, to Where?

從廣東出發,到哪裡去?

Guangzhou Triennial

廣州三年展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藝術區

Art Spaces

藝術空間

issue/

Art Market in  the Day after Tomorrow

明日之後的藝術市場

Taiwan’s Tax Cuts on Art Auction Sales

Good intentions, but Impractical

台灣藝術品拍賣稅負調降

減稅「善意」不實用

Returning and Reborn

Young Art Taipei 2016

洄游與新生
Young Art Taipei 2016年輕藝術家必爭之地

reviews/

Yeung Yang:  ‘What Unimaginable Forms’

Frank Vigneron:  ‘15 Invitations for  15 Years’

Wang Sheng Hung:  ‘Su Hui-Yu’s “A Man after Midnight”’

Zhang Linmiao:  ‘Song Dong’s  Surplus Value’

Laura Shen:  ‘A Parallel’

Liu Xiyan:  ‘Only Volume Is  Eternal’

Frances Arnold:  ‘Lu Pingyuan, On Kawara and Today Series’

Tiffany Chae:  ‘Exhibiting  Performing Art  in a White Cube’

spot-landed/

Subscription/

 

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