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幽閉恐懼:是留守還是逃離?

建立日期

23 八月 2019

項目

表演藝術 Performing Art , 國內新聞 Local news, 生活品味 Lifestyle

城市幽閉恐懼:是留守還是逃離?

文/秦凡洛

談到都市空間給予人的壓迫感,居住在香港的人們最有切身體會。綿密的街道、攢動的人頭、步履匆匆的腳印、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現代城市在給人帶來便捷的同時,也讓人產生與日俱增的幽閉恐懼感。極具現代感的本地舞蹈作品《Stay/Away》就以全新角度詮釋了這一主題,在太古ARTISTREE上演之後,給觀眾帶來了強烈共鳴。

《Stay/Away》是ArtisTree全新舞蹈系列「ArtisTree Selects: Moving Pieces」的第一個演出,表演空間小而精緻,不設置觀眾座位,觀眾入場後可自由在藝術空間中穿行。這種開放式舞台設計源自日藉德國藝術家Yoko Seyama之手,讓觀眾得以浸入式觀看舞者,並感受各式各樣的舞台裝置,這無疑豐富了觀眾的觀舞體驗,調動了更多感官系統。

舞蹈空間的中央放置了一個透明的封閉立方體,一位舞者在立方體中舞蹈,用肢體尋找著自我與有限空間的關係。立方體外,舞者們在可旋轉的T型裝置間穿梭,在可折疊的框架中舞蹈,用身體恰到好處地探索著種種邊界,像極了生活在狹窄城市空間的都市人。AAA.jpg01香港著名舞蹈藝術家何靜茹和舞者

當觀眾正沈浸在舞者和裝置構成的「點與線」的世界時,舞蹈空間的另一個角落已經悄然出現了「面」的元素。牆上的黑色幕布拉開,一面鏡子展現在場域之中,一位舞者來至鏡前舞蹈。這並不是一面普通的鏡子,在光影的變化中,它可以漸漸透射為一片透明的玻璃,觀眾們清楚地看到,原來玻璃對面也有一位舞者在跳舞。這種從鏡子到玻璃的變化,讓虛幻和現實變得模糊不清,舞者時而走入鏡中,時而走出境外,用身體語言訴說著迷惘。

隨著裝置變換得越來越複雜,舞者表達的情緒與內容也越來越深刻。透明立方體中漸漸充滿白煙,身在其中的舞者開始表現出惶恐和掙扎,她的髮絲和掌印留在透明玻璃上,然而身影卻漸漸被白煙所掩蓋,她想逃離這個幽閉的空間,卻無論如何難以找到出口⋯⋯BBB.jpg02《Stay/Away互動裝置

最後,舞者們把互動裝置慢慢推向觀眾,觀眾聚攏在舞台中央,漸漸感受到空間的壓縮和限制,每個人就如身後透明立方體裏的女孩一樣,浸在環境蔓延開來的幽閉感中,觀眾與舞者的界線模糊,主體和客體的界線模糊,這讓侷促感變得更加真實。

《Stay/Away》有著豐富的層次和多元的焦點。香港著名舞蹈藝術家何靜茹及黃振邦與共同創作編舞,德國作曲家Dirk P. Haubrich以環境素材進行混音編曲,特意加插在本地收錄的聲音為作品原創了音樂,令舞蹈演出寓意更加鮮明,讓觀眾彷彿聽到最熟悉的環境中傳來了時間流逝的聲音。

正如作品的名字一樣:Stay/Away,是留下還是離開?這是我們面對城市幽閉恐懼的終極發問。在城市中周而復始地生活,我們時而好似在密閉空間裏小心找尋自己位置的舞者,腳尖交替地抬起落下,好似漫不經心地原地踏步;時而好像在框架中自由遊走的舞者,極盡想像去探索生活的可能;時而又好像鏡前的舞者,百般審視自己後,在虛擬和現實的穿梭中逐漸一頭霧水⋯⋯

究竟是精緻地打扮好自己與這種幽閉感和諧相處?還是勇敢地逃離幽閉、衝破恐懼?今次,舞合劇場的《Stay/Away》或許能給予麻木的都市人一個思考的良機。

今次「ArtisTree Selects: Moving Pieces」系列節目將上演超過20場,演出來自挪威、威爾斯、法國及本地舞團,當中不乏互動舞蹈演出。緊隨《Stay/Away》之後的是挪威潘塔瑞舞蹈劇場(Panta Rei Danseteater)在亞洲首演舞蹈作品《Lullaby》8月22–30日),結集快速強勁舞步、現場音樂和舞蹈劇場元素,讓觀眾感受舞蹈的力量。

在8月8日至9月28日的演出期間,節目設有一系列舞蹈工作坊和活動包括午間「公開排練系列」、周末兒童及專業舞蹈工作坊、以及「Watch Dance Class」舞蹈觀賞體驗等,拉近觀眾與表演者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