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水墨大師:王無邪和林湖奎

建立日期

31 七月 2019

項目

視覺藝術 Visual Art , 國內新聞 Local news, 生活品味 Lifestyle

專訪水墨大師:王無邪和林湖奎

WhatsApp_Image_2019-07-31_at_11.49.31_AM.jpeg

水墨大師-王無邪<大江廿五>現代水墨

王無邪:我是「半桶水」的藝術家

文:李夢

從1950年代開始創作水墨畫至今,王無邪過往半世紀的藝術人生與「水」關聯甚密。他畫山水,以抽象的、新水墨的表現方法,唯更愛水,甚至將之自比,稱自己半生若水,流動漂移,從廣東到香港再到美國,又回到香港,最終在這裡找到藝術與人生的歸宿。

今年八十三歲的王無邪,五十多年前投身新水墨運動,為彼時香港畫壇帶來新鮮氣象。而他直言,繪畫並非自己首選,年輕時曾一心想在香港文學領域發展,出書、寫作,以文為生。「我那時是文學青年,辦雜誌、寫現代詩,可惜找不到市場;後來,我跟一班同學去寫生,參加各種類型的畫展,反而在繪畫方面的發展很順利,於是就一路做下來。」

王無邪的老師是被譽為「香港新水墨運動」先驅的呂壽琨。老師提倡的融匯東西的藝術理論,例如將立體主義和抽象表現主義等風格與中國傳統書畫藝術結合等,影響眾多後輩藝術家,王無邪便是其中之一。在香港追隨呂壽琨學畫數年、參與大小畫展且於畫壇已小有名氣的王無邪,在1960年代初赴美深造,為的正是親見藝術新貌,再聯繫自身以創造新的語彙。

「我不是好出色的詩人,也不是好出色的畫家,寫實功夫不可以稱第一,傳統功夫也不可以稱第一。」王無邪說:「但是我可以將很多事情聯繫起來,做到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這就是我的藝術哲學。」

「全球水墨畫大展2020」現正全球徵集水墨佳作,500幅作品將於明年展覽中展出。王無邪除了會帶同作品參展外,他亦是展覽的顧問委員,同時聯同多位藝壇人士組成評審,以專業的評審準則,選出別具特色的水墨作品,將當下中國水墨的新景象展示於大家眼前。身為香港水墨畫會會長的王無邪,親歷1950年代香港新水墨運動,從無到有再到漸趨繁盛,感慨於當下香港藝術家面對的創作環境、機遇以及挑戰種種,均與當年大有不同。

在他看來,如今香港的博物館、私人畫廊及國際展會的數量日增,專上藝術教育亦投入大量資源,加上香港已成為比肩紐約和倫敦的全球知名藝術市場,這樣能夠擴闊本地藝術家的視野,亦為有志於藝術創作的年輕人提供更多機會。在這位勤懇作畫大半生的藝術家眼中,創作環境與氛圍固然重要,藝術創作者的本心與堅守更是關鍵。

「我們已經過了『樣樣都以西方為先』的階段。因此,要慢慢尋找自己的本源。」王無邪說:「唯有從本源出來,才不會亦步亦趨,步人後塵。」

WhatsApp_Image_2019-07-31_at_11.49.31_AM_1.jpeg

水墨大師-林湖奎<鶴壽>花鳥類

專訪林湖奎:繪畫最關鍵是擁有獨特之面貌

文:李夢

本地知名畫家林湖奎1978年在香港舉辦首次個展,多年來於繪畫領域不斷鑽研探索,除了繼承老師趙少昂的風格與神采,又能融匯己意,演變成新的語言。他喜歡花鳥及動物,尤以寫聞名。他多次到訪中國內地及海外多地寫生方式將眼前的美景。「畫家不能困在畫室內,要多出去走走、看看。」他這樣說。

早年間,林湖奎一直在創作蟲等題材的作品,久而久之希望在內容和題目上有所創新。第一次見到鶴,是在新加坡的動物園中,當時覺得鶴群看上去好生動、好舒服。後來,他曾在中國東北日本北海道等地見過丹頂鶴,他認為在落雪時分見到鶴群,場景特別美。

從事繪畫創作,最重要是什麼?他指出現在資訊發達,人們可以很容易在網上或電視上見到動植物的相片,但對於畫家而言,並非只是將這些相片「複製」在畫布上,而細緻觀察之更深入地思考,如何畫出自己的特色,使自己的作品擁有獨特的面貌。就好像廚師做菜,料相差不大,但為什麼做出來的口味千差萬別?這就是廚師本身功底和技藝的問題。

年輕人想要成為藝術家,需要清楚了解:藝術創作是一條艱難的路,有些人畫了一輩子,都未必能成為一名藝術家。儘管如今政府以及藝文團體對於年輕藝術家的支持越來越多,但在香港成為一名全職藝術家,仍然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建議年輕人不妨一份能夠養活自己的工作,在工餘時間從事藝術創作,這樣不至於捱餓(笑),也能慢慢培養自己的藝術素養,最終形成自己的風格與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