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立方——王功新個展<輪迴>

建立日期

04 三月 2019

項目

視覺藝術 Visual Art

白立方——王功新個展<輪迴>

文/ Yvonne Lit 

White Cube Bermondsey Street 於 2011 年 10 月啟用,為白立方最大之畫廊,室內面積超過 5,440 平分米(58,000 平方尺)。畫廊建築物建於七十年代,由在倫敦及柏林均設業務的 Casper Mueller Kneer 建築師重新裝潢及設計。畫廊建築物的中央位置設有一個備有天花照明、佔地 81 平方米、名為「9x9x9」的畫廊,用於展出特別項目、單一藝術作品或裝置藝術。畫廊自開幕以來舉辦了多個舉足輕重的展覽,例如美國藝術家 Theaster Gates 在英國的首個展覽、展品豐富的 Chuck Close 版畫回顧展以及 Anselm Kiefer 於倫敦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個人展覽。

是次展覽為多媒體藝術家王功新的個人展覽<輪迴>,這是藝術家第一次對於他早期創作的裝置作品的研究呈現,也是他在香港的首次個人展覽。整個展覽以燈泡爲主題,用燈泡作為載體,並配合不同原材料,例如木頭、大理石丶墨水丶牛奶,亦加上機械裝置以電力為基礎,以傳統的榫結構相連,從而引出燈泡在不同時代和空間的意義。展覽廳沒有射燈,只靠作品上的燈泡突出主題,不同展覽區由多幅草圖連接。

 wang1

展覽主要分為三部分,首先進門看到的是一張長方形的桌子,左右各一個燈泡,在一定的時間間隔中輪流下降,燈泡分別浸入黑色墨水中,在靜態的墨池裡泛出漣漪,同時改變觀眾投在畫廊上的影子,整個情景給人的感覺就像兩個燈泡在互相對話交流一般,整個展覽的主題就此打開。作品《對話》中一樓的展區主要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從圖片上可以看到有四張椅子,四把椅子中央有一個燈泡圍繞,分別代表了四個人兩兩相對,椅子上分別灑上了牛奶和墨汁,代表了正反對立的觀點。燈泡圍繞椅子轉動,在一定程度上象徵著一種制衡關係。作品《不可坐的》的豎著的長型木頭和白色燈泡,象徵了原始、純粹。向參觀者表達了輪迴最起初的含義。用最原始的材料,通過時間、空間賦予它最原始純粹的理解。作品《內與外》展區的第二部分主要以金屬床作為主要載體,大體可以分為嬰兒時期、中年時期、老年時期。門口的嬰兒床象徵了輪迴中我們最初的型態,作為一個嬰兒開始睜眼看這個世界,加上聲音和燈光的結合,讓人彷彿穿越回了人類最開始出生的時期。作品《嬰孩》左邊的椅子和燈泡,燈泡通過機械的幫助來回上下擺動,椅子上還有黑色的墨水,當燈泡碰到到椅子上的墨水時,有一種如釋重負之感,象徵了人到中年,不得不去面對時代的變遷和生存環境所帶來的壓力和責任,而在這些責任和壓力面前,人們只有不停地去努力,往自己身上加碼。作品《加濕器》最裡面的金屬床,床的中央投放了一段老年演講者的影像,象徵了人到了老年也不忘追求平等,互愛,互助的精神。作品《平等》整個展覽圍繞輪迴這個主題,運用木頭,金屬等原始材料,以懸置或怯除既有的象徵性,開啟一個新的話語生產機制和空間,如何將媒介還原到它最基本的物理屬性和最基本的機械機構原理,就像是做了進行了一場考古實驗。此時,媒介不僅僅只是一種材料,它包括物質性、空間及時間等各種制衡關係。

整個展覽需要觀展者靠自己的理解去看每一幅作品背後的意義,對於藝術家來說,這個《輪迴》主題表達的是一個時代藝術形態的改變,與當下現實生活、社會環境、生存環境息息相關。作為觀展者的理解,是作者想要表達一種原始的,純粹的,不靠任何媒介來傳遞一種對於人類文化的理解和傳承。隨著現今科技的發展,人們越來越多通過網絡媒介來獲取信息和資源,而恰恰這些網絡載體正是扼殺我們真正思想和意識的源頭。就好像我們時常會定期把草稿箱裡面的信息定期清空一樣,在優化系統時,也需要給系統重啟一樣。

wang2

這個展覽,值得我們去深思,在現今數字信息化的社會,怎樣可以做到不被這個社會的大環境所影響和改變,而始終保留一份最原始,最純粹的想法。

個人認為《輪迴》這個主題,起初給觀展者的理解或許是時空的輪迴,觀展者對於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會有些迷糊不清,特別是進門的長方形桌子加兩個燈泡的寓意,需要觀展者看完整個展覽後才會明白和理解。其次,整個展覽給人的感覺過余壓抑,擺放的展品也相對不那麼緊湊,每個部分每一個作品沒有連接性,需要觀展者自己去聯想,但整個主題還是圍繞著《輪迴》作者對於自身作品有著執著和肯定的理解,這一點也可以從作品和整個展覽的佈局上有所發現。整體來說,無論是作者想要呈現給觀展者的還是觀展者自己理解的,都希望可以讓人們不要忘記初心,不忘那一份曾經最純粹也是最原始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