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政治就是一場表演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政治就是一場表演

文:魏琬容 OISTAT國際劇場組織營運長。(紐約大學藝術政治碩士畢,致力於探問表演藝術和政治的關係,喜愛哺乳動物。)

圖:Theatre NO99提供

其實,這一連串由「愛沙尼亞統一黨」演出的《Unified Estonia Assembly》,是貨真價實、為期共44天的劇場作品,全程超過7500人參與,創下當代歐洲最多人數參與的劇場活動。其不僅奪下奪得2015年布拉格劇場四年展最佳展覽金獎,更一舉改變愛沙尼亞的政治風貌。每個人都在問,席捲全球的Theatre NO99,到底是誰?


愛沙尼亞劇團Theatre NO99於2010年3月24日(約愛沙尼亞2011年3月國會大選前一年),高調宣布將成立「愛沙尼亞統一黨」(Unified Estonia),並一口氣推出競選廣告、競選文宣、超大型的政黨會員大會,以大膽的行動、完美的策劃加上精準的演出,揭露當代民主政治的種種荒謬之處,行動逼真到位,眾人紛紛揣測:「愛沙尼亞統一黨」是否真的會註冊成立政黨?

其實,這一連串由「愛沙尼亞統一黨」演出的《Unified Estonia Assembly》,是貨真價實、為期共44天的劇場作品,全程超過7500人參與,創下當代歐洲最多人數參與的劇場活動。其不僅奪下奪得2015年布拉格劇場四年展最佳展覽金獎,更一舉改變愛沙尼亞的政治風貌。每個人都在問,席捲全球的Theatre NO99,到底是誰?

愛沙尼亞劇場的奇葩Theatre NO99

Theatre NO99成立於2005年,由導演Tiit Ojasoo和跨界藝術家Ene-Liis Semper所創立,Ojasoo為戲劇導演出身,Semper則從事舞台設計與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創作。當時,其他愛沙尼亞的劇團多半搬演契訶夫等歐洲劇本,但兩人援引觀念藝術的經驗,不斷叩問「劇場的角色是什麼?」,並將社會議題賦予當代性,此獨樹一格的路徑,讓Theatre NO99成為愛沙尼亞最特別的劇團。

04

《Unified Estonia Assembly》全代會造勢現場(Tonu Tunnel攝影)

Theatre NO99在成立之初,便是從第99號作品開始倒數,《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為第75號作品,目前進行到第38號 《The Red Balloon》,倒數至零之後呢?劇團就會解散。Semper表示:「倒數的方式讓我們永遠專注於當下(present moment),將每一個作品都當作是最後一個作品。」可以說,Theatre NO99的名稱本身,即是一個觀念藝術,劇團作品也以「何謂真實的當下」(what is the real present)為軸心問題,不斷尋找其中各種意涵與層次,以及燈光、聲響與其他媒材如何構成劇場表現的各種可能性,力求以最廣的角度來看待劇場。

目前,Theatre NO99有十位演員,相較於一般劇團往往於各個製作中派不同的演員上場,Theatre NO99盡量讓每一個演員都參與每一檔製作。由於Theatre NO99 作品類型包括音樂劇、戲劇,令人好奇劇團是否另外招募舞蹈、音樂劇背景的演員。其實,Theatre NO99的演員訓練扎實、功力十足,Ojasoo與Semper會跟演員一起挖掘「故事背後的故事」,與演員共同發想、在排練中即興,用集體創作的方式發展作品,《Unified Estonia Assembly》便是其中一例。

「憑什麼藝術家不能碰政治?」

談到《Unified Estonia Assembly》,便不能不談愛沙尼亞的政治景況:歷史上,愛沙尼亞曾被日爾曼、丹麥、瑞典、波蘭、俄羅斯入侵,近代的愛沙尼亞共和國又有長達47年的時間受蘇聯控制,終於在1991年,透過和平的歌唱革命(singing revolution)重獲獨立。2007年,愛沙尼亞在國會選舉中施行網路電子投票,是全球第一個於全國性選舉實施網路投票的國家。愛沙尼亞的身分證內建智慧卡系統,可作為身份辨識,在選舉日的4至6天之前,有「早鳥投票」期,期間選民可上網投票,投了之後可無數次改變心意,直到選舉日截止那天。但方便的投票制度沒有讓政治參與度上升,反而人們思考政治的時間越來越短。

05

前方黑衣者為導演Tiit Ojasoo,飾演愛沙尼亞統一黨黨魁。後方白衣者為藝術總監Ene-Liis Semper,飾演幕僚 (Maria Aua攝影)

獨立迄今不過短短28年,愛沙尼亞的政治人物卻腐敗又傲慢,政治人物最常說的話是:「政治很複雜,藝術家不要碰,讓政治人物來就好了」。Theatre NO99不服氣地反問:「憑什麼?」,並就此展開《Unified Estonia Assembly》一系列的精彩行動。從召開記者會開始,Theatre NO99比照愛沙尼亞主要政黨的作風:拍攝宣傳照與電視廣告、招募青年團,到最後召開全代會、選出黨主席。其專業又精緻的競選廣告一夕爆紅,各家媒體競相報導,火紅程度讓愛沙尼亞的各重要政黨甚至均派人出席最後全代會的造勢活動,深怕新興的政治勢力就此崛起。

這一連串精彩絕倫、令人拍案叫絕的行動,直挑民主政治的病灶:「如果人們僅僅花15秒鐘考慮,投票有何意義?」「 如果,其他各行業都需要完整專業的訓練,為何參政的門檻只有年紀?」「各個黨派美其名有眾多黨員,其實就是那三到五個人掌握了國家大權」,整個《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的過程揭露了人人有想過,個個沒說破的秘密:政治中的「操弄」(manipulating)。

 

(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5 2017/03 p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