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後現代鄉愁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後現代

文:楊佳蓉

圖:台北當代藝術館

全球化時代來臨,游牧式的國際移動標誌出各種生存位置,隨著邊界不斷浮動,人們對於環境的感受也和過去不再相同。台北當代藝術館於九月中推出菲常態:尋找家園羅納德.溫杜拿個展流.變鄭麗雲個展,邀請兩位同樣由原生地走向國際的藝術家,看他們如何運用各自擅長的媒材與符號對不同文化身份進行反思。


全球化時代來臨,游牧式的國際移動標誌出各種生存位置,隨著邊界不斷浮動,人們對於環境的感受也和過去不再相同。台北當代藝術館於九月中推出菲常態:尋找家園羅納德.溫杜拿個展流.變鄭麗雲個展,邀請兩位同樣由原生地走向國際的藝術家,看他們如何運用各自擅長的媒材與符號對不同文化身份進行反思。

.原

在東南亞當代藝術市場屢創佳績的藝壇新星羅納德.溫杜拿(Ronald Ventura),此次展出,是繼過去台北信義誠品、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短暫露出之後,首次大型的主題式個展。展覽歷時兩年籌備,共計帶來26件作品,形式涵蓋複合媒材、錄像裝置與繪畫。其中,位於正門廣場的《彩虹連結》以及入口展間的《旋轉木馬更是首次曝光,前者特別選用臺灣本地所的竹子來製作,後者則以凶猛動物化身為遊樂設施,搭配現場鏡面隔間營造黑色華麗的狂歡風格。

「這是自當代館開館以來,第一位菲律賓藝術家的個展。」館方表示從中山北路條通街區一直延伸到臺北車站,向來是印尼、菲律賓等各國移工活動的場域,在此特殊語境下這檔展覽因而別具意義。當藝術家在《尋找家園》系列燈箱中,以黑白輸出影像呈現在臺移工和他們暫時落的「家」,畫面裡老舊、狹小、僅容基本配備的居住環境,恰如那只囊括了所有生存需求的行李箱。此時此刻我們再也無法確定,他們究竟想要一個異的庇護處、抑或看不見未來的原

「家」的想像另一位藝術家鄭麗雲曾經旅美多年,近期才剛返台定居,她的另一個特殊身份則是美國聯邦政府的合約畫家。此次個展以「流.變」命名,通過藝術家近30年來創作脈絡的梳理,呈現其作為一名華人創作者在西方社會的生存軌跡。譬如奠定其創作基礎的《地、氣、水、火》系列,反映旅美時期對當地自然環境的特殊感受;而以臺灣原生花種為素材的《盛花系列》,則代表返臺定居後另一個創作階段於焉開展。

 

羅納德.溫杜拿,《尋找家園3》,2016,燈箱

 

出身鶯歌的鄭麗雲,經常在繪製畫作的過程中於底層顏料上「刮劃」出各種線條,這些紋路容易讓人聯想起瓷器表面的冰裂紋,也是她最具標誌性的藝術語彙。近年來,鄭麗雲嘗試將畫布上的刮痕應用於其他媒材,包括此次展出12件碗缸陣列結合水滴影音裝置的作品無眠夜,以及與郭元益跨界合作的系列禮服。對藝術家而言,來自故土的花草、陶瓷和手工嫁紗不僅是進入展覽的幾個關鍵字,關於「家」的想像,或許就從人與土地生連結的物件開始。

古典的愁來自外部,是生存競爭與權力分配下的結果,此時此刻人們所經歷的後現代愁,則是心靈原逐漸崩壞、趨於失落。兩位藝術家對於家的想像融入了異地而處的觀察,期盼各地觀眾前來現場一同感受。


data

流.變鄭麗雲個展
菲常態
尋找家園
羅納德.溫杜拿個展
2016年09月15日2016年11月20日
台北當代藝術館
台北當代藝術館官網

(全文art plus no.60 2016/10 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