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在戲曲中追尋,人與神的海洋夢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在戲曲中追尋,人與神的海洋夢

文:王妍方(遊走於傳統戲曲的文字與影像記錄者,兼職是說故事的人。)

未知的海底世界與只聞其名不見其身的海上仙島蓬萊,對熱愛傳統戲曲的製作團隊而言,皆具有超乎想像的迷人魅力。


  神的視角──海面上下,各自繽紛

  傳統戲曲的神與妖,跟人一起生活在世界上。神與妖具有法力,也存有七情六慾。神妖戲中多數與海最有相關者,莫過於蓬萊八仙、東海龍王、哪吒、玄天上帝,以及媽祖等神、妖族群。

  1987年,明華園戲劇總團推出首部曲《蓬萊大仙》,敘述外貌俊美,脾氣驕傲的李玄魂體出竅與太上老君鬥法,肉身卻遭仇家毀滅,迫於無奈只得將自身靈魂套入路邊早已死亡的乞丐李鐵拐身體,用借屍還魂的方式復活,在太上老君開示中頓悟自身過錯,渡海踏上蓬萊仙島得道。其後,明華園陸續推出《劍神呂洞賓》、《韓湘子》等作品,2011年最終曲《蓬萊仙島-漢鍾離》登台,總共用七部作品講敘八仙登上蓬萊仙島,羽化成仙的得道過程。2014年,奇巧劇團以豫劇加上歌仔戲、搖滾、嘻哈等元素推出《我可能不會度化你》,以身在海上孤島渡假的耶穌基督、佛陀與阿難等東西方神尊,用荒謬兼無厘頭的方式演出。

02

蓬萊八仙分別為:李鐵拐漢鍾離(或鍾離權)、呂洞賓張果老何仙姑曹國舅韓湘子藍采和。在民間傳說中,八位神仙都居住於蓬萊仙島,故有「蓬萊八仙」之稱。

「蓬萊仙島」或「海中仙山」的存在,在傳統戲曲中成為海中陸地的理想世界並非突然:最早,《山海經》即有「蓬萊」為海中神山的文字記錄。秦朝時,徐福曾帶領上百童男童女,至東海仙山為秦始皇謀取長生不老藥,自此一去不回。白居易《長恨歌》內亦有著墨:「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飄緲間。」將楊貴妃擬化為身在其中的太真仙子,為海中仙山的存在增添三分神祕。

從以上列出的神妖戲劇目中,可以歸納出一個通用法則:神與妖若想登階仙班,得先體驗俗世苦難或降妖伏魔,從凡身肉胎的萬般磨礪中頓悟,大徹大悟渡海踏上仙山羽化得道,方能渡己渡人。這些神妖戲的劇目流傳,來自凡人對神明位列仙班後,肉眼難以窺見的生活環境充滿無數想像,惟有渡越一望無際的海洋前往無人仙境,拋卻塵世煩擾方能得道升天,所能做出的最好解套方案。

  在海中,神與妖共存的生態環境也相當精彩。臺灣豫劇團2002年推出兒童豫劇《龍宮奇緣》,劇中鯉魚精與船夫阿端相戀,北海龍王橫刀奪愛,引來各路水族精妖拔刀相助,以兒童劇手法,引導觀眾探索傳統戲曲對海底世界的種種想像;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大稻埕青年歌仔戲團於2014年推出《東海怒濤》,哪吒以神力大鬧東海龍宮,打死龍太子敖丙並剝其龍筋,闖下大禍,最終捨身悟道,以蓮花化胎重生。在傳統戲曲的海洋世界觀中,神與妖皆有超越人類的生理侷限,擁有自由來去海陸的兩棲能力,人與神或人與妖的相戀,更是歷久不衰的演出素材。未知的海底世界與只聞其名不見其身的海上仙島蓬萊,對熱愛傳統戲曲的製作團隊而言,皆具有超乎想像的迷人魅力。

(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5 2017/03 p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