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從安平追想曲航向伍佰的東石 台灣「海之歌」的輕喟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從安平追想曲航向伍佰的東石 台灣「海之歌」的輕喟

文:翁嘉銘(台灣資深樂評人)

其實新台語歌中,伍佰剛出版的新專輯《釘子花》裡有首〈東石〉,同樣是以港口為歌名。無論是「安平」或「東石」,生活在島嶼,海與台灣最切身的當然是港口、漁村,同時是以海維生的族群最開始的起點和歸宿。


說到台語歌中的海洋文化,腦裡很快閃過《安平追想曲》中的「荷蘭船醫」,於是輕輕哼著經典,想像淒美的異國戀情,有著台灣史的暗喻。其實新台語歌中,伍佰剛出版的新專輯《釘子花》裡有首〈東石〉,同樣是以港口為歌名。無論是「安平」或「東石」,生活在島嶼,海與台灣最切身的當然是港口、漁村,同時是以海維生的族群最開始的起點和歸宿。

02

伍佰的台語歌結合西方搖滾與台灣民俗音樂,重新詮釋出台灣海洋文化的新意象。©Moon.light84

渡海的先民,殖民的哀嘆

台灣關於海洋所連繫的地理、建物、遺址俯拾皆是,北部八里的十三行遺址、圓山遺址貝塚文化,更久遠的東部與恆春半島的長濱文化,新近挖掘的台南「左鎮人」遺址,都可以感受先民與海洋文化密不可分。海洋與島嶼的地理特性,讓移民、貿易、政權更替、多元種族的豐富文化,體現於通俗歌謠的多不勝數。就從「老歌仔」開始說吧!我印象深刻的是,明傳奇《荔鏡記》後成為南管梨園戲與歌仔戲經典戲的《陳三五娘》,為融入在地,演成《陳三都來過台》。從民間故事演變成唸歌仔、歌仔戲與台語電影的《周成過臺灣》,也可視為渡海來台淘金,意外發生離奇事件的移民傳說。

《唐山過台灣》或與漁村媽祖信仰有關的台語歌,現今少有人唱,卻與《陳三五娘》、《周成過臺灣》一樣,是原住民族海洋文化後,台灣另一段渡海開墾重要的歷史表徵,以此接上《安平追想曲》所象徵荷蘭統治台灣的大航海時代。《安平追想曲》異國戀的淒美,其實和《陳三五娘》或《周成過臺灣》並無不同,無論種族或地域或階級差距,人與人之間產生的分離、相遇、衝突,都在於文化、價值差異的撞擊,並突顯出海洋變遷與農業保守性格的一大分野。因而不論是哪一政權統治,殖民之痛難以避免,《補破網》也不免成為台灣哀嘆之歌。

03

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基隆港。當時許多留日音樂人所創作的歌曲,無論是其搭船經驗、港口海洋見聞與意象,現今都已成經典歌謠。

行船人的港都夜雨

日本統治時期,留日音樂人所創作的歌曲,現今已成經典歌謠,而那時可以前往日本留學是難得的,搭船經驗、港口海洋見聞與意象,或異地旅遊的浪漫情懷,都成了創作養份,比如吳晉淮的《船上月夜》、鄧雨賢《臨海曲》、楊三郎《港都夜雨》等等,皆是膾炙人口的作品。

歌謠大師吳晉淮《船上月夜》裡,「行船人」的戀歌衍生出後來無數「行船人之歌」,幾乎是台灣「海歌」重要的一支,包括文夏《離別的行船人》、黃三元《行船的草地人》、林峰《飄浪行船人》、林海《行船人的純情曲》、黃敏作詞的《行船人的愛》等等 ,「行船人」成為台語歌重要的關鍵詞。可見,不論日治或二次戰後,漁人或跑船生活,是台灣產業命脈,也是勞動階級謀生的途徑。台灣1960年代發遠洋漁業,1964年興建高雄前鎮遠洋漁港,作業漁場遍布世界三大洋,產值超過四百億台幣。許多窮苦家庭男生去跑船,快速賺取高薪水,是改善家境的方便之門,在台灣經濟尚未起飛前尤其如此。行船人所代表的離愁、飄浪、責任和夢想,便在台語歌裡成為男人一大表徵。

此外,運用港口、燈塔、船隻,漁村等借景抒情,像文夏詞作《再會啦港都》、《港邊送別》、《港口的賣花姑娘》等,出張港邊專輯足足有餘。還有葉俊麟詞作的《漁村的女兒》,及洪一峰名曲《淡水暮色》、《惜別夜港邊》、《港邊的吉他》等,再到江蕙唱紅的吳成家曲、陳達儒詞的《港邊送別》,讓「港邊」在台語歌的地位不下於「行船人」。因此,由港都高雄創設的「南面而歌」歌謠創作獎,2014年《以海為名》出版新世代台語歌原創歌曲作品專輯,不僅符合港都文化與台灣歌謠傳統精神,承襲行船人的開拓勇氣,又走出行船與港邊的語境及想像,擺脫悲情與江湖色彩,更大器地描繪、歌頌海洋,令人可喜。

新台語歌的航道

陳明章、陳昇、林強、伍佰、黑名單工作室、濁水溪公社、閃靈、董事長、五月天、謝銘祐等等「新台語歌」創作群,既沿續《青蚵嫂》、《快樂的出帆》、《海海人生》等的民謠與人文精神、追隨其寫實傳統,也蛻去演歌外殻,結合西方搖滾與台灣民俗音樂,重新詮釋海洋文化的新意象,瀰漫酸酸甜甜舊舊新新的台灣味,例如陳明章作品從《唐山過台灣》、《默娘詩讚》、《海尪》、《基隆嶼ㄟ港口》、《黑面撩撥的故鄉鹽埕所在》到《繼續愛高雄》等等,都有濃厚的台灣史詩性,是一般商業歌曲難以企及的。

 

(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5 2017/03 p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