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才怪! Theatre NO99 X耿一偉 講座對談Q&A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才怪!

Theatre NO99 X耿一偉 講座對談Q&A

文:陳韋屏

圖:OISTAT國際劇場組織 提供


主持人:魏琬容|OISTAT國際劇場組織營運長

與談人:Ene-Liis Semper|Theatre NO99藝術總監

Tiit OjasooTheatre NO99導演

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

魏:在台灣,常有人說「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請問您對這句話的理解?

耿:劇場和政治都是情感上的操弄,差別在於觀眾是否自願性的接受。藝術當然跟政治有關係,端看處理的是哪一種政治。《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的處理偏向「真相」的政治,讓觀眾從中看到操弄、真相建構的過程;台灣劇場處理的大多是「正義」的政治,為社會不公發聲,但就比較少處理關於「真相」的政治。

05

由左至右:Ene-Liis Semper、Tiit Ojasso、耿一偉、魏琬蓉 ( PiCheng Wang攝影 )

在充滿衝突與對立的年代,您認為藝術家、劇場人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Semper:我想要先補充的是,在《Unified Estonia Assembly》之後,愛沙尼亞最大的政黨Reform Party,爆出財務醜聞,我們再次把這樣的主題以藝術呈現。Theatre NO99的戲劇顧問以真實事件為本寫成劇本,再加入黑色幽默,把許多政治人物寫入劇作中,並進行公開讀劇。這個劇本躍上了愛沙尼亞最大的報紙,被許多其他愛沙尼亞的劇團搬演,政客們也很關心。當然,藝術計畫不一定會改變政治現實,卻能讓政治人物有所警惕。最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劇本太紅了,Reform Party的領導人之一就辭職下台了。

06

Theatre NO99 X 耿一偉 X 魏琬蓉 (PiCheng Wang攝影)

Ojasoo:藝術家在不同時機應扮演不同角色。像在戰亂這種極端的情況,藝術家的任務就是保有人性(stay human)。我認為,當社會有些危機得以作為創作材料,是藝術發展的最佳時機,愛沙尼亞的歌唱革命便是在危機中誕生的藝術創作。藝術家最重要的角色,應該要持續的對話與溝通,透過藝術展現各種觀點和意見。

魏:雖然Theatre NO99拿的是國家補助,約有三分之二的預算都是國家挹注,但做的計畫卻在批評國家?

Ojasoo:事實上,國家補助的單位並不會干涉劇團的製作內容,且我們的計畫並非只是在批評、攻擊國家,而是讓藝術映照出社會的樣貌,透過作品讓大眾知道社會如何運作。


Data+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才怪─愛沙尼亞NO99劇團大解密 專題演講與對談

2017/02/05 14:00-16:40

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大新館4樓數位演講廳

(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art plus no.65 2017/03 p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