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Column

敏斯特城市的化妝師
上層分類:焦點文章

敏斯特城市的化妝師

文: 凌志豪
圖: 敏斯特雕塑項目

自1977 年起,每隔十年,雕塑項目展都會在德國敏斯特市舉行。2017 年的雕塑項目於6 月10 日開幕,35 位藝術家及藝術組織參展,分別來自19 個不同國家及地區,以各種多元的媒介如錄像、表演藝術、媒體藝術等等重新探索雕塑和當代藝術的意義與邊界,共同思考人與公共空間、身體這些雕塑項目展覽40 年來不停關注的議題。來到第五十個年頭,敏斯特雕塑項目展但仍保持著自己緩慢的節奏,在藝術旅遊、雙年展盛行的世代發出自己獨特的聲音。



敏斯特雕塑城的起源

敏斯特雕塑項目展覽的種種故事要由二戰後的德國說起,1955年是卡塞爾文獻展第一次開幕,它既被認為是對於納粹藝術風格的反省,也被作為恢復和接續了前納粹時期的歐洲現代主義,被稱為第二波現代主義浪潮。當時現代主義的二次潮流已經在杜塞爾多夫、科隆、法蘭克福等城市興起,但並沒有進入德國大部分城市的日常生活。敏斯特這座戰後徹底重建成中世紀模樣的「偽古城」有著對於傳統的執著,納粹的理想主義美學依然是市民心中藝術指標,這個歷史脈絡就造成了敏斯特雕塑項目展覽對現當代的關注,一方面呼應當時在德國對現代美術的熱潮和需求,一方面革新納粹時期留下的審美觀。


1969年為了興建西德州立銀行(LBS銀行)的總部大樓,政府關閉了敏斯特人工湖阿湖(Aasee)邊的動物園和自然歷史博物館,動物園被搬到了幾公里外的西部城郊,同時大學科學院和醫學中心被建設在西北部而非城市中心。作為對於市民的補償,銀行贈送了美國著名雕塑家George Rickey的一個抽象的現代運動雕塑作品Three rotary squares給敏斯特,至今還矗立在敏斯特漆器博物館對面的綠地上。這個善意的補償反而引發了一系列抗議,市民不滿銀行奪走了動物園,卻只以一個荒誕的雕塑來搪塞了事,地方媒體鋪天蓋地報導市民和大學生的憤怒。市民的憤怒除了在於銀行的舉動,還因為對當代雕塑的不解和缺乏欣賞的途徑。為了緩和民眾的情緒並提高人們對藝術的理解,克勞斯•布斯曼(Klaus Bussmann)作為LWL敏斯特州立美術館策展人舉辦了一系列的演講和展示活動,並最終在1977年舉辦了首屆斯特雕塑展。布斯曼一方面希望以一種市民美學啟蒙的方式舉辦一個大型的現代雕塑展,以此獲得一種在地性的美學教育,從而掃蕩30年以來一直根深蒂固的納粹審美。把雕塑帶到城市之中,走出白立方,融合到市民的生活。布斯曼找到了出身於敏斯特,當時正任教於哈利法克斯的新斯科舍藝術設計學院(Nova Scotia College of the Arts andDesign in Halifax)的助理教授卡斯珀•柯尼斯 (Kasper König) 幫忙引入一批當時流行的美國藝術家來敏斯特進行在地性創作。通過在地性的雕塑項目,布斯曼和柯尼斯開啟了關於作為雕塑藝術的本體性討論,以及藝術和公共空間之間的關係,探索戶外雕塑在多少程度上標識了一個所謂的公共性以及有多少介入性等等重要的問題。


第一屆敏斯特雕塑項目展

布斯曼邀請了9位藝術家 (Carl Andre, Michael Asher, Joseph Beuys, Donald Judd, Richard Long,Bruce Nauman, Claes Oldenburg, Ulrich Rückriem和 Richard Serra) 來實踐雕塑項目,每位藝術家都在策展人的幫助下充分了解了敏斯特的情況和歷史,再進行「在地性」創作。敏斯特雕塑項目的整體流程和模式在1987年第二屆才定下來,藝術家的邀請方式、提出作品方案,以及實施流程也獲得了確立。室內部分徹底被省略,展覽被控制在敏斯特中心城區部分,敏斯特雕塑項目展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戶外在地性藝術展。


藝術家由兩位策展人布斯曼和柯尼斯邀請,被邀請的藝術家也可以在十年後或二十年後反覆出現,例如Michael Arscher的Installation Münster (Caravan)就反復出現了四屆。獲邀的藝術家會在敏斯特住幾個星期,並獲得一批關於敏斯特城市的文獻和圖片。透過對這個城市深入的了解,藝術家就可以按著整個城市的歷史脈絡和環境來進行在地創作。在柯尼斯的母親還健在的時候,藝術家們常常被熱情地邀請去柯尼斯家的餐廳,在那裡獲得策展人母親更多關於城市細緻入微的指點。藝術家們會在他們結束駐地之際提出一個為敏斯特某一個地點量身定制的作品方案。敏斯特雕塑項目展的「在地性」討論不只是形式上的討論,而是場所的歷史和文脈與作品的對話,對於公共空間和日常生活的直接指涉或挑釁。1 9 8 7年最具爭議的作品就是一個好例子。Katharina Fritsch創作的Madonna,是一座真人大小的黃色聖母像,而基督教中黃色象徵恥辱,聖母像被安置在城市中心的人行道上,在一個天主教城市中,這是不可想像,極具挑釁性的作品,但同時充分地利用和回應敏斯特這個城市的歷史和特質。敏斯特雕塑項目展的連貫性也是值得留意的一點。每一年公共雕塑項目展之後,只有非常少量的雕塑和裝置被保留在城市空間之中,其他的作品被一律拆除,為下一屆騰出空間,但是不同屆別的作品仍同時存在在同一空間之中。如果人們一起觀看1977,1987,1 9 9 7 , 2 0 0 7 和2 0 1 7 年的展覽,除了這五屆之外,那麼每一屆保存下來的雕塑作品還構成了第六個展覽——一個長期性的城市空間雕塑展,這也是敏斯特不同於歐洲其他大型展覽的特徵。


2017
年十年約到

來到2 0 1 7 年的展覽,本屆展覽帶來了30件全新的公共藝術作品,形式包括了表演和雕塑,展出的範圍還延伸到了周邊的城市馬爾(Marl),這個的雙城概念突破了以往的形式,也與文獻展的雙城展覽不謀而合。今年的策展團隊除了柯尼斯以外,還增加了兩名大將,LWL敏斯特州立美術館的布里塔•彼得斯(Britta Peters)和瑪麗安•瓦格納(Marianne Wagner)。敏斯特雕塑項目展一直關注著世界的變化和政治氣候,故特別以表演藝術、參與性和電子化為2017年的主要話題,回應電子化的生活模式和藝術被營銷的現況。柯尼希也表示: 「現在比以往有更多的藝術家、更多的展覽、更多的手段,甚至在全世界都能即時地進行推廣和宣傳。城市空間充斥着廣告和商業活動,藝術被大力營銷。僅與十年前相比,人們在旅行、溝通上的速度都提升了許多。從這個角度看,2017年與1977年像是兩個點,連接着兩個全然不同的時代,藝術家會更多地思考數字化、全球化的問題。」策展人之一彼得斯說:「我們希望敏斯特雕塑項目展可以帶給公眾以社會和政治角度的思考。儘管這種做法有失敗的風險,但最終結果還不錯,作品都為現實提供了廣泛的視角。」整個展覽的作品連繫著世界的歷史脈絡。


這次展覽的大部分工作三年前就已開始。藝術家受邀在城市的特定區域裏根據場地特徵創作,用藝術作品將人們習以為常的景觀轉化出新的意義。有些作品是傳統雕塑,有些則是視頻裝置或者行為表演。這些作品與城市結構、歷史與社會背景息息相關,或關注全球範圍內的現實問題,或探討數字化潮流下公共空間與私人空間的聯繫。


在地性的公共雕塑仍是展覽的重點之一,例如柏林的藝術團體 Peles Empire就將羅馬利亞 Peles Castle 的家具結合敏斯特戰後重建的外牆特色成藝術裝置,把兩地經歷二戰的歷史交纏在一起。而布達佩斯的編舞家 Alexandra Pirici則在敏斯特市政廳追尋更遙遠的歷史,以行為藝術和舞蹈演出Leaking Territories,演繹和詮釋 1648 年簽訂象徵神聖羅馬帝國三十年戰爭結束的西發里亞和約 (PeaceofWestphalia)_這一條穩定歐洲秩序的重要條約,在這個難民問題和本土主義冒升的時代又有另一層更深遠的意味。在回應電子化的生活議題上,Aram Bartholl 在 imPumpenhaus劇院也是一個重要的作品。通過藝術家裝置藝術能夠給觀眾們手機充電,並享受周圍的篝火以及相應的聲效。最原始的能量模式-----火焰,慢慢轉化為電子世界的能量,圍坐在火爐旁的溝通方式也慢慢電子化,變成手機上的一條條信息。Andreas Bunte 的作品 Laboratory Life表面看起來只是貼在街頭的普通海報,但實質的錄像作品則須透過參觀者到現場再用特定的手機應用程式素描二維碼才可以觀看,這件作品用了十分聰明的方式來把觀眾的肉身行動作為這件公共雕塑的載體,但最終的藝術品卻以電子化的方式呈現,可以說是對數碼化生活的深入反思。


馬爾城市

樣經歷了二戰重建的馬爾的城市風格跟敏斯特截然不同,以戰後國際主義、現代主義為核心建構,跟恢復古典風貌的敏斯特在意識形態上背道而馳。有趣的馬爾同樣在70年代舉辦過現代雕塑展,但最終卻沒有發展成敏斯特的模樣,是次Hot Wire 的連結企劃就是希望與這個歷史背景相近,但發展道路不同的城市進行平行對話。同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回顧敏斯特雕塑項目展過去40年的討論和成果。今年,策展團隊更與藝術雜誌《Frieze》合作,在倫敦發行了《Out of Body》、《Out of Time》、《Out of Place》三本紀念冊,討論公共空間與雕塑的基礎問題,反思雕塑在地性的意義。這三本書也成為敏斯特雕塑展歷史文獻理論的一部分,對於雕塑和公共空間的主題進行了更深層面的探討與記錄。


敏斯特雕塑項目展在從19 7 7 年到2 0 1 7年的四十年中,同時從一個歐洲小城的案例中折射出了全球經濟轉型下城市空間發展的歷史。從一個在地的藝術教育項目逐漸演變為城市文化名片的過程中存在著各種不斷的掙扎和張力。它連續性地每十年一次重新討論藝術和公共空間之間的關系,無論是建設性的,還是自我批判的,它都構成了一種自我反思的可能。

(本文刊載於art plus no.71  2017/09 p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