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 Performing Art

擁抱不安逸 吳孟珂

文:陳代樾(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博士生,表演藝術評論台2016年專案評論人,關心身體實踐的理論與方法。)

圖:荷蘭舞蹈劇場(NDT、吳孟珂提供

在旅外多年、與舞團中各種風格迥異的編舞家合作之後,孟珂最深的體認不是技巧該如何轉換,而是舞蹈可以多自由,想像力可以多麼豐富。

Read more

從神話向社會遷徙 冉而山劇場《星星部落》

文:譚凱聰(東華華文所創作組畢,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寫詩與劇評、企劃文藝活動,並學習創作小說。)

攝影:Varanuvan Mavaliw 陳逸軒/攝於2016Pulima藝術節

全戲猶如一場簡潔的成年禮,身著白色族服的大小演員們,透過以族語吟唱舞蹈、開場向觀眾敬小米酒、終場前邀觀眾以泥塗鏡等表演形式,牽起虛實/今昔之間的部落。

Read more

藝術史教育座談:我們為什麼要讀藝術史?

文字整理:編輯部 採訪攝影:李俐亞

在本期專欄中,Art Plus邀請了四位在不同單位任教藝術史的老師對談,希望就與會者對藝術史接觸、學習、教學的經驗,討論藝術史在藝術教育中的意義,以及台灣藝術史教育的特色、可能面臨的困境以及在全球化下的發展情勢等問題。

Read more

1977的40週年

文:袁智聰 (沉迷音樂又喜歡用文字解讀音樂的香港升斗市民,人稱樂評人,一寫20 多年,曾創辦音樂雜誌《音樂殖民地雙週刊》(MCB)。文字現散佈於中、港、台的平面及網絡媒體。)

踏入2017年,英國音樂傳奇David Bowie(1947-2016)逝世一晃眼已經一個年頭。即使一年後的今天,我們仍覺得Bowie彷彿從沒有離去。

Read more

一種男男自語-藝術家黃向藝

文:劉星佑

圖:黃向藝

這是不同於以「性」做為觀看愉悅對象的「春宮畫」,而是以「找出曖昧」為成就感的新畫種,燙衣板上趴臥的裸身男子、鏡前佇立宛若自戀的男子,領帶、繃帶、電線等與羈絆相關聯的寓意,從隱晦禁語到含情脈脈,不是遮遮掩掩情慾,而是低調卻無所不用其極的暴露

Read more

在性別運動中嶄露頭角的腐潮

文:劉品志(Cocome) 

圖:高雄同志遊行聯盟

然而說來有趣,誠如我一位腐女子朋友所述,這種愈是被社會列為「禁忌」的意涵與給予的壓力越大,其所具備的動能與爆發力也就越高。

Read more

異質時間與神話洪流 2017 TIFA

文:譚凱聰

圖:國家兩廳院

2017台灣國際藝術節(Taiwa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Arts)的網站裡,秒針滴答聲像流水湧出,尚未來臨的時間一步一步,彷彿正細數著什麼。

Read more

環境劇場 生態再觀察

文︰肥力

圖: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金枝演社

經歷了近年歐美對劇場定義的顛覆論述及實踐,繼而再回歸到追尋劇場本源,劇場對於觀眾定位及觀賞演出的方式有更深入的討論。

Read more

身體作為檔案  談《二十世紀舞蹈史,在亞洲》

文:印卡

圖:臺北市立美術館

這個對於具現真實(embodied actualization)的壓力使得在舞蹈中的檔案往往導致了舞蹈的重演。從這個角度來看,林人中(概念、編舞),林文中(演出)在《二十世紀舞蹈史,在亞洲》的關係,正處於舞蹈檔案與舞蹈重演兩極的辯證關係,也值得我們深思這背後的壓力來源。

Read more

是誰在看BL? 腐Gay X 腐女的觀看與創作愉悅

採訪:劉星佑

整理:劉星佑、王馨誼

攝影:李俐亞

BL文化由創作到觀看,可說是異性戀女性一手打造而成,然而在腐女這個身份中是否還存在著更多的可能性?本對談邀請到「腐GAY」施舜翔及腐女陳穎來談談他們閱讀BL的經驗與過程,以及如何在觀看或創作時找到使自己愉悅的位置。

Read more

「菁」英匯聚 香港週2016

文:孫嘉蓉、林立雄、高承胤

圖:港台文化合作委員會

一年一度香港週,今年邁向第五個年頭,回顧過去四屆,如果說前幾年主力在於介紹香港藝文作品和人才給台灣觀眾,那麼近幾年的節目就像在此基礎上繼續生根發芽。

Read more

The cash-burning empty boxes?

A tale of private art museums in Chinese style

燒錢的空盒子? 私人美術館的中國式迷局

text: Hsu-Chün Liu

photo: various units

translation: Alan Chan

There is even a dark joke – it is said that, if you hate a person, the best revenge is nothing other than persuading him to found a private museum.

Read more

水圍花.solarsite.kh

文:蔡昀挺(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碩士,現任國中藝術教師。)

攝影:劉人豪


索拉舞蹈空間,一個根紮高雄的創作所在,以當代舞蹈劇場自居,組成分子不全舞蹈人,當然也不以舞蹈自求/囚。

Read more

滲透、游擊和對話

2016北海岸藝術祭

文:王馨誼 

圖:新北市政府

居民們在作品竹片上寫下自己的心願詩句,每當風一吹動,這些詩句就隨著竹片敲響的聲音,迴盪在這片山林間。陳總幹事表示,嵩山社區許多田地休耕,這次能以藝術的方式讓土地重新再利用,「對當地居民來講,就像一場心靈上的再造。」

Read more

後現代

文:楊佳蓉

圖:台北當代藝術館

全球化時代來臨,游牧式的國際移動標誌出各種生存位置,隨著邊界不斷浮動,人們對於環境的感受也和過去不再相同。台北當代藝術館於九月中推出菲常態:尋找家園羅納德.溫杜拿個展流.變鄭麗雲個展,邀請兩位同樣由原生地走向國際的藝術家,看他們如何運用各自擅長的媒材與符號對不同文化身份進行反思。

Read more

澆不熄的芭蕾魂

芭蕾群陰Ballet Monsters林秉豪

採訪整理:孫嘉蓉

攝影:李俐亞

我出了社會才發現原來各行各業中很多人都學過芭蕾,大家心的芭蕾魂都是在的,只是沒有被喚醒,或者因為某些原因放棄了。會再畫這本的原因是,大家認為芭蕾高不可攀,即使我身邊也學藝術的朋友們,都寧可選擇看現代舞,我覺得這是很可惜的。

Read more

策展作為藝術實踐

策展人?藝術家?

林人中

圖:上海雙年展、RaqsElmgreen & Dragset、再拒劇團
在我們身處的時代,藝術家與策展人除了「呈現」與「被呈現」的關係外,他們各自因著策展實踐(
curatorial practice),模糊了策展與藝術創作的邊界,同時,這兩者的策展身份認同正持續書寫策展的定義與樣貌。

Read more

島影.島歌

當代敘事影展

文:孫嘉蓉

圖:財團法人台北市客家文化基金會

在「當代敘事」的清晰定位下,每屆策劃不同的主題,去年是從邊緣視角出發的「邊界.世界」;今年則繼續以島為題,探索亞太地區的「島影.島歌」,精選多部台灣客家、沖繩、東南亞等經典與導演紀錄片,重新理解「島」的歷史宿命與當代議題。

Read more

場燈打亮 整裝待發

關渡藝術節  

文:黃佩蔚  

圖:關渡藝術節

關渡藝術節在台灣當代藝術版圖的核心價,應該是讓初始的概念性創作、仍在實驗的階段性作品、並未有能力獨立製作的新作,或者佳作的重演再製再思考,透過既有資源的提供及外部協助,提供年輕創作者有所發揮的空間,甚至成為藝術教育與藝術現場的銜接場域。

Read more

起點即是終點,終點亦是起點

銀川雙年展評介

文:劉星佑

圖:銀川美術館

策展人試圖暗示著視覺與文字永遠的不相稱卻有所交集的樣態,既是一種斷裂,卻又能彼此縫合,在視覺之於光的關係下,以顏色象徵銀川作為一種縫隙中的曙光,處在代表綠色的回教文化中與代表紅色中國的文化交界處。

Read more

劇場製作人與社會

從兩岸劇場製作人工作坊談起

. 貢幼穎

中國錢,淹目。三天的兩岸製作人交流討論中,充滿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自省式評點。大陸的同儕,台灣的製作人很像歐洲的製作人,最常掛在嘴邊的是「作品的藝術性」;反之大陸的製作人好像百老匯的製作人,最常掛在嘴邊的是「作品的市場性」。

Read more

從形音義的裡流變:評張小虹《時尚現代性》的詞語翻新

文:徐明瀚

圖:

在張小虹的字裡行間,舉凡那些文字上的形音義流轉,可謂都具備了高度的理論性格,以至於即便是看起來像是字面上的文字遊戲之中,皆帶給讀者無數的許多發與想像。

Read more

能唱歌好開心!

在心裡種下阿卡貝拉的種子

文:譚凱聰

圖:Vocal Asia

八月下旬的臺東街道,冒出許多學生身影及一輛輛接駁車。他們聚集在臺東高商、藝文中心和均一中學,每日往返於講堂和表演廳之間,展開一場人聲音樂之旅:2016國際阿卡貝拉音樂藝術節(2016 Vocal Asia Festival in Taitung,以下稱VAF

Read more

Chen Tong / Alain Robbe-Grillet

陳侗/阿蘭霍格里耶

text: Frank Vigneron

photo: a.m. space

translation: Phoebe Chen

As I write these lines, I still have not met Chen Tong but our paths have kept crossing recently.

Read more

Inter vs. Trans: When Ink meets eastern gouache

傳統解放後的大爆發

墨.彩 異趣

文:林志明

圖:赤粒藝術

暑期原是畫廊業者的淡季,但在傳統水墨之旁作另類出發的一群年輕人,他們最近在台北的群展卻引起關注,甚至藏家之間的搶購。

Read more

2016臺北詩歌節

亞洲的滋味 

文.圖:黑眼睛跨劇團

 一年一度由臺北市政府文化局主辦的「2016臺北詩歌節」,已成為秋之饗宴,活動從10月8日到10月23日將在臺北遍地開花。

Read more

藝術「迷失」自我

Urban Serenity: The House of Nature


文:李天藍

圖:香港藝術中心

由會德豐地、香港藝術中心及香港公共藝術合辦的展覽《Urban Serenity: The House of Nature》展出三位香港藝術家包括香建峰、馮家暉及姚志良的畫作。展覽位於海港坊港威廈 One Homantin 住宅頂目的展銷廳

Read more

音與寂靜 Noise & Silence

文:紀柏豪

圖:the John Cage Trust

「我們處在噪音的世界,我們無法關上門拒其招待,並在這無法計數的膨脹中進化與滾動。」 米歇爾·塞雷斯《寄生蟲Michel Serres, Le Parasite 2007:126

Read more

British Art to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Brexit?New Player to Oversee Market?

英國藝術也「脫歐」?市場換主人?

textYiAn Chu

photovarious units

translationJohnny Ko

‘With the sharp fall in the British pound, this is the perfect time to buy sterling-denominated antiquities……

Read more

音樂精靈的奇幻攻略  許哲珮

文:洪瑞薇

攝影:胡福財

我可以感覺到那不只是稱號而已。「音樂精靈」許哲珮就像是從哪個童話裡出來一樣,睜著骨碌碌的大眼睛望來望去,好像對所有的事情充滿了好奇。拉了把椅子親近的往你挨過來,「這個世界充滿了魔法──如果你願意相信的話。」

Read more

Interview with curator of the 11th Gwangju Biennale, Binna Choi

專訪第十一屆光州雙年展策展人 崔彬娜          

text: Jaeyong Park

photo: Gwangju Biennale

translation: Phoebe Cheng

“The Eighth Climate (What Does Art Do?)” is a kind of a flag, not exactly an overarching concept or theme of the whole exhibition.

Read more

後現代廣告及電遊中的擴增詩性空間

文:林志明

圖:網路截圖

約翰.柏格(John Berger)的《觀看的種種方式》(Ways of Seeing)自從出版以來,便是一本一再被讀的經典名著。然而在原著的第七章談及廣告時,其觀點之狹隘,其主張經驗案例之無法符合,實在令人有讀不去的感覺。

Read more

In search the traces of 20 years

What can the 11th Gwangju Biennale do?

梳理20年的發展軌跡:第11屆光州雙年展還能做什麼?

text: Nobuo Takamori

photo: Gwangju Biennale

translation: Alan Chan

It is not easy to find another city like Gwangju that is so closely connected to art biennale.


(Parallel Chinese-English textsChinese follows English. 本文章為中英對照,英文在前,中文在後)

It is not easy to find another city like Gwangju that is so closely connected to art biennale. Like Tainan, Gwangju is the sixth largest city in its home country and both cities have a similar size of population. For those visitors, from within or outside of Korea, who are interested in seeing historical cities, Jeonju and Gyeongju are their likeliest destinations of travel. Therefore, it would seem that Gwangju Biennale is the main attraction for whomever visiting this city. During every biennale period (including both Gwangju Biennale and Gwangju Design Biennale) visitors will find their hotel service attendants ask them the question ‘Are you here to visit the biennale?’, and when you get on a cab and utter the syllables ‘Bi-En-Nal-Le’ to the driver, he/she will immediately carry the foreign passengers to the biennale exhibition venue.

It is well known that this ‘city of biennale’ was founded as the redemption of guilt. Gwangju Biennale was founded in the 1990s as a commemoration of the victims of May 18 Democratic Uprising in Gwangju. Recent investment in culture among the area of Gwangju has been done as a compensation to North and South Jeolla Provinces, which was long neglected from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after the war. The large and standard Gwangju Biennale Exhibition Hall was erected upon this mentality of redemption and compensation, and it has since been the major venue for the biennale. Back in the 1990s, it was undeniable that the biennale was at the forefront of Asian contemporary art. Twenty years have passed, and these days questions have been raised about the ‘achievements’ of the biennale: what has Gwangju Biennale brought to the Korean art scene in the past twenty years? Has it brought up any significant Korean curators? Has the biennale brought about any changes in art internationally? The truth is that no easy answers can be found for the above questions.

光州雙年展0902 02

Dale Harding, Untitled-wall painting, 2016, ochre on acrylic. Dale Harding is one of the exhibited artists in 2016 Gwangju Biennale.

Questions about exhibitions are perhaps the best answered by curating another exhibition. The theme of Gwangju Biennale 2016 is ‘The Eighth Climate: What does Art do?’ One can discern from the title an attempt by the biennale to unravel its own historical burden. In the face of this doddering exhibition machinery, Maria Lind, the artistic director of this year’s biennale, has proposed the theme ‘What does Art do?’ The theme came from ‘the eighth climate’, an idea originated from Sufism of Islam, which is taken as a metaphor for the creative character of art. ‘The eighth climate’ is different from the other seven modes of climate that exist in the cosmology of the Ancient Greek, for the former is a symbiosis of material and spirits, history and mythologies. ‘The eighth climate’ is not perceivable through the senses of everyday life, yet it is an entity that effects actual influence. What is more important is that ‘the eighth climate’ turns that which escapes rational knowledge and imagination into reality.

Such mythological narrative is an attempt to pave the road for the idea that art is ‘the eighth climate’. And the question ‘What can Art do?’ is not asked to lead to any practical conclusion. Rather it is an attempt for art to evaluate itself through art itself. Maria Lind’s theme has significance in the context of Gwangju - while it is not a critique of the pragmatism and utilitarianism of Asian society and the logic of capitalism that comes with them, it is a response to the over-expectation projected to Gwangju Biennale and the ineluctable historical and political problems that surround it. Apart from the context of commemorating the political victims from the past, the biennale also shoulders the responsibility to open up international imagination to the city. On the one hand, the biennale plays a role in leading Korean contemporary art into the international art scene, while on the other hand, it is stuck in the vortex of local political infighting. In short, Gwangju Biennale has never been operated for the purity or philosophical essence of art.......(see more at a.m.post September/November Issue)


亞洲很難找到一個城市如光州一般,其都市的氣息和當代藝術雙年展緊緊相連。光州和台南一樣同為國內的第六大城,人口數量也相仿,然而韓國的國內外觀光客若有 興趣造訪古都,更可能會選擇全州或慶州作為旅遊的目的地。也因此,「光州雙年展」似乎成為了外地旅客造訪該城的主要原因了。每年雙年展舉辦期間(包括光州 雙年展以及光州設計雙年展),旅館服務生遇到外國旅客時,總會主動詢問:「您是來參觀雙年展的嗎?」,或是當你試著在光州跳上任何一輛計程車時,說出:Bi-En-Nal-Le」,司機便旋即知道將外地來的乘客載送到雙年展會場。

眾所皆知,這座「雙年展之城」的誕生是建立在企圖贖罪的罪惡感之上:光州雙年展初創於1990年代時,是為了紀念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的受難者;而近年來於光州地區投資的文化建設,則是政府為了彌補在戰後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對於全羅南北道地區的長期忽視。一座巨大卻制式化的展覽場館—「光州雙年展展示館」聳立於贖罪的心態之上,今日卻成為了歷屆光州雙年展的主要展場。不可否認的,在1990年代,光州雙年展的確是走在亞洲當代藝術的尖端,然而20個年頭過去之後,光州雙年展的「成就」正被逐項的檢視著:究竟這20年來,光州雙年展為韓國藝壇帶來了什麼?是否藉此培養出重要的韓國策展人了嗎?而光州雙年展又為國際藝術發展帶來了什麼變化?然而上述這些問題都顯得難以回答。

或許針對展覽所產生的提問,最好的回答方式,便是以另外一檔展覽來加以回應。2016年光州雙年展主題「第八氣候:藝術能做什麼」(The Eighth Climate :What does Art do?」可以看出雙年展本身企圖想解決自身包袱的企圖心,面對這座已經老態龍鍾的展覽機器,本屆雙年展藝術總監瑪莉亞琳德(Maria Lind)提出了「藝術能做什麼?」這個尖銳的命題。本屆雙年展以源自伊斯蘭教蘇菲主義的「第八氣候」(the eighth climate)作為引子,藉此比喻藝術所具備的創造性特質。「第八氣候」不同於古希臘地理觀中其他七種實存的氣候模式,它是物質與精神、歷史與神話共存的共生體。「第八氣候」是無法用人類日常的感官來接收其存在,但它卻是能造成具體影響性的實存體:共重要的是,「第八氣候」同時也使逃離理性主義的知識和想像化為真實。

這段精心的神話式敘述,實際上是為了鋪陳「第八氣候」即是藝術。而「藝術能做什麼?」這個提問也並非為了引導出實用性的結論,而是企圖以藝術本體來進行「藝術為何?」的自我量測。瑪莉亞琳德的主題選擇在光州的語境中,是有意義的;這並非要批判亞洲社會的實用功利主義,及其所附著資本主義邏輯,而是光州雙年展被賦予了太多具體的期待,以及不可避免的歷史及政治難題。光州雙年展除了延續政治受難者的脈絡之外,還肩負了將光州推向國際想像的責任;雙年展一方面要擔任韓國當代藝術接軌國際的重要領航者,另外一方面又身陷於地方政治話語的角力漩渦之中。簡單的說,光州雙年展從來就不是為了藝術的純粹性、或藝術自身的哲學本質而運作的......( 更多請見a.m.post 9/10月號)


光州0906 01Insun Park 뿌리, serise 03, 91.0×72.7, mixture, 2015. Insun Park is one of the exhibited artists in 2016 Gwangju Biennale.

Excerpt from a.m.post Issue 122  September/October 2016本文為節錄,全文刊載於 a.m.post Issue 122  9/10月 2016

Read more

溪洲江夏老媼像

客席策畫:劉星佑

一座被遺棄的三合院,門楣上寫著江夏堂,左右廂房窗戶上頭的書卷壁畫,有著龍飛鳳舞的題字,佐以花鳥、山水等紋飾,精巧豐富,想到剛剛走來的小徑上,路牌標示著「黃厝巷」。

Read more

當代藝術的少女革命:

Grace Miceli的賽柏格女孩主義

文: 施舜翔

朋丁

黑色長捲髮、深黑連身洋裝搭配白色球鞋,全身閃爍著少女風格刺青,談起自己少女時期最愛的經典影集《魔法奇兵》(Buffy the Vampire Slayer)時,她興奮地指著手臂上的刺青說:「瞧,我還把巴菲刺在身上!」這是創造了線上藝廊Art Baby Gallery,掀起了當代藝術界少女革命的Grace Miceli

Read more

徐瑋瑩評《韓宮樂舞》

文:徐瑋瑩

台灣僅有少數幾位人士(例如劉鳳學、陳玉秀)有耐心興趣回頭鑽研古代舞蹈的身體動態與美學觀點她們的研究均透過韓國與日本至今仍保留演出的雅樂舞為參照,一步步地尋找、推敲、創發中國古代樂舞的樣貌。

Read more

肥力評《哈姆萊特機器》

肥力(劇場人、藝評人、插畫人。)

圖: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提供

看過不少「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作品,發現導演陳恆輝很多利用舞台效果直接陳述劇本/小/文字表象,如在《百年孤寂》中當小寫人物升天時,舞台上真的會見到演者沿梯往上爬升,並在白布掩住時從後走下,扮作消失。

Read more

幽默荒謬又寂寞的人類處境

訪劇場導演菲利浦.肯恩

文:林人中

圖:台北藝術節

今年台北藝術節將呈現法國藝術家菲利浦.肯恩的劇場作品《龍之憂鬱》。當我們理所當然以為他是個「劇場導演」時,他說:「我不覺得自己在導戲」。

Read more

藝術行動:

節慶與地方振興

記台灣藝術村聯盟年會研討會

文:吳珈瑤、王馨誼

圖:台灣國際藝術村聯盟

於2001年成立的台灣國際藝術村聯盟,至今已來到第15個年頭,今年年會以「藝術行動慶與地方振興」為主題,探討藝術、社區、節慶與地方發展彼此間的關聯性。

Read more

『借物少年』彭奕軒

劉星佑

圖:彭奕軒、亞洲藝術中心提供

搭乘彭奕軒的機車探訪西螺風光,前往彭奕軒此次藝術季創作的地點;眼前遞來一頂藍色工地帽充當安全帽,而在過程中感受到工地帽與安全帽之間界線的模糊,與彭奕軒的創作邏輯是何等關係密切且讓人感到親切。

Read more

光復新村

文.圖:孫嘉蓉

前身是省府宿舍的光復新村,在1955年省府計畫疏遷中部時,以美式住宅為範本規劃,象徵的是台灣在國民政府接管之後,首次主導城鎮規劃的一個實驗樣貌(因此也被稱為台灣第一村),與之後的中興新村都是在「花園城市」的精神之下,所塑造出的「理想國度」。

Read more

關公為什麼在劇場?

文:王安祈

圖:國光劇團

《關公在劇場》是把「劇場如何演關公的過程和心理」都呈現出來,除了演出關公一生重要行動和死後成神捉妖之外,還會通過一男一女兩位「說書人」以相聲的方式說出:任何演員演關公都要齋戒沐浴,任何戲班演關公死亡的戲都會有心理禁忌。

Read more

沒有彼,豈有此

田中的抽象藝術

文: 張煒森

圖: Axel Vervoordt Gallery

當看到Ryuji Tanaka田中竜児1927-2014Sei(せい)」系列畫作時,驟眼你會以為只是一般的抽象畫,但細看便會發現畫面中富有緊湊的虛實空間和豐富的層次,以及一段重要的日本繪畫藝術發展史。

Read more

轉動藝術的三種想像

2016綠圈圈

文:楊佳蓉

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翻轉行動」,由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發起,藉著轉化運動場、展覽場所與藝術商店,傳遞出如何「改變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翻轉人與人之間關係」。

Read more

坐擁林木的藝術饗宴

毓繡美術館

文:陳明惠(國立成功大學創意產業設計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圖:毓繡美術館提供

毓繡美術館基地共約2700坪,坐落於南投縣草屯鎮九九峰下的平林里,由本土企業家侯英蓂、葉毓繡賢伉儷投資興建,希望透過展覽、典藏、研究、教學、駐村等方式,提升台灣藝術創作水平與美術教育

Read more

南投藝術路線

烏溪兩岸的文化風向

文:楊佳蓉

南投地處島嶼的心臟,擁有豐富天然資源、也是多種人文景觀的交會地帶,在區域發展進程中,長期以竹漆器等手工傳產作為主要經濟命脈,因而建立起土地與人緊密共生的文化基礎。

Read more

現在的黑社會已經不一樣了

香港電影《選老頂》杜汶澤X邱禮濤X李敏

採訪、撰述:徐明瀚

整理:王馨誼|採訪攝影:李俐亞

選老頂》是杜汶澤監製的第六部電影;李敏在香港則是相當多產的小說家與劇作家;因緣際會投入電影工作拍攝過不下50部電影導演邱禮濤。三人各有專精,讓我們問到不少電影中有關現今香港黑社會的故事。

Read more

7 Indonesian artists not to be missed

七位不能錯過的印尼藝術家

text: Elisa Wu

translation: Alan Chan

photo: Ardnt Gallery, STPI Gallery, I Nyoman Masriadi, Eko Nugroho, Tromarama

Affandi (1907 – 1990), Hendra Gunawan (1918-1983), Agus Suwage (1959), Heri Dono (1960), Nyoman Masriadi (1973), Eko Nurgoho (1977), and Tromarama (2006).


Read more

Seize the Life: Contemporary Writing and Painting

寫生:書寫與繪畫

text: ChiMing Lin

photo: Double Square Gallery

畫寫與繪畫間的關係,自古以來便是長期被討論的問題,隨著各種科技媒體的不斷推陳出新,書寫與繪畫之間又產生了新的關係。策展人蘇俞安便由這點出發在今年5月至6月台北雙方畫廊推出的「寫生:書寫與繪畫」展覽。


Read more

跟著劇場去旅行

日本三重

圖:陳汗青Yukio Nitta(劇場製作人)

距離台灣桃園3.5小時的日本中部國際機場,搭乘45分鐘的快速船(津エアポートライン),就會抵達座落於名古屋西南方的三重縣。在這個連日本人都不一定拜訪過的地方,因為有一群致力在劇場工作的人們,所以帶來了遠在台灣的我們。

Read more

悲劇亦要生猛!

阮劇團X流山兒★事務所《馬克白》

文:譚凱聰

圖:阮劇團

早晨的視訊畫面,背景是一間擺設簡潔整齊的辦公室。阮劇團團長汪兆謙頂著俐落短髮,穿一件短袖T恤,和我隔著中央山脈聊起劇團和日本「流山兒★事務所」合作的新編莎劇《馬克白》。

Read more

Resisting the Commercialisation of Art A X Brief History of Alternative Spaces in Indonesia

對抗藝術商業化X印尼替代空間的簡史

text: Fiona Cheng

photo: various units

translation: Alan Chan

Alternative spaces sprang up in America between the 1960s and 1970s as a way for artists to resist the influences of the industry’s official institutions and commercial system.

Read more

A Look at Christie’s Spring Auction and Asian art market

佳士得春拍暨亞洲藝術市場趨勢觀察

text: YiAn Chu

photo: Christie’s

translation: Johnny Ko

The Queen’s birthday came to pass on a breezy day in June. Christie’s, also of British heritage, will be celebrating the 250th anniversary of its founding in the latter half of this year.

Read more

林人中

Julian Rosefeldt

Manifesto

文:林人中

圖:© VG Bild-Kunst, Bonn 2016

一個天主教家庭的晚餐場景,凱特布蘭琪是一名穿著古典神情端莊又略帶神經質的妻子,正領著父親與孩子作餐前禱告。女人唸誦的不是主禱文,而是「我的藝術,同時是政治、情色、神秘的,不是在博物館裡坐以待斃的」,瑞典普普藝術家歐登柏格1961年的〈I Am For 〉。

Read more

香港現象

獨立行政法人X公司化

文:何慶基

圖:網路來源

香港的官方藝術機構如絕大部份的博物館,都由公務員直接營運,除初級員工外,只要累積足夠年資而沒犯大錯便可獲提昇,這種安穩制度,在藝術發展越趨精準專業的年代,這運作模式不能處理複雜多元古靈精怪的當代藝術。

Read more

表演場館X行政法人

文:汪宜儒、倪暐

圖:國家歌劇院、國家兩廳院提供

新政府上任之後,在文化最首要面對的問題之一就是大型表演場館如臺中國家歌劇院,高雄衛武營文化藝術中心將陸續落成,開啟營運,要如何建構一個可以得當的運作體系?行政法人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真是最好選項嗎?

Read more

光影流轉百年城/事

2016臺中光影藝術節

文:楊佳蓉

圖:SUBKARMA提供

翻開典籍,「地勢寬平、氣局開展、襟山帶海、控制全臺、實堪建立省會」,這段文字揭開臺中曾為清代臺灣省城預定地的一段歷史,也訴說這個百年老城如何以得天獨厚的環境優勢,逐步演進為的現代化都市。

Read more

行政法人再起

為什麼我們討論行政法人?

文:孫嘉蓉

圖:各單位提供

從國家兩廳院受到表演團隊和經紀公司公開批評其體制問題,到日前三讀通過《高雄市專業文化機構設置自治條例》,即將採用三場館一法人制,接連的事件催促我們應檢視「行政法人」的制定初衷。

Read more

博物館X行政法人

高雄三館一法人事件始末

文:程一君

圖:各單位提供

目前國內採「行政法人」方式運作的藝文機構,僅有延續兩廳院體制而來的「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高雄文化局提出「三館一法人」: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高雄市電影館以單一行政法人管理,是台灣地方自治史上「首例」。

Read more

藝術就在指尖上,7款不能錯過的藝術APP

文: 吳珈瑤

圖: 各單位提供、ios平台

隨著手機普及率越來越高,國內外各大網路平台與藝術機構,近年開始將網路內容轉變成方便在手機或平板載具上閱讀的應用程式(簡稱為APP),在眾多藝術的應用程式當中,本文將介紹七款實用且免費的APP。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