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裝飾—楊卉筠、劉家銘雙人展》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566

《透視裝飾—楊卉筠、劉家銘雙人展》

文、圖:劉星佑

「裝飾性」被當成畫面風格的修辭時,往往被用來形容一種與透視(欺眼法)背道而馳的圖像,這類圖像為了「裝飾」目的,常常以不斷重複,色彩豔麗的形象,出現在各種日常生活中。


「裝飾性」被當成畫面風格的修辭時,往往被用來形容一種與透視(欺眼法)背道而馳的圖像,這類圖像為了「裝飾」目的,常常以不斷重複,色彩豔麗的形象,出現在欲被使用的建築、器物、布料等各種日常生活中,圖像在此變成一種圖案,甚至僅僅是一種符號;當裝飾性以「美」為功能時,作為一種應用方式,始終與藝術擦身而過,裝飾本身的美學意涵與文化縱深往往被忽略,「透視裝飾」一展,便是要對此展開一種大義的微言,「透視」一詞,或許可以視為用「看」出深度的透視法,來重新演繹「裝飾」的創作技法,換言之,「裝飾」有著自己特有的美學與能量,而這樣的美學與能量則是來自符號的轉化、創造與使用。

劉家銘作品「昆蟲漫舞系列」,是一系列的絹印創作,花草與昆蟲肢體的剪影,蔓蔓相伴,彷彿生死與共,是一系列視覺饗宴的《花間集》,交纏了藝術家自己對於死亡議題的探討,色調宛若撲鼻的薰香,隱含了自己與自然之間的懷想;深刻的記憶透過不斷追憶,產生質變與量變,而記憶的空缺彷彿作品中的留白,亦是記憶的一部份。楊卉筠的作品〈樂高〉、〈靜謐山城〉、〈堆疊記憶〉、〈組合記憶〉,無論是膠彩或是木凸版,畫面中皆以堆疊的屋舍房厝為主題,而「樂高」與「山城」則是交互呼應的,點出一種增生般的建築體,彷彿「違建」的構圖,實則是一種呼應藝術家心中的島國島居,供觀者進入的小徑,蜿蜒且曲折,是藝術家為環境造的血脈,注入生氣與鄉愁。或許藝術是一種微言,而裝飾狀態中的重複性與單一性,引領出的療癒,更是一種因為「微小」而忽略的「言說」,正因如此,僅留心中的「大義」才更顯得的彌足珍貴,與觀者有著更深沈的共鳴。

shareart1027

楊卉筠作品〈靜謐山城〉


+data

《透視裝飾—楊卉筠、劉家銘雙人展》

分享藝術空間

2016 年8月6日至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