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樹,盆花-戴海鷹個展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617

盆樹,盆花-戴海鷹個展

文:楊佳蓉 圖:楊佳蓉、月臨畫廊

他頻繁地記錄這些素材、將其入畫,今天我們才能在乍看相似度極高的畫面裡觀察到時間的軌跡,比方不同季節室內光線變化,植物隨著日照角度時而偏綠、偏紫或泛黃,甚至連對街樓房的施工情形,都成為藝術家探索生命形式的習作對象。


鑽研坦培拉(Tempera)技法多年、十年如一日地作畫練功,戴海鷹柔和且溫潤的畫風底下再三重現的場景與構圖,讓觀者理解到何為昆德拉所說「一輩子寫著同一個故事的小說家」。由於創作時多不預設主題,使他更能專注於描繪對象本身,過去畫面裡有樑有柱甚至透露出室內陳設,隨著時間戴海鷹取景的範圍似乎越來越小,今次展作多集中於窗景和桌案,在一個更小的面向上去表現物與周圍的關係。

d3

無論當代美學思潮走了多遠,無論市場時興什麼樣的主題,畫室之於戴海鷹是不可或缺的場所、靈感乍現的源頭。通過作品,我們可以理解到那是一個日照極為充足的空間,藝術家在臨窗面擺放了不只一種盆栽,畫中雜物與日用品則如實反映出工作的日常。他頻繁地記錄這些素材、將其入畫,今天我們才能在乍看相似度極高的畫面裡觀察到時間的軌跡,比方不同季節室內光線變化,植物隨著日照角度時而偏綠、偏紫或泛黃,甚至連對街樓房的施工情形,都成為藝術家探索生命形式的習作對象。有評論家認為「不同色彩、筆觸、不同造型物象的搭配及其在畫面上的空間佈局,將顯現戴海鷹不同時期的審美思考」,也有評論家表示那些物件都只是「借物寫情的對象」,或許就像莫內多次描繪的塞納河或塞尚筆下的聖維多利亞山,與其說要完全掌握物與環境的關係,或許藝術家更為在意的是通過畫面再現感受的過程。

d1d2

+data

盆樹,盆花-戴海鷹個展

2016/12/10-2017/01/10

月臨畫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