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凌畫廊 周育正個展
上層分類:評論
點擊數:938

馬凌畫廊 周育正個展

: 陳建濃

: 馬凌畫廊

周育正的展覽為《電鍍金,保持冷靜,鍍鋁鋅版,祈禱,漸層,灰燼,抗議,不均,不滿,資本,香爐,佼存,激動,擊,日光。二》,名稱帶有一種刻意的雜亂感


周育正的展覽為《電鍍金,保持冷靜,鍍鋁鋅版,祈禱,漸層,灰燼,抗議,不均,不滿,資本,香爐,佼存,激動,擊,日光。二》,名稱帶有一種刻意的雜亂感。由鋼板及畫布組合成的作品橫列在畫廊牆上,每塊鋼板都有一個小平台,上方雜亂地放著不同的物件,包括畫作、霓紅燈、圓形統計圖、生果以及石膏製成的樽、碗碟、房屋和些許的幾何物體。這些物件就如同展覽名稱,可以說展覽就是物件本身。

不銹鋼板的長度跟油畫剛好相稱、看似無瑕的漸變色畫作鑲上了金色畫框,兩者都需要準確的切割和對位;而代表著台灣樓價走勢的霓紅燈管,則需要特別製造;鋼板和畫作在牆上的排列是一個構圖,是考慮過的創作決定(artistic decision);它們每一個都是在創作過程中特定的specific)而非隨意的(arbitrary)決定這些特定的決定成為一種前設,令其後雜亂的事物擺位不致令作品全然陷入虛無的隨機性中。新鮮的生果終有腐爛的時候,然而不銹鋼板由如冰冷的手術台,不會與這些有機物質殊途同歸。即使作品的表面上看似雜亂無章,但背後其實一切受控。

馬凌畫廊 周育正個展

一如展覽冗長名稱中的詞語,作品中的每一個物件就像語言單位,詞語和物件之間形成一鼓張力,作品中的符號明確地指涉資本主義下的社會和經濟現象,觀眾可以依照此概念去聯想:或許鍍鋁鋅版像徵著無法被侵蝕的資本主義?電鍍金的厚度影射著社會地位的差異,暗指財富分配的不均?沒有終點的資本主義不斷延遲兌現承諾,而人在沒有別的選擇下,唯有保持冷靜和祈禱?…….上述這種解讀或許太過粗疏,亦無法從作品中得到確認與否定,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作品表達著對資本主義下社會現狀的抗議,而這抗議力量卻同時被層層地密封著,有如掩著口㕸喊。

牆上同時掛著一塊金色的塗層鋼板,是周育正以前在柏林藝術駐村時所做的一件作品,如鏡一樣的反光面上有著觀眾扔石造成凹洞。這些扔石造成的凹洞帶有反建制的意思嗎?若說它是反建制,就像公平貿易挑戰了資本主義的財富不公。然而,事實恰恰相反,當富裕國家的人以較高價錢去購買第三世界的農產品,公平貿易變相合理化了資本主義制度下財富不均的現像。在資本主義下,當代藝術的抗議就如使用贖罪卷一樣:當一個人可以不停犯罪、然後再不停尋求救贖後,每一次認罪也會帶來頃刻的快感。


+data

周育正: 電鍍金,保持冷靜,鍍鋁鋅版,祈禱,漸層,灰燼,抗議,不均,不滿,資本,香爐,佼存,激動,擊,日光。二

馬凌畫廊

2016/06/242016/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