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與情‧腦與心並置的當代藝術

建立日期

30 七月 2018

項目

視覺藝術 Visual Art , 生活品味 Lifestyle

概念與情‧腦與心並置的當代藝術

 

: Anahita

兩年一晃便過,完成了香港中文大學藝術文學碩士課程,初步踏進藝術學術圈,切實地與香港頂尖的藝術教育工作者與藝術家學習,與教授們於課堂討論時,都會探討有關當代藝術的特點,如把當代藝術 (Contemporary Art) 的英文拆解,便變成 Con temporary art,也就是Continuous temporary 有點佛系,但所謂當代可說是「不斷延續的『暫時』」,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形態 / 浪潮使作品成為「當代」,每一「當代」特色會一直隨著時間演進,最終或會被新來的藝術形態所取代,或繼續保留, 或成為藝術史上的其中一章。

有人會質疑概念藝術 (Conceptual Art) 與哲學之分別,概念藝術以哲學理論去輔助、或解釋作重視概念 (Concept) ,那再發展下去,會否變得如哲學般理性?那當代藝術的路最後會怎樣?當然,這些疑惑是多餘的,因為概念與情、腦與心其實一直沒有抵觸,當代藝術著重概念,但同時藝術中的一個重要元素: 情感,是與概念並駕齊驅的,腦與心結合使用,才會產生觸動自己、觸動別人的作品,只偏重任何一方,都會流於一極,今屆香港中文大學藝術文學碩士畢業展「陌生人的快樂」中,便有著不少同時擁有情與概念的作品。

陳小姿1

陳小姿2 min

陳小姿「鯉魚門 X  X 陶瓷」

陳小姿的混合媒介作品「鯉魚門 X X 陶瓷」,以第一身、一個在鯉魚門長大的人作起始點,藉著鯉魚門石灘充斥著的陶瓷器皿碎片,在回憶與想像中來回往復,為碎片尋回身體。回憶是腦與心共同構成的產物,小姿藉著把器物碎片還原的過程,再一次檢視自己、及經歷有關缺與圓、聚與散的探索旅程,最終她把已「完整」了的器物再次投身於大海,待其溶化,以帶出什麼是「全」、什麼是「缺」的思考。

同是以陶瓷創作為本的黎貝瑩,一直關注陶瓷與人的關係,是次作品「器感記憶」探討飲食器皿傳承與文化的關係,作品以指令與器物引導觀者以身體親身探索一些平日習以為常而不自覺的、使用器具的習慣 、以及器皿使用的文化背景與傳承之間的關係。有人聚集的地方才會遂漸形成文化,文化是人、情、環境與時間下的產物,貝瑩希望透過作品,提醒大家多留意自己的根。

黎貝瑩1

 

黎貝瑩2

黎貝瑩「器感記憶」

 

情感與概念並置的還有劉凱玲的作品「刺蝟」,她透過這個作品梳理與至親的關係。凱玲去年從市區搬進鄉村,發現村內地下與周圍有著很多用完即被丟棄的勞工手套,這些手套曾經與使用者有過極親密的接觸,但最後卻被丟棄,有感於此,她帶了這些手套回家,並遂隻仔細清洗、整理後,拆開每隻手套的織線、再捲成線球,透過這些過程,疏理手套與使用者既親密又疏離的關係,透明膠箱是一種若隱若現的隔膜,漂白劑像能完全清除這種矛盾關係,但當中留低的痕跡、是否就能完全忘記?

劉凱玲2 min

劉凱玲「刺蝟」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文學碩士畢業展「陌生人的快樂」(The Happiness as a Stranger

展覽日期:201871日至731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六上午10時至下午5時(星期四休館)

                  星期日及公眾假期: 下午1時至5

展覽地點:香港中文大學本部文物館展廳一

作者簡介: 鄭潔恩,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文學碩士 (2018), 熱愛創作之餘亦樂與人分享藝術所見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