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無情小姐

建立日期

31 八月 2017

項目

視覺藝術 Visual Art

尋求無情小姐

Site藝術空間新晉策展人年度徵件的第三屆展覽 ,兩位年輕的策展人陳思穎和許大小獨出機杼地將「選美」作為策劃藝術展覽的方法論,以海外僑民歷史為藍本,以一個虛構人物「無情小姐」為線索,貫穿起整個展覽及相關公眾活動。

「選美」及其背後的一整套視覺宣傳、操作系統、符號意義對於香港及港人來說應當不陌生,本地最負盛名的選美活動「香港小姐競選」可以追溯到上世紀40年代開始,由李裁法在北角麗池花園酒店主持的選美活動,而隨著七十年代廣播電視業的興盛,從節目效果、宣傳技巧的加強,到後續對影視業、慈善業及城市形象的深遠影響,此項選美活動在大眾媒體深入人心,成為全城盛事,近年來更是有港姐利用社交平台和自身影響力成為政治現狀和女性權利的發生者。正是基於這個背景,兩位策展人將「選美」作為一種政治訴求的隱喻,并以此作為在競爭激烈的藝術界中生存的象征。

甫一步入展覽場地,觀眾的視線便會被藝術組合COME INSIDE的作品《唱出我的心》吸引,作為一個公眾可參與互動的裝置,它以一個浮誇而浪漫的舞台形式出現,但失聲的麥克風、最終會洩氣的彩色氣球,仿佛都暗示著這個舞台的脆弱。不少藝術家的委託作品與「選美」議題直接相關,比如黃潔宜的《選·美》,謝嘉敏的《無題(相擁)》,余淑培的《永恆小姐:表格》等,而表演者黃君儀更連續十年喬裝為一個虛構的唐人街小姐角色,在場內不時與觀眾互動。另一些藝術家則另闢蹊徑:例如馬秋莎的三頻錄像《化身》中對完美女性身體的有意呈現、Jes Fan的《義肢》展現健身文化和酷兒群體的關聯、以及Elsa Jocson在《玩偶之家》中對女童玩具工業和迪士尼公主形象提出的隱晦批判,在這裡,「選美」被引申為對于身體、酷兒文化、女性身份與大眾圖像生產的思考。(文/武漠)